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40章 茶官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我看着主坐的位置有些惆怅,柳非生却格外得意道:“宗大朝奉,请入座吧,这边视野极好,可以总览整个擂台,水官解厄大会的精彩,在这里看,最合适不过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对柳非生笑了笑也是进了包厢。

    这包厢周围的围挡并不是很高,坐下去,肩膀之上的位置还能留在外面,这围挡只是起到了分割区域的作用,其他并无用处。

    柳云、柳辛柏,卢橙橙,以及高家三人都是没有资格进包厢的,他们便在包厢周围的茶座坐下。

    他们和我的距离也就个围挡,全部在我的视线之内。

    李成二、弓泽狐、邵怡和夏薇至则是跟着我进了包厢。

    不过他们坐的位置距离我稍微有点远,间还隔着四个空位,我心里也是清楚,那边是给我父亲,袁氶刚,以及国医圣手邵元培,还有他带来的高僧准备的。

    在我们落座之前,周围茶座上已经人已经差不多满了,我细算了下,至少千人之上。

    那些人之前都是站着,等着我们这边坐下了,他们才缓缓坐下。

    柳非生对着我笑了笑说:“宗大朝奉,如果没什么问题,我就选拨水官解厄的前戏开始了?”

    我点了点头。

    柳非生转身出了包厢,然后径直对着擂台方向走去,他的步子迈的很快,看似是在走,可每步都迈出大截的距离,整个人好像是在地面上飘样,那动作像极了武侠片的轻功。

    到了擂台跟前,那二十多级的台阶,他只迈了两步就跃到了擂台之上。

    他环顾了下周围,然后微微伸手,很快柳景慧就从旁边跑上台,将个麦克风交到了柳非生的手里。

    柳非生笑了笑,然后拍了拍话筒,整个会场传来刺耳的“吱吱”声音,很多正在议论纷纷的人,也是全部安静了下来。

    等着会场安静了,柳非生才开始说:“各位,今天是十月十五,下元节,水官解厄,也是我们柳家年度的水官解厄盛会日子,在场的诸位,有些是我们柳家水官解厄大会的常客,有些是第次来参加大会的新面孔。”

    “会场的规矩我就不多说了,大家进场之前,我们家族的人应该都给大家解释过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下面我宣布水官解厄大会,正式开始。”

    随着柳非生话毕,台下阵欢呼。

    还有不少人甚至吹起了口哨。

    柳非生对着周围看台上茶座笑了笑继续说:“首先是水官解厄大会的前戏,不知道诸位宾客,谁想出来开个头儿的呢?”

    众人面面相觑,议论声音更大了,却没有人敢第个站出来。,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坐在主位上浑身不自在,边看着周围的情况,边将桌子上的茶壶拿起来,给自己倒了杯茶。

    就在我倒茶的时候,我们这个包厢门外迅速走进来数十名美女,他们纷纷站在宾客的后面,给宾客倒茶。

    而这些美女青色的汉服,白色的长裙,高高的发髻。

    每个都有着极为上乘的容颜。

    看到这些美女,李成二最为开心,直接对着个美女招手道:“来来来,这边坐。”

    邵怡则是对着李成二说了句:“李大哥,注意点形象,这是水官解厄大会,别给宗禹哥哥丢人。”

    李成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嘴吐鲁了,看到这些美女,我就想到了会所……”

    同时我也发现,在那些美女有个穿着另类的美女,她穿着身紫色的汉服长裙,腰间系着长长的裙带,发髻也是梳的最多,最复杂,也是最好看。

    头上的发饰也不少,那头的发饰,最起码好几斤。

    紫裙美女,也是所有美女最为好看的,她迈着款款小步,微微扭动着腰肢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很快她就走到我的旁边,接过我手里的茶壶说:“宗大朝奉,我是水官解厄大会的茶官,名叫柳浅浅,柳自然是蜀地柳家的柳,浅字出自句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我点了点头说:“嗯,宋代林逋的诗,写梅花的。”

    柳浅浅笑了笑,然后缓缓给我斟茶。

    她缓缓将茶倒入,手茶壶轻起轻落,“哗哗”的茶水声音格外悦耳,另外茶香也是缓缓溢出。

    接着柳浅浅就说了句:“茶,这茶是我自己培植的寒梅茶,需要些特殊的手法,喝起来才有味道。”

    我点了点头,便品尝了口。

    味道的确比刚才的那杯好上了点。

    口茶下肚,我就问柳浅浅:“那边的那些人,都是你的手下?”

    柳浅浅点头说:“她们都是我培训出来的茶女。”

    我和柳浅浅简单说了几句,心里的紧张也是放松了不少,可就在这个时候柳浅浅忽然将茶壶放下,然后挺起胸脯对着擂台方向喊了句:“林家主,小女柳家茶官,柳浅浅,想要借此机会向宗大朝奉讨教二。”

    柳浅浅运气发声,整个会场的人都能听到。

    于是众人齐刷刷地看向了我这边。

    我这边则是被柳浅浅搞了个措手不及。

    柳非生在擂台上笑了笑说:“好,如果宗大朝奉不认输的话,那就可以来迎战了。”

    柳浅浅看了看,然后莞尔笑说:“抱歉了宗大朝奉,虽然有点冒昧,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应战。”

    说罢,柳浅浅就往外走去,不会儿她就走上了擂台。

    而我这边始终没有动,等她走上了擂台,我才把茶杯里的茶水喝完,然后将背包挎在身上,也往外面走。

    我故意把动作放的慢吞吞的,这样可以多少拖延点时间,会儿正会开始了,挑战自然就结束了。

    我往那边走的时候,李成二就对我说了句:“宗老板,小心点,那美女真人五段,不可小觑。”

    我点了点头。

    邵怡则是对着我说道:“宗禹哥哥,加油!”

    我对着她比了个“ok”的手势。

    至于夏薇至和弓泽狐则是只用眼神给我加油,并没有说什么。

    路过东方韵娣面前的时候,她对我笑了笑说:“宗大朝奉,你会儿可要用出全力,千万不要怜香惜玉啊。”

    我笑了笑没说话。

    等我走上擂台的时候,台下的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在看台上的茶座上,基本都是蜀地柳家的附庸家族的人,他们的心自然是向着柳家的。

    我去擂台的路上就听到茶座有人议论我。

    “你们说,这个宗大朝奉是怎么坐到大朝奉位置上的,这修为还没我高。”

    “怎么坐的?那还不是宗延平老朝奉的关系,如果没有宗老朝奉,谁知道他是谁啊,就凭他这修为,我们这样的小家族都抓大把。”

    “可不是,现在荣吉真是越来越儿戏了,弄这么个毛头小子来统领荣吉,也不知道他怎么服众。”

    ……

    这些话还算是好听的,有些脾气暴躁的,甚至用蜀地的方言骂起了“龟儿子”。

    上了擂台,柳非生就将麦克风关了,然后对着我说道:“宗大朝奉,好好享受吧。”

    说罢,他和站在旁的柳景慧就下了擂台,整个擂台上就剩下了我和柳浅浅两个人。

    这是个巨大的大理石擂台,擂台上有很多的坑洼,应该是往年打斗留下的,另外还有不少的修补痕迹,看样子往年的打斗,对擂台的破坏程度挺大的。

    柳浅浅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缓缓问我:“宗大朝奉,会儿和你的比试,我可以用全力吗?”

    我愣了下说:“我听说,这前戏的挑战有很多,有比画符的,有比鉴宝的,你这上来就要和我打斗吗?你不是茶官吗,不如我们来比比品茶如何?”

    柳浅浅掩嘴轻笑道:“宗大朝奉可真会说笑,茶官爱茶,以茶予天下,滋众人,怎能拿来与人争斗?”

    柳浅浅这句话给我撅回来,让我不好再反驳,就笑了笑说:“若是要比试的话,你自然用全力,若是你没有全力,万被我侥幸取胜,外人不得说你让着我,说你对我有意思了。”

    柳浅浅微微躬身对着我行了礼道:“那浅浅便不客气了。”

    说罢,她右手竖立在胸前,指、食指竖立,其他三指卷曲,同时嘴里默念道:“急煞,恶风之降,右灵生之鬼道,取命降头,落!”

    这柳浅浅还真是不留情,这上来就用杀招啊。

    若是防范不好,了这降头,就算她给解了不会伤及我的性命,也会影响我的气脉,阻碍到我以后的修行。

    随着柳浅浅句话说完,道阴风向我扑来,同时我眼睛好像看到,那阴风好像组成了恶鬼的模样,那恶鬼呲牙咧嘴地咬向我的脖子。

    见状,我飞快从背包里取出三张破灵符,同时对着那阴风拍了过去。

    那符箓从我手里飞出后,犹如三支利箭直插阴风恶鬼的胸口。

    在它们接触到阴风的时候,同时起火,而那阴风恶鬼也是“轰”的声给炸掉了。

    第回合,我们两个不分伯仲。

    再看台下,议论声音也是大了起来。

    “这就是荣吉的大朝奉吗,靠着别人给的符箓来应对,真是卑鄙。”

    “就是,太卑鄙了,点点本事没有,全靠外力。”

    “我听说,那个宗大朝奉,好像是个画符方面的天才,那些符箓说不定是他自己画的。”

    “道听途说,他连气脉都没有开,拿什么画符。”

    周围的议论声音越来越多,众人几乎同时对着我唏嘘了起来。

    我自然不会受到这些影响,而是缓缓抽出了命尺,同时手取出了张水逆煞符,我不能在这里耗费太多符箓防御,我必须想办法用符箓赢了柳浅浅。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