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27章 手纹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这四尊迥异的麒麟瑞兽不光是让我警觉了起来,我的同伴们也是纷纷提起了精神来,大家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们必须提防着柳家人下黑手。

    沿着楼梯上楼的时候,柳非生才说了句:“各位不用这么紧张,我们柳家以降头术见长,而降头术少不了和至阴至邪的脏东西打交道,身上也难免会沾染些阴气、邪气,所以啊,这麒麟瑞兽不是镇其他的东西,而是镇我身上的阴气、邪气,说白了,就是为了镇我自己而存在的。”

    拿着瑞兽镇自己?

    这柳非生的脑回路果然不般。

    我笑了笑说:“这个我还是第次听说,果真是有点奇特。”

    上楼之后,我们直接去了柳非生在二楼的书房。

    他的书房很大,全屋的红木家具,装饰。

    正位的书桌摆放着房四宝,还有个宋代的青釉笔洗。

    那个笔洗他不是用来做摆件的,而是直接用来使用了。

    我看着那青釉笔洗说了句:“几百万的笔洗,你们柳家还真是豪迈啊。”

    柳非生直接说:“宗大朝奉要是喜欢,我让人给你洗洗包起来,会儿你直接拿走便是。”

    这几百万的东西他要是赠予我,我自然很是欢喜,回去转手便是我的个人财富了。

    所以我就不客气地说了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柳非生也不含糊,直接对柳辛柏说:“辛柏,你拿笔洗去给宗大朝奉包起来,记得把它清洗下。”

    我则是补充句:“用专业的手法洗,别给洗坏了。”

    柳辛柏点头,然后恭敬地端着笔洗离开了书房。

    柳非生在书桌的后面坐下,我们则是在茶几周围的沙发上坐下,柳天成和柳景慧陪着我们坐着,我们面前有个电热壶,柳天成很熟练打开,然后开始烧水,同时将茶几上的茶叶盒打开,开始慢慢地撵里面的茶叶。

    房间里沉默了分钟左右,柳景慧才开口说了句:“宗大朝奉舟车劳顿,下榻的酒店规格也不行,我们在麓山国际给您和您的同伴们安排了住处,不知道宗大朝奉可否赏脸搬到这边来住。”

    我看了看柳景慧说:“酒店那边我住的还算习惯,就不搬了。”

    柳景慧点了点头说:“那切都按照大朝奉的喜好来,酒店那边,我们会尽量安排的妥当点。”

    不等我说话,柳景慧忽然话锋转说:“我听说,你们昨晚在小橙子的夜芙会所的地下车库被暗三家的人袭击了?”

    很显然,柳景慧在代表柳家测试我的态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若是我直接挑明了,便是准备和柳家撕破脸,若是我隐晦点,那就说明我和柳家还有的谈。

    而我这个时候自然不想和柳家闹翻,若是能够和平将柳家、暗三家分离开,我自然还是很乐意看到的。

    所以我就说了句:“是几个脏东西袭击的我们,背后的凶手暂时还没查到,也不能确定就是暗三家动的手,再说了,这蜀地不是有柳家坐镇吗,暗三家应该不敢瞎胡闹吧。”

    柳景慧面不改色道:“那是自然。”

    接下来就是我们之间毫无营养的对话的时间,他们问我荣吉的情况,我问柳家的生意,我们结结实实聊了上午,双方都没有从彼此那边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到了午,我们也是在别墅里面吃的饭,做饭的是柳非生的私人厨子,都是川菜,除了辣点外,都挺好吃的。

    吃过了午饭,我们稍微休息了下,就去附近的个高尔夫球场去打球了。

    到了球场这边,李成二就直接缠着个美女球童去聊天了。

    至于我,虽然会打高尔夫,但完全是个菜鸟,杆子下去,球非但没有靠近球洞,反而越跑越远了。

    倒是柳非生、柳天成两个人,还挺厉害,打的有模有样的。

    我们这次和柳家的接触,都像极了普通的商务接洽,根本没有半点的江湖气息。

    至于柳辛柏和卢橙橙两个人也是全程作陪,当然柳非生承诺给我的青釉笔洗,我已经让柳辛柏差人给我送回酒店去了。

    打了会儿球,我觉得无聊就坐到边休息去了。

    东方韵娣则代替我去继续打球,她打球也有手,能和柳非生、柳天成较量下。

    邵怡和弓泽狐对打球完全不懂,他们根本没有进球场,就在球场外面的咖啡厅坐着喝东西。

    夏薇至倒是进来了,不过他对打球也没什么兴趣,找了处草坪躺下休憩。

    我找了处草坪坐下后,柳景慧就走了过来,然后在我的旁边缓缓坐下。

    她对着我嫣然笑。

    我问她是不是有事儿。

    她就点了点头说有件小事儿想要请教我。

    我问什么事儿。

    她直接把自己的右手递给我说:“可否帮我看下手相,我问姻缘,我听说宗大朝奉相术很是高超,今天想要领略下。”

    我说:“你要当点东西才行,不然我没办法给你算。”

    她直接从自己右手上摘下个水头儿很好的玉镯子递给我说:“喏,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换卦。”

    我说:“能。”

    柳景慧的镯子虽然不是古物,可却是上好的玉料加完美的雕工制成的上乘玉饰品,属于玻璃种的宽条手镯。

    整个镯子透着光亮,条理清晰。

    曾经有过相同品质的极品镯子卖到了将近三千万。

    柳景慧的这个镯子差不多也在两千五百万靠上。

    所以我想了会儿就报价说:“如果当的话,我只能按照半的价格给你,千两百万。”

    柳景慧嫣然笑说:“您这是半啊,不过无所谓了,宗大朝奉说多少就是多少了。”

    这个时候卢橙橙就说了句:“个玉镯子几万块,几十万那都是,这个怎么千多万啊?”

    我笑着说:“看品质的,最贵的个玉镯子高达亿多,**千万的也有几只,三千万以下就更多了。”

    卢橙橙“哦”了声。

    柳辛柏则是笑着说了句:“你平时就钻在你的夜芙会所和橙和茶园里面,以后多出去走走,开阔下眼界。”

    接下来我向柳景慧要个卡号,然后给张丽那边打了电话,说了我这边收镯子的情况。

    张丽也是很放心我,直接放款了。

    没会儿柳景慧就收到了钱笑道:“荣吉的办事效率还真是高啊,现在大朝奉可以给我看手相了吗?”

    我点了点头,柳景慧这才把她的手重新对着我伸了过来。

    而我也是将她的手抓住,看起了她掌心的那些线条。

    人的掌心有三条主线,生命线、智慧线和感情线。

    生命线和人的寿命,身体健康情况,以及命理诸事有关联。

    而智慧线则是和学业、事业有关系。

    感情线则是包括亲情、友情、爱情等等。

    寻常人看的只是三条线,而在高超的相师眼里,副手相就是个人的人生简略构图。

    柳景慧的右手细腻,有淡淡的光泽。

    她的生命线、智慧线都没有什么好说的,都比较不错,特别是她的智慧线,前端分支,这说明柳景慧天生聪颖,具有灵活的头脑,喜欢学习新的东西,摸索新鲜的事物,上进心很强,无论学业还是事业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至于她的感情线,则是有些短,而且延伸出条线直接伸进了智慧线。

    这说明柳景慧也会感情用事,会让自己的感情影响自己的事业。

    她的感情线短,也说明她的亲情、友情、爱情关系都比较的淡薄,难以获得感情上的慰藉。

    而在三条主线之外,还有手掌最边缘的婚姻线,柳景慧的婚姻线也不是很好,有细纹从她的婚姻线上切过,这说明她不会感受到婚姻的幸福,就算有段姻缘也基本上是无疾而终。

    看完了这些,我便如实告知了柳景慧。

    她听完先是愣了下,然后笑了笑说:“果然,我还是不应该喜欢上个人,如果有天我喜欢上了某个人,我肯定会杀了他。”

    听到柳景慧这么说,我不由后背凉。

    她对着我笑了笑说:“宗大朝奉不用这副表情,我是不会喜欢上你的,你对我来说太小了,我要是找,也找个比我大的。”

    我尴尬地笑了笑。

    柳景慧继续说:“好了,多谢大朝奉替我解决了个困扰我的难题,我现在可以下定决心了。”

    我问下定什么决心。

    她说:“去杀了那个我喜欢的人。”

    我惊讶道:“你刚才不还说,杀了以后喜欢的人吗,怎么你已经有……”

    柳景慧道:“以后的要杀,现在的也要杀。”

    说着,她拿起手机就往旁边走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成了杀人凶手。

    这个时候,我旁边的柳辛柏就道了句:“你不用自责,她可能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毕竟荣吉是不允许随意杀生的,柳家也是如此。”

    我点了点头,的确我没有从柳景慧的掌纹,还有面门看出她会粘上人命的迹象。

    就在这个时候,球场的远处走来几个人,我定睛看,竟然是熟人,他们是陕地秦家的秦正骜和秦正峰,以及跟在秦正骜身边的秦风和秦河,秦风、秦河是秦家的祭子,身体里面都供养着秦家先辈的英灵魂魄,算是秦家的杀手锏,秦家把他们带来,就等同于蒋家把蛇庙的大蛇带了过来。

    果然有备而来的,不止是蒋苏亚告知我的蒋家啊!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