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33章 新居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几位家主的话,让我时语塞。,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就在这个时候,东方韵娣缓缓起身说了句:“我倒是觉得宗大朝奉的要求并没有什么不妥的,他刚才只是说,东西留在柳家会招致大祸,并没有说荣吉要这个宝贝。”

    柳非生转头去看东方韵娣。

    我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就赶紧说道:“没错,我们荣吉并不是要收那仙鹤树根,而是想着暂时保管,期限不用太长,三个月就好了,三个月后我们亲自把东西给你们送回来,当着众多家主的面,你还担心我言而无信吗,别忘了,我可是荣吉大朝奉。”

    东方韵娣补充道:“如果你不肯借的话,那就说明那东西另有玄机,难不成真包藏了什么祸心,你们柳家怕了?”

    东方韵娣的番话,让我瞬间反客为主。

    我不由感激地看了看她,她则是很平静地对着我笑了笑。

    听到东方韵娣的话,陈子安那边思索了几秒钟也是道:“如果只是借走暂管的话,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的,宗大朝奉毕竟是代表荣吉,荣吉历来大朝奉可都是言出必行的,我相信宗大朝奉也不例外。”

    秦正骜还是刚才的那句:“我赞同陈家主的话。”

    陈子安往秦正骜那边看了看,秦正骜大概觉得自己直跟风也不太好,便说:“荣吉典当的实力,我们有目共睹,每个人心里都清楚,我相信宗大朝奉还不至于因为个树根就生了什么歹心。”

    蒋庭点头说:“没错。”

    看到风向下变了,柳非生就往柳景慧那边看了看。

    柳景慧便站出来说:“若是暂管的话,我们柳家自然也不是不讲情理的,不过我们柳家有个要求,不管宗大朝奉把东西带到什么地方,身边都必须有我们柳家的人。”

    我点头说:“可以。”

    柳景慧看了看柳非生问道:“柳家主,我们派卢橙橙跟着去如何?”

    卢橙橙?

    柳非生看了看卢橙橙那边说:“那小妮子的确还不错,平时也算听话,我也很喜欢她,让她去,我放心。”

    我不禁感叹,卢橙橙和柳辛柏隐藏的真好,他们都要揭竿而起了,柳家的家主竟然还能想着重用他们。

    柳非生心不细,没什么心机,他看不出来就算了,柳景慧也看不出来吗?

    还是说,柳景慧和柳辛柏、卢橙橙其实是伙的?

    想到这里,我就又往柳景慧那边看了几眼,柳景慧这个时候并没有看我,而是凑到柳非生的耳边小声地说着什么话,柳非生那边则是连连点头。,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则是对着弓泽狐那边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柳景慧那边,他下明白了什么意思,就专心看着柳景慧那边的口型。

    等着柳景慧说完了,她就往后退了步。

    柳非生就说:“好了,这树根既然宗大朝奉感兴趣,那就交给荣吉暂管吧,小橙子,你过来,你找几个人把这东西帮着宗大朝奉搬走,看看他安排在什么地方。”

    卢橙橙立刻点头说:“是,外公!”

    柳非生点了点头,卢橙橙看向我问:“这树根要帮宗大朝奉放到住的地方吗?”

    我住的是酒店,放这东西太不方便了。

    就在这个时候,夏薇至就起身对我说:“宗老板,我们诡家在蜀地还是有个住所的,实在不行就放到那边吧。”

    我赶紧说:“那最好不过了,好了,你和卢橙橙交接下,把地址给她,让她把东西送过去。”

    夏薇至点头。

    这事情差不多暂时告段落了。

    再接下来,茶会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又闲话了几句,喝了会儿茶,大家就纷纷散掉了。

    临走的时候,夏薇至直接让卢橙橙,以及她安排的人,搬上仙鹤的树根和我们起走。

    柳辛柏也是亲自开车送我们。

    只不过我们这次没有返回住所,而是路往西,去了果盛路的个小区。

    酒店那边,我们并没有留下什么重要的东西,也不用过去收拾。

    在去果盛路的途,我就问弓泽狐,在茶会的时候,柳景慧和柳非生说了什么?

    弓泽狐就对我说道:“柳景慧说,柳非生切都先顺从着我们,以大局为重,还说计划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浮云。”

    大局?计划?

    这柳家果然是在谋划着什么。

    想到这里,我就问柳辛柏知不知道柳家的计划。

    柳辛柏边开车边就说道:“抱歉,宗大朝奉,这个我真不知道,就连我爷爷他升了大天师,去了昆仑废墟这些事儿我都不知道。”

    “我爷爷前些日子是闭关了段时间,我没有想过他会外出,我感觉这次的计划,除了爷爷,还有我父亲,柳景慧外,以及参与在这件事儿的有些柳家高手外,外人恐怕没人知道,而且直接参与这件事儿的柳家高手肯定被藏了起来,寻常人想要从他们身上找出点线索也是极难的。”

    听到柳辛柏的话,我就说了句:“看来,你在柳家,还是算不上太核心啊。”

    柳辛柏“呵呵”笑说:“我还是年轻,有些太机密的东西,我还是没有权力接触到的。”

    接下来我们也没有再说什么。

    很快我们就到了果盛路上的个小区,这个小区还算是比较新的,夏薇至告诉我们,这里的房子是他师父方思买的,是打算将来回蜀地养老的,毕竟在蜀地有着他师父方思的太多回忆和青春。

    我点了点头。

    想下方思和卢橙橙母亲柳云嫣的事儿,不禁让人觉得十分的可惜。

    这个小区有地下停车场,不过外来的车辆进不去,我们只能在附近停下,然后步行进去。

    夏薇至是这边的业主,有这边的门卡,我们进出还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卢橙橙的车,夏薇至和物业说了下,然后把车子开了进来,然后卢橙橙的人帮着把树根搬到了三楼。

    房间里面许久没有人来,有些陈旧的味道,而且还有层尘土,卢橙橙的人帮着我们把房间打扫了遍,然后才和柳辛柏起离开。

    不过卢橙橙却是住在了我们这里,毕竟她是奉柳非生的命令,过来保护那树根的。

    夏薇至这边的房间并不小,是个三跃四的跃层,而且每层都不小,足够我们这些人住的。

    我住在四层,东方韵娣直接选在我旁边的个房间。

    邵怡也住四楼,夏薇至、李成二、弓泽狐和卢橙橙住楼。

    而卢橙橙自然是和李成二住到了个房间里面。

    李成二本来是反对的,可他最终还是敌不过卢橙橙的诱惑。

    夏薇至也没有说什么,关于卢橙橙的私生活,他之前就表过态,他是不会多加干涉的。

    我们收拾了下,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因为茶会上的事儿,我睡不着,就倒了杯水,坐在楼的客厅里开始观察那仙鹤形状的树根。

    这树根的形状像极了仙鹤,让我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只是那里面银铃般笑声太过吓人,我不敢再次尝试去感知。

    想着这些,我就捧着手里的水杯喝了口热水,身体顿时暖洋洋的。

    这个时候,楼梯拐角处就传来了脚步声,我看,是邵怡穿着很保守的睡衣缓缓往下走来。

    我对着她笑了笑。

    她就说了句:“宗禹哥哥,我睡不着。”

    我说:“我也睡不着,去倒杯水人,坐这儿聊会儿天吧。”

    邵怡开心地点头,然后就跑去拿杯子了。

    不会儿,她就学着我的样子,双手碰着热水杯在我的旁边坐下。

    我看着她笑了笑,同时闻到股淡淡地香气向我袭来,我不由开始胡思乱想。

    不过很快我就收住了自己的心思。

    邵怡喝了口热水说:“宗禹哥哥,柳家这边的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可到目前,宗大天师,包括荣吉的袁氶刚袁叔叔,都没有联系你,或者明确地给你什么指示或者帮助,我们要不要主动联系下他们,我怕事情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

    我转头对着邵怡笑了笑说:“哎呀,小十三,你怎么忽然懂事这么多啊,这些权谋方面的事儿,你也跟着上心起来了。”

    邵怡说:“宗禹哥哥,你又取笑我,我只说说我的看法,我知道我的想法很幼稚,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出来,万能够帮到你呢。”

    我腾出只手去摸了摸邵怡脑袋说:“好了小十三,这些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安安心心地吃饭睡觉,别的什么也不用想。”

    邵怡这个时候忽然说了句:“对了宗禹哥哥,我师父他老人家可能要来成都了,他让我偷偷地告诉你,让你明天晚上找个时间去葛四爷的柳亭河见他,说,只有你和我可以去,其他人不能跟着。”

    我皱了皱眉头说:“我们两个人,现在成都的局势很复杂,暗三家伺机而动,如果只是我们两个人,恐怕有些危险啊。”

    邵怡说:“我也是这么跟师父说的,可他却死活不肯松口,说只让你和我去。”

    邵元培前辈,这是卖的什么关子啊!?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