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34章 万戈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看着邵怡脸认真的表情,她不像是在骗我,而且她也不像是在和我开玩笑,她也不是会开玩笑的人。,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所以我想了会儿就说:“既然你师父都这么说了,那咱们明天就走遭吧。”

    邵怡点了点头。

    接下来邵怡喝了口水,然后端着水杯往树根旁边走去,她绕着树根转了圈问我:“宗禹哥哥,这东西真会带来什么灾难吗,是给柳家的灾难,还是谁保管它,谁就有灾难啊?”

    我摇头说:“暂时还不清楚。”

    邵怡陪了我会儿就开始连连打哈欠,眼睛直打迷糊,我就对邵怡说:“好了,你也不用直撑着了,赶快去休息吧。”

    邵怡这才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上楼去睡觉了。

    我没有睡觉,而是继续观察了这个树根半宿,只不过我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来。

    最后,我也困的顶不住了,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是十点多钟。

    我起来的时候,虽然也有早饭,但都是外卖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的,比起兰晓月做的饭差了很多。

    李成二等人围着树根在研究什么,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也没有研究出什么来。

    我吃了早饭,夏薇至就问我今天的安排。

    我想了下就说:“今天没什么事儿,大家可以自由活动,不过没什么事儿的话,尽量还是不要外出,我们不能太多暴露在暗三家的视线里。”

    李成二听说能自由活动了,就举手说要出去。

    我问卢橙橙是不是要跟着,她就摇头说:“我就不去了,我的目的是保护树根,在树根没有回到柳家之前,我要寸步不离地守着它。”

    我点了点头。

    夏薇至没有出去的意思,而是坐在客厅里拿着手机开始追剧,不过他追的并不是什么热播剧,而是个几年前的家庭剧,而且就算是在几年前,也不是很火的那种。

    夏薇至却看得津津有味,有的时候,他会笑,有的时候他还会毫不掩饰地抹泪。

    至于弓泽狐,没有外出的打算,我没有任务安排的话,他就在房间里打坐修行。

    东方韵娣的话,也是举了举手说要外出。

    不等我问她去什么地方,她就对我说:“我们东方家在成都也有几个小产业,规模不大,可毕竟也是我们东方家的,我都来了成都,抽时间应该去看下。,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嗯”了声,就没有追问。

    李成二出门的时候,我问他去什么地方,他就说,去喝酒。

    看样子,他又去浪了。

    我不禁看了看卢橙橙那边,李成二和卢橙橙在房间待了晚上,竟然还有精力出去玩,我不得不佩服李成二啊!

    接下来,我在住处也是闲了天。

    差不多到傍晚的时候,东方韵娣和李成二就先后打回来电话,说是晚上在外面吃饭,就不回来了。

    而我们这边,自然是点了外面对付了下。

    吃了晚饭,我就准备带着邵怡出门,其他人就问我们要去什么地方,我早就想好了说辞,直接说:“我和十三下楼转转,消消食,你们不用管我们。”

    众人也没有怀疑。

    下楼之后,我们没有开车,而是直接打车去了,送仙桥的柳亭河小店。

    这里晚上也很热闹,车子在靠路边停下,我们直接步行往那边走,边走,邵怡就给她师父打了个电话。

    邵元培老人家就说,他已经在柳亭河的二楼等着我们了,让我们直接去二楼找他就行。

    到了店门口,葛四爷端着个紫砂的茶壶,倚着门框在迎接我们。

    打了招呼,他就说:“邵圣手在二楼,你们去吧。”

    点了头我就和邵怡去奔着二楼去了。

    来到二楼,我就发现邵元培正在茶台附近坐着,他穿着身白色的太极服,身上股凛然正气,让人不禁生畏。

    邵元培见我们上来,他就对着邵怡招了招手,邵怡叫了声“师父”,然后活蹦乱跳地往邵元培的那边跑去了。

    来到邵元培的身边,邵怡就说了句:“师父,可想死我了。”

    邵元培对着邵怡笑了笑说:“十三,你身上的气息醇厚了不少,看来跟着宗大朝奉历练不浅啊。”

    邵怡立刻笑道:“那当然了,宗禹哥哥可厉害了,我们起出了好多任务了,有几次,我都大显身手了呢。”

    邵元培“哈哈”大笑了声。

    这个时候,我也走过去,然后对着邵元培说了句:“邵前辈,我们又见面了,不知道您这次找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儿要吩咐吗?”

    邵元培收住自己的笑容,然后伸手把放在手边的个牛皮信封拿了起来,接着他将信封递给我说:“这里面是个高僧写的个字,他想要找你测下这个字,问下吉凶。”

    有个高僧找我测字?

    我脸疑惑接过信封,邵元培则是继续说:“当然,我也顺便看看我的好徒弟的近况,看你有没有欺负她,不过听她口个‘哥哥’叫着你,你应该没有欺负她,而且对她应该还不错。”

    我笑了笑。

    邵怡则是说道:“宗禹哥哥才不会欺负我呢,他对我可好了。”

    邵元培说道:“最好。”

    说话的时候,他指了指茶台旁边的座位,示意我和邵怡落座。

    等我们都坐下后,邵元培就说:“拆开信封看看吧,我也想知道,他到底测的什么字。”

    我笑了笑,然后慢慢地将信封打开。

    我从信封里面抽出张a4纸大小的宣纸,上面用毛笔写着个苍劲有力的“成”字。

    只不过这个字整体结构有些松散,厂字框的左侧横还出了点头,这就让“成”字左边的部分像极了个“万”字。

    这个万字有点斜,如果遮住右边,说它是万,同时也是把简体画的刀的形状,说不上十分像刀,至少也有七分。

    而“成”字的有半部分,则像是个“戈”字,好好的个成,竟然可以左右分两字,可见那位高僧提笔写字的时候,心不平静,而且左想右思,心更并不在这个字上。

    “戈”的本身就是种兵器,同时也代表着战争。

    而“戈”和万样,都是姓,都在暗示名字,所以那位高僧名字或者法号,肯定会有个“成”字。

    成字的高僧,我首先想到的是和李成二有着极深渊源的成傆大师。

    再说回这个字,万字像刀,戈字为兵,说明名字带“成”的字人,将会奔赴战场。

    或者说,他将会迎来人生场极其重要的战斗。

    从那位高僧写这个字的心态来看,他肯定是不想战斗的,但是整个字的寓意又太过明显,这就说明,这场战斗是躲不过去的,所以这个字测出的记过,对那位高僧来说,可能是“凶”!

    成字被活生生地拆成两个字,说明成字可能消失,也就是名字带成字的人可能会失去自己的性命,那位高僧若是赴战,那便是九死生。

    个“万”字,个“戈”字,两者相连,便是万戈,万经常是泛指,指数量众多,万是众,众便是苍生。

    这场战斗还和天下苍生有关?

    看到这里,我就忍不住看了看邵元培问:“这位名字里带‘成’字的大师,在江湖有着很高的地位吧?”

    邵元培愣了下笑道:“不简单啊,我都没说是谁,你竟然猜出他的名字里带着‘成’字,另外你说的没错,他在江湖的地位很高,只不过他隐世多年,少有出世,世间除了些顶级的高手,知道他的人并不多。”

    我点了点头,然后把我刚才测字的内容说了遍,然后补充道:“虽然不知道那位前辈要去做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件事儿事关天下苍生。”

    “如果那位前辈需要荣吉什么帮助,我们荣吉将会义不容辞,全力支持。”

    邵元培本来是笑着的,可听完说完后,眉头皱了起来,我说完几秒钟他才缓缓说了句:“九死生吗?而且无法避免吗?”

    我点头说:“嗯,无法避免,只是从字面上看是这样的,不过若是让我见见那位前辈,当面给他起卦的话,说不定我会找到破解之法。”

    邵元培摇头说:“他多半是不会见你的,他修的是尘世的孤寂,断了许多的尘缘,就算托我给带字过来给你测,我们也是隔着道帘子的。”

    “而且我们总过说了不到三句话,我在他的房间里待了不到分钟就离开了。”

    我无奈说道:“如果只是测字,只能看到这里了。”

    邵元培则是对我说:“你做的已经很不错了,好了,那张纸给我吧。”

    我把带着“成”字的纸递给邵元培,他直接折起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说:“过会儿我会烧了他,按照那位高僧的意思。”

    “至于你们,早点回去吧,现在程度暗三家的人不少,你们在外面待的时间越久,就越不安全。”

    邵怡有点不舍说:“师父,我们才刚见面,这就要分开了啊?”

    邵元培道:“这次不会分开太久,水官解厄的当天,我也会出现下,到时候说不定测字的那位大师也会出山,到时候再加上宗子明,届时水官解厄的现场,将会同时出现三位大天师级别的强者,这种盛况,江湖可是很久没有出现过的了。”

    三个大天师?

    高僧,我父亲,还有就是柳非生。

    难不成那位高僧要和我父亲,或者柳非生大打出手?

    如果为了天下苍生,更像是和柳非生打,可我的直觉又告诉我,不是柳非生!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