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26章 瑞兽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蒋苏亚的话让我陷入了深思之,见我脸的愁容,蒋苏亚拿着手里的苹果在手机摄像头晃了晃说:“喂喂,你还在听我说话吗,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在成都遇到什么难事儿了,要不我过去找你?”

    这成都的江湖最近无比的凶险,蒋家为了保护蒋苏亚,命令她留在省城,而我在心底也是不想让蒋苏亚涉险的,所以我就笑着道了句:“柳家的水官解厄是江湖的盛会,荣吉的天字列会员基本都来齐了,地字列会员更是不知道会来多少家,而我是荣吉的大朝奉,受到万人敬仰,我会遇到什么难事儿,就是有点困了,眼睛有点睁不开了!”

    听到我这么说,蒋苏亚有些依依不舍说:“那好吧,你早点睡,我就不打扰你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说罢,她对着屏幕亲了口,我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等她挂了视频,她又通过微信给我发了个晚安和亲亲的表情。

    我回了个抱抱的表情,就把手机扔到了边。

    我心里现在很乱,我想知道袁氶刚会在什么时候把他的布局向我坦白,还是说直到最后他都不打算告诉我他的布局,完全把我当成棋子来用……

    想着这些事情,不会儿我就睡下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清晨的七点多钟了,我起床刚洗漱完,就有人敲我的房门给我送早饭来了。

    在房间里吃了早饭,柳辛柏的电话就打进来,问我准备好了没有,他要接我去柳家了。

    我就说了句准备好了。

    他告诉我说,他的车子在楼下,让我准备好了就下楼。

    我把行动的事儿在微信群里说了下,等大家都有了回应,我才走出房间,众人已经在楼道里面等着我了。

    下楼的时候,东方韵娣就说:“这算是我们正式去柳家,不知道他们会把我们安排在什么地方见面。”

    李成二笑着说:“如果不出差错,应该是南面的麓山国际,那是成都比较有牌面的别墅区,柳家在那边的产业不少!”

    我点了点头。

    夏薇至也是跟着说:“没错,那个地方我听师父说过,当年的柳云嫣被接回成都后,就被安置在鹿城国际,那别墅在成都也算是有些年头了。”

    说着夏薇至从包里取出串钥匙接着说:“这串钥匙是当年柳云嫣住的别墅钥匙,不过现在那别墅已经重新被柳家收回了,我师父给我钥匙,也只是他的个念想罢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点了点头。

    我们下楼来到门口之后,就看到辆巴停在门口,除了柳辛柏以外,卢橙橙也在。

    还有个开车的司机。

    打了招呼我们就上了车,柳辛柏给我们人递来瓶饮料道:“往南走有点路程,喝点东西打发下时间。”

    李成二直接说:“打发时间,你应该整车的美女来,弄几瓶饮料也太没诚意了。”

    卢橙橙直接坐到李成二的身边,把抓住李成二的胳膊说:“怎么,我陪着你还不够吗?”

    李成二只是尴尬地笑着,显然因为柳云和夏薇至的关系,他和卢橙橙已经亲近不起来了。

    东方韵娣很不客气地挨着我坐下,我则是说了句:“这车上那么多的空座位,你干嘛非坐我旁边。”

    东方韵娣笑道:“宗大朝奉不愿意的话,我就换到后排去。”

    说罢,她就起身坐到我的后排位置上了。

    邵怡这个时候笑了笑跑到我身边来坐了,我自然不会轰走邵怡,而是拍了拍她的脑瓜子。

    她则是害羞地笑了笑。

    车子出发后,柳辛柏就说:“我们去麓山国际那边,想必宗大朝奉也早就知道了。”

    我说:“不早,刚知道没会儿。”

    柳辛柏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笔挺的黑西装,然后在我的前排位置坐下道:“宗大朝奉,这次去那边,有几件事儿我要事先跟您说下,这次在麓山国际负责接待你的,是我爷爷柳非生,也是我们柳家现任的家主。”

    “除此之外,还有我父亲柳天成,不过我得先告诉你,我父亲和我,还有小橙子,可不是条线上的,他是我爷爷的忠实追随者。”

    柳辛柏说这些的时候,我就往巴司机那边看了几眼。

    柳辛柏笑道:“自己人,他的名字叫何超,跟我有着过命的交情,我们说什么都不用避讳他。”

    我点了点头道:“你父亲和你爷爷都算是柳家的守旧派吧,你为什么会和他们的思想不样呢,我实在想不通。”

    柳辛柏叹了口气说:“因为我从小就没有和父亲、爷爷起生活过,我是在十四岁的时候才被接回家族的,而在回家族之前,我直跟着我妈起生活,我受我妈妈的影响更深些。”

    我问道:“你母亲是荣吉的拥护者?”

    柳辛柏道:“没错,我母亲是江湖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的独生女,因为没有太高的地位,所以她早早地被父亲抛弃,父亲娶了个蜀地的名望家族,只不过那个女人没有给父亲生下儿半女,我十四岁那年,那个大家闺秀因病故去,父亲这才接我回了成都,进了柳家,而我也凭借不错的资质,赢得了柳非生的赏识,前两年开始慢慢地接触到柳家的些核心秘密。”

    我点了点头说:“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柳辛柏继续说:“这次负责接待你的柳家成员不多,但却是柳家最核心的两个人,我爷爷和父亲,说他们两个把控着柳家点也不为过。”

    我打断柳辛柏说:“按照你说的,你会是柳家的第顺位的继承人,你还用我帮着你争夺家主之位吗?”

    柳辛柏摇头说:“我虽然是父亲亲生儿子,却不是父亲的正妻之子,所以,即便是我受到了柳非生的赏识,接触到了柳家核心的秘密,我依旧只是个庶出,是没有资格继承柳家家主之位的,就连我的亲生父亲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们培养我,只是想把我培养成可以辅佐未来柳家家主的人。”

    “这不是我想要的。”

    我问柳辛柏:“你想要的是柳家家主的位置,还是救柳家的悬崖之危?”

    柳辛柏说:“都有!”

    我“哦”了声,柳辛柏继续说:“我们先是别墅区里面碰面,喝茶,然后是去打高尔夫,晚上的时候有个茶会,这就是今天全部的行程,在茶会的时候,帝都蒋家,陕地秦家,东北陈家的代表都会露面。”

    “到时候柳家可能会出些题目刁难宗大朝奉,应该是为几天后的水官解厄大会预热。”

    我笑着说:“这么说来,几天后的水官解厄大会上,柳家的刁难程度会更甚了?”

    柳辛柏摊手说:“宗大朝奉,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我没有再问下去,而是淡淡地说了句:“怎么刁难我,能不能透露下。”

    柳辛柏摇头说:“目前来说,我也不知情,不过你放心,旦有了消息我会第时间通知你的。”

    接下来,我们也只是随便聊了会儿。

    三十多分钟后,我们的车子直接开进了别墅区,然后在当座独栋的别墅前面停了下来。

    而在别墅的门口站着三个人,当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的左边是个年纪和柳云相仿的年男人,而在老者的右边则是个穿着汉服留着头乌黑长发的美艳女子,她眉目清秀,五官被道气掩盖着,我暂时从她的相门看不出什么来。

    见面之后柳云也是为我介绍。

    当的就是他的爷爷柳非生,年男人就是他的父亲刘天成,而那个女人就厉害了,是柳非生的贴身助理,兼军师,名字叫柳景慧,是柳家除了柳非生和柳天成外第三有权势的人。

    在相互介绍了之后,柳非生和柳天成就对着我抱了抱拳,算是行礼了。

    他们的礼轻,我的回礼自然不会太重,所以我就只是点了点头,这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柳非生头的白发,不过脸上的气色却是不错,看样子还能活些年头。

    反倒是柳天成,他虽然也用道气掩盖着自己的相门气色,可还是有股说不出的阴戾从溢出,而且是从命宫的位置,也就是说,刘天成大祸临头,有横死之相。

    说不定就是死在这次的水官解厄大会上。

    相互打过招呼之后,柳非生就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我们跟着他进别墅。

    别墅的门口有两个麒麟瑞兽的大理石雕刻。

    只不过瑞兽眼神并不是威严,而是带着三分的邪气,六分的煞气,和分的诡异。

    这麒麟瑞兽好像不是在镇宅,更像是在看守别墅里面的某样东西。

    沿着别墅的鹅卵石小路,我们进了别墅的大厅,大厅里面同样两尊麒麟瑞兽的雕刻,不过这次不是大理石材质,而是两尊木雕。

    这两组木雕的形态和门口的大理石麒麟不样,可身上的气质却完全的相同,这让我更加坚信了件事儿,这别墅里面压着个了不起的大东西。

    我也意识到件事儿,柳非生和柳天成把我请到这个别墅来,绝对不是喝茶、聊天那么简单!

    我也是瞬间变得警觉了起来。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