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32章 说辞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看着柳景慧的唇语,我心不由气恼。,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不过我的表情控制的还算不错,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异常来。

    柳非生这个时候指着那仙鹤形状的树根说:“这最后项的小节目,我们不是比试什么,而是给大家看看我们柳家的实力,蜀地近邻昆仑,我们这也算是近水楼台了。”

    “来吧,大家都来看看吧,看看这昆仑废墟的东西,究竟有什么不同。”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

    反倒是蒋庭先站起来,然后往树根旁边走去。

    绕着树根转了圈,他就说了句:“这东西上的确有很多不寻常的气息,是不是昆仑废墟不好说,毕竟那东西我是没有涉足过的。”

    蒋庭说罢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随行的蒋立和并没有过来看下的意思,在蒋庭坐回去后,蒋立和就在蒋庭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蒋庭连连点头,然后往我这边看了看。

    此时陈子安、陈子平弟兄俩也是慢慢地站了起来,两个人也是走到了树根这边。

    陈子安看了看柳非生问:“我可以摸下这树根吗?”

    柳非生点头说:“请便。”

    陈子安缓缓抬手,然后挽起了自己的袖子,再把手掌放到了仙鹤形状的后背上。

    接着陈子安慢慢地闭上眼,片刻之后,他的身体猛然颤了下,然后微微后退了步。

    柳非生笑道:“陈家主,你这是感觉到了什么,怎么吓的往后退了步?”

    陈子安沉默了几秒钟才说:“柳家主,你从昆仑废墟可是带回了个了不起的东西啊。”

    陈子平这个时候也过来摸了下,他没有闭眼,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退了回来摇了摇头。

    看样子陈子平并没有感受到什么。,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柳非生这边也是有些好奇问:“陈家主,我听说你是近些年来陈家和各位仙家沟通最为顺畅的陈家家主,也就是说,你和灵物的沟通异于常人,莫非我这树根里面,藏着什么灵物?”

    陈子安摇头说:“那倒不是,不过里面虽然没有藏着灵物,可这树根本身已经接近灵物了,再给它些时间,这树根,成妖,成精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儿。”

    柳非生“哦”了声道:“还有这样的事儿,这点我们柳家倒是没有发现。”

    陈子安点了点头,然后和陈子平起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接着秦家,东方韵娣,也是纷纷过去,他们都没有陈子安看的透彻。

    再接着李成二、夏薇至、邵怡和弓泽狐也是纷纷过去看了下。

    他们也同样没有陈子安发现的多。

    等所有人都看的差不多了,柳非生就问我:“怎么,宗大朝奉不感兴趣吗?”

    我“哦”了声,然后缓缓走到树根的旁边,也学着陈子安的样子将手放在了仙鹤形状树根的后背上。

    接着我慢慢闭上眼,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同时感受周围的气息。

    “哈哈哈哈……”

    我的脑子里飞快传来串银铃般的女人笑声,听到那笑声,我浑身颤抖了下,同时感觉自己体内的气息开始碰撞我的气脉,想要把我的身体憋炸了似的。

    我赶快松开手,然后向后退了步。

    我的右手开始不停地发抖,我赶紧用左手抓住自己的右手,可右手的抖动还是无法停止,它带着我的左手也跟着抖动了起来。

    这个时候邵怡飞奔过来,然后把抓住我的手腕,在我的虎口位置猛摁了下去。

    阵疼痛传遍我的手臂,我先是“嘶”的倒吸口凉气,然后就感觉自己的左右手都不颤抖了,反而是阵舒适从我双手开始往全身扩散。

    我隐隐感觉自己肩部的几个气脉好像联通在了起,从胸口往上,包括我的双臂,这区域的气脉全部联通在了起。

    我的脑子里运转的气息也是变得更多了,我的思绪运转也是明显更快了。

    这是因祸得福?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银铃般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儿?

    见我的表情好了许多,柳非生才问了我句:“宗大朝奉,您没事儿吧,您的反应,可比陈家主的还夸张。”

    我没有回答柳非生的话,而是看向陈子安那边问道:“陈家主,敢问你刚才摸着那树根的时候,感受到了什么,有没有听到声音吗?”

    陈子安摇头说:“我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但是我感觉到些灵物的波动,我们陈家对仙家灵体的感知极为敏感,所以我断定,那树根将来会成妖,成精,怎么,宗大朝奉,您还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我点了点头说:“没错,是个女人的笑声,而且那笑声冲击力很强,让我体内的气息瞬间变得极为的混乱。”

    陈子安皱着眉头疑惑道:“女人的声音?我没有听到!”

    柳非生那边也是十分的惊讶,他看向柳景慧那边,显然在寻求接下来该怎么做,现在已经出现了他们预料之外的事情。

    柳景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显然也是在思考。

    李成二这个时候站起身说了句:“我师父说过,昆仑废墟里的东西,十件里面有九件都是和祸根胎有关联的,宗大朝奉你刚才不会是感觉到了祸根胎的存在吧?”

    李成二这话出,柳非生立刻站出来辩解道:“胡说道,若是和祸根胎有关系的东西,我们柳家又怎么会带出来呢?荣吉历史上,曾经有个大朝奉,为了己私利带出祸根胎,差点引起灭世之灾。”

    我知道,柳非生说的是云之寒。

    这件事儿虽然隐秘,但是不代表其他家族就不会有人知道。

    同时我也知道,柳非生是在借机败荣吉的威风,挫荣吉的锐气。

    我没有理会柳非生的话,而是看向那树根,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树根不应该留在柳家,否则迟早要出大事儿的。

    有了这种直觉,我这才看向柳非生说了句:“这个树根可否交给荣吉保管!”

    我这话出,柳非生直接愣了下,然后“哈哈”大笑说:“天字列九家若是典当东西,那需要资源,宗大朝奉该不会想着坏了这个规矩,要用大朝奉的权力压我们柳家吧。”

    蒋庭,陈子安,以及秦正骜也同时看向我这边,显然他们也想知道我提出荣吉保管树根的理由。

    东方韵娣虽然也看向了我,可我能看出她不是在等我理由,而是直接选择相信我,支持我。

    这让我心里不由感觉舒坦很多,毕竟其他几家的眼神太过冷漠了。

    我沉思了会儿说:“这树根里面有声音,那声音十分的邪性,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东西留在你们柳家,是要出大事儿的。”

    柳非生“呵呵”笑说:“宗大朝奉,你就靠直觉,便想着收我们柳家的宝贝吗,这也太没有说服力了。”

    说罢,柳非生还看向其他几家家主道:“各位家主,你们说呢?”

    蒋庭皱了皱眉头,然后不是很情愿地说了句:“我觉得应该遵照大朝奉的意思来办,毕竟我们天字列九家都是效忠荣吉,并且受到荣吉保护的。”

    柳非生“哼”了声道:“您的孙女是宗大朝奉的女朋友吧,你肯定是向着宗大朝奉说话的。”

    蒋庭道:“我是就事论事,绝无私心。”

    这个蒋庭还真是矛盾,他心里觉得柳非生对的,可为了蒋苏亚和我的关系,他却选择了向我妥协。

    陈子安这个时候站起来说了句:“宗大朝奉,说句您不爱听的,我觉得荣吉不能抢收天字列家族的宝贝,您需要拿出另个更为合理的理由,直觉这种东西和喜好往往挂钩,的确没有什么说服力。”

    秦正骜也是说道:“我同意陈家主的说法。”

    我这边则是时半会儿拿不出什么比较有说服力的说法。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