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31章 阵纹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看着柳非生的笑容,我这边有点摸不着头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笔墨纸砚虽然都是珍品,可却不是古物,而且也不符合画符的质地,我真有点想不出柳非生要比什么了。

    看到我猜不出比什么,柳非生的笑容就更灿烂了,接着他缓缓说道:“我们来比阵纹,会儿我们各自纸上画个阵法的布置图,然后让旁人来想破解阵法的方法,并给出解答。”

    阵法?

    我并没有亲自布置过什么阵法,不过爷爷交给我的阵法却是不少,我当时学的时候,完全是为了应付差事而学的,根本没有想过阵法的实用性。

    毕竟现在这个社会……

    我正在回忆的时候,柳非生看着我说:“宗大朝奉,您先来?”

    我摇了摇头说:“还是你先来吧,这是柳家的主场,我虽然是大朝奉,可也不能事事都抢着第个来。”

    柳非生好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走到铺在桌子上的笔墨纸砚面前,然后对着我拱了拱手说:“那老朽就不客气了。”

    他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是个迫不及待展示自己才能的小学生。

    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他刚升了大天师,正是想着证明自己事事都比别人强的时候。

    换句话说,现在是柳非生的膨胀期。

    说不定借着这个时机,柳非生真以为柳家可以抗衡荣吉了,然后和暗三家彻底地联起手来。

    柳非生走到我面前后,我就往旁边挪了点,把正位留给他,他看了看旁边的柳天成,柳天成也是立刻跑过来给柳非生研墨。

    柳天成研墨的手法不错,他用个很小的铜勺先弄了滴水,轻轻地倒在砚台里面,然后拇指、指掐住墨的身子,食指压住墨的顶部开始轻轻的研磨。

    好的墨和砚台相互摩擦,细腻无声,墨汁也会细腻丝滑。

    柳天成的研磨过程正是如此,看来柳家准备的砚台和墨都是上品。

    等着柳天成研好了墨,他缓缓退下。

    柳非生这才上前着笔,然后轻轻沾了沾砚台里面的墨汁,开始落笔在纸上画了起来。

    他用笔勾勒出直线和些图案,以及些圆点。

    不过很快我就有了眉目,柳非生勾画的线条和圆点并不是无章法的,而是寻找了天干地支的排列数序,按照那些线条出现的位置来看,是六丁位,分别是丁卯,丁巳,丁未,丁酉,丁亥,丁丑。

    而圆点出现的位置是六甲位,分别是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从现在的布局来看,应该是六丁六甲的阵纹,只不过在六丁和六甲的布置还有很多的图案,有三角形,星形,六边形,棱形等等。

    那些图形出现的位置有些诡异,不像是六丁六甲的套路。

    而《续献通考》有这样的描述,六丁阴神玉女的象征,六甲阳神玉男的象征。

    所以这六丁六甲阵法又被称为玉女玉男阵。

    至于破阵的方法,排出绝对的外力,按照套路来说的话,那就是以从天干地支的方位入手,只要引得六甲和六丁碰撞,那此阵便可不攻自破。

    当然引得六丁和六甲移动,说的简单,操控起来却不容易,六甲方位的气息为青龙木之气,若引木便虚土,所以从坤入手,便是切入最佳方位,近邻丁位,稍微重合,距离甲位不近不远,会引的六甲骚动不已,只要甲位有了骚动,气便会乱,气乱,阵自然就破了。

    只不过柳非生画在间的那些符号好像是用来干扰破阵的阵眼,那些阵眼可以阻碍或者运输气息,让阵法更为稳固,即便是从坤卦的位置入手,也不见得能起到什么作用。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柳非生才把手的笔放到砚台上,然后对着我笑了笑说:“宗大朝奉,请指教。”

    我缓缓走到那张阵纹的前面,然后仔细观察六丁、六甲间的图形。

    我的脑子里也是飞快出现个画面,不同的图形开始在六丁和六甲的线条和圆点之间游走。

    圆形为顺,随气而行。

    三角为稳,立地之柱。

    菱形为刃,游而成卫。

    星形为天,浩引天象。

    六边为盾,内抵阻气。

    所有图形的功用形态,以及可能出现的运动轨迹,我的脑子里面全部过了遍。

    了解了这些图形的功用,我便笑了笑说:“破解之法,我已经想到了。”

    柳非生诧异道:“宗大朝奉,您可看好了?”

    我点头说:“看好了,六丁六甲吗!”

    柳非生继续说:“这可不是普通的六丁六甲阵法。”

    我笑道:“这个我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图形是对六丁六甲的加强,让阵法更为的稳固,功用也更加的强大,只不过它还是有破解之法的。”

    柳非生皱了皱眉头说:“请指教!”

    我指了指上面的阵法,然后先把我看到的阵法内容讲述了遍。

    旁人就算看出来的,也只是看到了六丁六甲,但是却没有看出其图形的含义,等我解释那些图形的时候,众人无不惊骇。

    解释了那些含义后,我便继续说:“六丁六甲,以坤卦位置切入,只要力度和气息足够,就能够破解,不过这个时候,里面的圆形、六边形肯定会闻讯而动,前来疏导和稳固气息,让阵法稳定。”

    “这个时候,我们只要放弃坤卦位置合六丁的摩擦,以气入阵,直破三角的位置就可以,三角为稳,也是里面图形阵法的心阵眼和指挥位置,只要攻下三角位置,图形的阵法就会大乱,这里面的阵法乱了,各种图形就会失去作用,甚至气息乱涌,进而从里面冲击六丁、六甲,这个时候,再用些许外力,从坤卦位置入内。”

    “此阵可破!”

    听我说完,柳非生拳头攥了攥,先是惊愕,然后缓缓点了点头说:“有道理,不亏是荣吉的大朝奉。”

    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件事儿,柳非生似乎也不知道破阵之法,他画了这个阵纹给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人能够帮他破得此阵法。

    他并不是要比试什么,而是寻求答案。

    想到这里,我仔细去看这阵法,心存六丁玉女,意注六丁神符,可令房宅清洁,五毒不近,灾难不生,可求仙,求长生,求官位,求富贵。

    而六甲为阳神玉男,古人重男轻女,以六甲引房术,助妇女身怀男童,亦称身怀六甲。

    后来身怀六甲,统称为怀孕,不分男女。

    所以六甲为胎。

    六丁陪六甲,从方位上看,微微偏了点点,而这点点并不是柳非生画的失误,而是真实的阵法,偏便是镇,六丁镇六甲,六甲必为祸。

    这是镇压祸根胎的阵法?

    这柳家寻求此阵的解法,该不会是想着放什么祸根胎出来吧。

    想到这里,我就赶紧把自己想到的这些事情道出。

    柳非生愣了下,然后赶紧笑道:“宗大朝奉说笑了,我们柳家怎么可能会放祸根胎出来,只是阵法的比试,还请宗大朝奉不要胡思乱想。”

    我点了点头说:“最好是我胡思乱想了。”

    柳非生把他画阵法的那张纸挪开,然后铺上张新纸说:“好了,现在请宗大朝奉来画张吧。”

    我摇了摇头锁:“我就算了,我学的都是套路的,只要略懂阵法的人都可以找到破解之道,我再画也没有什么意义,看看其他人有没有要画的。”

    接着秦家、蒋家都去画了张,都是很普通的阵法,都是套路,破解之法早就烂大街了,不用我解答,他们自己就解决了。

    阵法环节用了个多小时才过去。

    之后柳非生让人把最后的仙鹤树根给抬了上来。

    众人都在好奇柳非生要做什么的时候,他说出了句令众人都感觉到惊骇的话:“这木根形状酷似仙鹤,可这却不是这树根最有价值的地方,他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他来自昆,仑,废,墟!”

    柳非生最后四个字,字句,在场的人也是全部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东方韵娣更是在我旁边说了句:“柳家竟然能从昆仑废墟的遗迹带出东西来,这刘家不得了啊。”

    我问东方韵娣:“从昆仑废墟带出东西来,很难吗?”

    东方韵娣点了点头说:“自从昆仑仙迹沦为废墟后,里面祸根胎丛生,危险重重,就算是历代荣吉的大朝奉,也难从昆仑遗迹带出什么东西,哪怕是件小小的玉块,想要带出来,也要冒着生命的危险,更别说如此巨大的树根了。”

    “这里面有蹊跷。”

    “有蹊跷!”

    连说了两遍有蹊跷,可见这件事儿给东方韵娣的震撼。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也是惊讶了起来。

    然后缓缓看向了树根那边。

    再看柳非生,看到众人的反应,就笑的更开心了:“大家不用这么惊讶,我能够升段大天师,也是在昆仑废墟得到了机遇,也是上天护佑我们柳家。”

    众人无作声。

    而我则是想起了之前的阵法,那个六丁六甲阵不会是刘家从昆仑废墟搬出来的吧?

    如果是,那问题就大了。

    同时我也意识到,我的每步都在被看似没有什么心机的柳非生牵引之下而为之。

    不对,这不是柳非生的主意,是柳景慧,柳非生只是个执行者,他的没有心机是演不出来的。

    柳非生的性格让我放松,进而考虑欠周全,若是柳景慧开始布置这些,我应该会想的更多。

    想到这里,我就往柳景慧那边看了眼。

    她先是愣了下,然后对着我缓缓笑,嘴唇微微动了几下,不过没有出声,可从唇语上来看,她好像在对我说:“你发现了啊!”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