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30章 钧天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我正在思索柳非生用意的时候,他已经挥挥手,让人把四件东西摆放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接着柳非生就说:“宗大朝奉是荣吉之首,就先请宗大朝奉过目吧。”

    柳非生说话的时候,那四个人也是把我面前的四个箱子上的绸子布给揭开了。

    接着他们把绸子布铺在桌子上,然后将箱子打开,然后缓缓取出箱子里的东西,再将东西放在绸子布上。

    这四样东西便依次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从左边开始,第件是周代的青铜长戟的戟头,戟头上有绿色的铜锈,还有些古朴的纹路。

    不过那纹路已经变得十分模糊。

    这属于古兵器,首先个头不大,其次保存不完好,就算是商周的东西,价值也是有限的,当然几百万,上千万也是有人会出的。

    接着是第二件东西,朝代的跨度有点大,下到了唐朝,顶金银制的头冠,头冠上凰鸟栩栩如生,虽然有修补的痕迹,但是影响并不算太大。

    别的不说,单说头冠上的金银就值不少钱的,在加上它是唐代的东西,制作又比较精美,粗略估计五六千万靠上,运气好说不定可以过亿。

    第三件是元代的青花瓷瓶,瓶子上绘着青鸟传信图。

    传说,青鸟是西方天空的神鸟,为西王母取食和传递信件专用。

    瓶口位置是斑斓的云彩,瓶子的颈部是高耸的山峦,瓶子的身体上则是青鸟在山间翱翔的图案,它的嘴里还叼着块锦缎,那锦缎便是信件。

    元青花数量不多,世界上现存三百余件,民间也有些,不过大多数不被官方认同,因为御用的元青花数量极少,民间的仿品,赝品太多了。

    当然,也不排出民间有真品,如果是珍品,少则几千万,多则上亿,基本上属于有市无价,想买都买不到的那种。

    至于最后件,并不是清末的东西,而是清代乾坤年间的样转心瓶瓷器。

    价值并不比元青花低。

    乾隆年间,有次送到宫里批瓷器,瓷器的品质都属于上上乘,可乾隆却是有些不满意,他拿着个瓶子随口说了句,这个瓶子要是能动就好了。

    这话随后便传到了制作瓷器的工匠大师耳朵,那些工匠大师便开始构思和烧制能动的瓷器。

    后来那些工匠大师终于烧制出了转心瓶,转心瓶类似套瓶,但是却比套瓶的技艺要精湛很多,内瓶子和外瓶浑然体,而内瓶又可以缓缓旋转。,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无论是内瓶,还是外瓶都有精湛的绘画。

    当年清代的瓷器大师唐英上奏乾隆,说转心瓶的烧制工艺已经取得突破进展,可大量烧制。

    可乾隆自己也是清楚,转心瓶烧制极为复杂,而且成本极高,实用性也不强,所以就告知唐英,不能以般瓷器而论,少量烧制即可。

    所以清代的转心瓶存下的数量并不多。

    而当年世界上最贵的瓷器,便是乾隆年间件叫吉庆有余的转心瓶,拍卖的成交价格近五个多亿。

    除了“吉庆有余”转心瓶外,乾隆年间其他的转心瓶制品基本也是亿以上,最少的也有**千万。

    如果让我说的话,面前的这四件老物件,最贵的是后两者,元青花和转心瓶。

    我只是扫了眼,这些东西的基本情况已经在我的脑海里过了遍。

    而柳非生那边笑着继续说:“东西有点少,而我们的人有点多,不如我们来玩点带彩头的,我们下注,赌哪件东西最值钱,怎样?”

    众人纷纷点头。

    柳非生看向我道:“宗大朝奉,你先来吧,大伙肯定都跟着你来押,别让大家伙赔太多。”

    我“呵呵”笑说:“还是你先来吧,你是东家,东西也是你们柳家出的,你应该最了解了吧?”

    柳非生摇头说:“东西是我们柳家出的,我就不参加了,不然岂不是作弊了。”

    东方韵娣这个时候站起来说:“这样,我们来押暗注,每人张纸,写上自己押的东西,以及筹码,等所有人都写好了,再同意开启,免得有人跟风,那样岂不是看不出各家的水准了。”

    柳非生点头,然后安排自己的手下,桌子旁边坐着的每个手里送去张纸,支笔。

    东方韵娣毫不犹豫地写了转心瓶。

    她也不怕我偷看,我没有立刻写,而是又把面前的物件看了遍,然后我淡淡地笑,在纸上写下了行字。

    而后我把纸折了起来。

    等着所有人都写好了,柳非生就笑着说:“大家都写好了,我就来公布答案了。”

    说着,柳非生缓缓走到了青铜戟头的面前道:“最值钱的便是这周朝的长戟的戟头。”

    说罢,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摇头,显然大家选错了。

    东方韵娣更是直接说:“按理说,不是应该元青花和转心瓶更贵些吗,那长戟虽然是商周的东西,可从保存的现状来看,和块铜疙瘩没啥两样,怎么会比元青花和转心瓶还值钱?”

    众人纷纷附和,便是同意东方韵娣的说法。

    柳非生笑道:“看样子各位都选错了,没有人选对吗?”

    众人都不吭声。

    柳非生看向我,然后问我:“不知道宗大朝奉选的什么呢?”

    我把那纸条扔给柳非生。

    柳非生缓缓打开纸条念道:“穆天子,钧天长戟!”

    念完之后柳非生不由惊骇道:“宗大朝奉,选对了。”

    在场所有人都看向我这边。

    我则是笑了笑说:“各位的筹码,宗某笑纳了,会儿我给大家个帐号,大家明天午前把钱打给我。”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则是“哈哈”大笑。

    柳非生没有笑,而是问我:“宗大朝奉,你碰都没有碰这长戟的戟头,你怎么知道这是穆天子的钧天长戟?”

    我笑着说:“长戟上有模糊不清的字,寻常人可能辨认不出来,可别忘了,我是荣吉大朝奉,再复杂的字,再模糊的字,我也能够通过我的认知在脑子里拼接出来,长戟上写着‘钧天’二字,而在商周期间,长戟上敢写钧天二字的,只有周穆王,穆天子了。”

    “至于周穆王,不用我多说大家应该都知道,他是周代所有帝王,除了开国帝王,姬昌、姬发外神话色彩最浓的帝王。”

    “就算和姬昌、姬发,乃至姜子牙比,他的神话色彩也是不遑多让。”

    “甚至连《山海经》这样的奇书,也提及过了穆天子。”

    “还有专门以《穆天子》为名的书。”

    “而在《穆天子》的记载,周穆王东征西战,以里为单位,数量都是亿之上,据说东征两亿两千五百里,西征亿有九万里,南征亿有七百三里,北征两亿七里。”

    “这么夸张的数字按理说早就征讨出了天际。”

    “《列子·周穆王》更是记载,周穆王西征的似乎还在昆仑遇到的西王母,西王母还请周穆王游览黄帝之宫殿,迎他上九天之瑶台,并送他四白狼,四白鹿。”

    “而周穆王南征北战的时候,腰间配有剑,为斩天剑,车驾上放有长戟,为钧天戟,斩天剑可破世间诸多妖邪,钧天长戟可平世间不公万事。”

    “按照我们现在的理解,斩天剑和钧天长戟都是周穆王的法器。”

    “虽然年代久远,可钧天长戟上的些密如果被解读,恐怕会牵连出上古秘术。”

    “这东西放在咱们江湖的家族别说几亿,就算是几十亿也有人要。”

    听我说完,众人都是脸惊讶地看向长戟那边。

    柳非生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假意笑道:“不亏是宗大朝奉,只是眼就分辨出了这钧天长戟的来历,不知道您是否解读出了戟头上的密。”

    我摇头说:“若是长戟给我研究,三日之内必有结果。”

    柳非生又问我:“若是我们柳家将它借给宗大朝奉,那您可否和我们柳家分享上面的密。”

    我点头说:“这是你们柳家的东西,若是你愿意,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柳非生直接道了句:“成交。”

    我心里不由怔了下,我不会是上当了吧。

    柳非生用四件东西激我是其次,让我答应解读密,并与柳家分享才是主要的吧。

    我当着众多天字列家族的家主答应了这样,自然没有办法出尔反尔。

    柳非生将长戟的戟头往我身前推了推,然后笑着说:“那钧天长戟就暂时交给宗大朝奉保管了。”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着急用手去碰。

    柳非生又让我把剩下的三样东西也是讲解了遍,我这边自然是说的头头是道。

    众人无不惊叹我的认知可怕。

    等我说完之后,柳非生就让手下把除了钧天长戟以外的三样东西拿走,然后让人把之前准备好的笔墨纸砚送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看着柳非生说了句:“术法,作画,我并不在行,若是比这个,我认输便是。”

    柳非生则是笑了笑说:“我让人准备这笔墨纸砚,并不是为了比书法,更不是为了比作画,而是另有所比。”

    不写字,不作画?

    那要笔墨纸砚作甚!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