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41章 内变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柳浅浅对符箓似乎并不是很了解,她看着我手的符箓皱了皱眉头道:“宗大朝奉,你真是打算只用符箓给我打吗?”

    我淡淡笑说:“实不相瞒,我身上的气脉未开,能够画符依然是侥幸,至今我并未习得半点神通,所以我总不能用拳脚功夫去硬刚你的术法吧。,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更何况我的拳脚功夫也不厉害。

    后半句是我的心里话,我并未说出来。

    柳浅浅舒展眉头,然后往后退了步,好像是要避开我的符箓距离,毕竟她刚才的降头术施展距离较远,而我的符箓肯定是扔不了那么远的。

    特别是我手的这张水逆煞符,如果对人使用的话,我需要和柳浅浅近身,把符箓贴到她的身上。

    看到她主动拉开距离,我就赶紧往前跟了几步。

    柳浅浅邪魅笑说:“宗大朝奉,你这步步紧逼可是有点没有风度啊。”

    我也是笑着说:“风度?您们柳家人上来就要和我打,而我还连相气的气脉都没有开,你个真人五段的好意思说我没风度?”

    和柳浅浅说话的时候,我也是看了看台下,柳非生和柳景慧并没有回包厢那边,而是擂台附近观看我这边的情况。

    柳景慧凑到柳非生的耳边说了几句,柳非生本来看着台上的情况还很开心,可听到柳景慧的话,他忽然拉长脸,脸不悦,甚至有些愤怒地盯着柳景慧。

    柳景慧有些害怕,微微向后退了步。

    接着柳非生指了指包厢那边,好像是让柳景慧先去包厢那边。

    看样子柳景慧和柳非生好像是发生了什么矛盾,向很听柳景慧意见的柳非生现在忽然不听柳景慧的话,这有点反常啊。

    就在我走神的间隙,柳浅浅忽然停下,双手再掐指诀,不过她这次没有念出声音来,而是嘴唇微动,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对着我这边指了过来。

    我瞬间明白了,她用的还是刚才的那招。

    团恶鬼模样的阴风对着我面门袭来。

    我手拿的是水逆煞符,再去背包里换破灵符已经有些来不及了,我便下意识将命尺挡在了胸前。

    “嗡!”

    那恶鬼模样的阴风撞在我的命尺上,瞬间散掉了,而我手的命尺忽然热乎乎的,我的手心也是惊出了些汗来。

    我倒吸口凉气,柳浅浅那边则是笑着说道:“宗大朝奉,你可要专心点啊。,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这边,见命尺也可以挡下柳浅浅的降头术后,也是放心了不少,同时我也感慨辛亏自己手里有件至上之宝。

    再次挡下柳浅浅的降头术,台下的议论声音就更大了,大部分人都在我说作弊,说我屁本事没有,就靠别人给的符箓,和荣吉大朝奉的命尺至宝拖延时间。

    我紧紧握着命尺,也不顾什么影响了,直接对着柳浅浅冲了过去。

    柳浅浅本来还打算再和我说点什么,见我冲过来,也是连忙从自己头顶的发髻上拽下根金钗子来。

    我冲到柳浅浅的跟前,命尺直接对着她的肩膀砸下去。

    柳浅浅金钗子挥,直接“当”的声挡下了我的这击。

    而我的手腕不由阵酸疼,我这击好像并不是打在了那纤细的金钗子上,而是打在堵厚厚的钢筋混凝土的墙壁上。

    那反弹的力度就让我有点吃不消了。

    我“嘶”的声,不过我并没有后撤,而是趁势用左手想要将手的水逆煞符贴在柳浅浅的右腰的位置。

    柳浅浅也是注意到了我的动作,左手从我们对碰的兵器下面掏过去,然后把抓住了我的左手腕,我的符箓在距离她腰间寸位置停下,刚刚够不到。

    同时我感觉自己的手腕阵酥麻,同时阵阴凉顺着我的手腕传遍我的左臂。

    柳浅浅淡淡笑说:“阴风咒降,落煞无声,封!”

    瞬间,我的左臂冰冷异常,接着我手指就不听使唤了,自动松开,那水逆煞符就缓缓飘了下去,而趁着左臂失去意识的最后瞬间,猛的抽,同时抬脚对着柳浅浅踹了下。

    柳浅浅下降头成功,也没有再和我纠缠,松开我的左手腕,然后轻轻扬手,团气息撞向我,我便向后跄踉了几步,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好……”

    “干的漂亮,柳茶官……”

    台下瞬间传来阵欢呼。

    我在站稳身体后,柳浅浅淡淡笑说:“宗大朝奉,胜负已分,你的左臂已经种了我的降头,那阴气会先封住你左臂的气脉,接着是你的全身,很快你就会浑身发冷,然后像被冻僵了样直愣愣地摔在地上,我劝你还是早早地躺下,不然会儿被摔碎了,就难看了。”

    “或者,你现在认输,我给你解了这降头术。”

    认输?

    我堂堂荣吉大朝奉,若是向柳家的个小小的茶官认输,那我这个大朝奉以后在荣吉还有什么威望可言。

    再看包厢那边,同伴们个个都表现的很紧张,而且其他天字列家族的家主,看似表情平常,可他们眼神个比个深邃,心里指不定在打什么主意。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现在不能认输,因为我代表的是荣吉,荣吉输给柳家,这可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我刚才松手掉下的那张符箓,正好落在了柳浅浅的右脚面上,她只顾着沉浸在对我下降头成功的喜悦,完全忽略了我那张脱手的符箓。

    见状,我便试着运气,让自己的气息和那张水逆煞符取得联系。

    这种外气御符,我也是第次,能不能成功……

    就在我心里打鼓的时候,我的气息竟然真的联系到了那张水逆煞符,我赶紧念了句:“水御众灵,逆煞苍生,急急如律令,符开!”

    柳浅浅愣了下,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飞快低头,然后想着用脚踢开那符箓,可为时已晚,符箓的气息已经死死地贴在她的脚面上,而杀气顺着她脚面钻进她的身体,控制和逆乱她体内的血气。

    柳浅浅脸色大变,接着她右腿软,整个身体就往侧面栽了下去。

    我这张水逆煞符已经是黄阶上品,无限接近蓝符,真人五段以下高手,若是没有防备,根本应付不来。

    水逆煞符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旦煞气入体,想要将其逼出来,那就难了,真人修为者,需要三到五个小时,就算是天师,不小心了符,也需要半盏茶的工夫。

    而这时间,足以让我取胜了。

    这个时候,我边掏出破灵符贴在自己的左臂上,封住降头阴气的蔓延,边挥着命尺冲向柳浅浅。

    柳浅浅这个时候,身体的血气已经完全倒逆,她浑身发红,然后发紫,浑身开始颤抖不已,她躺在地上,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等我冲到她跟前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口吐白沫。

    好像是犯了癫痫病样。

    我将命尺抵住她的脖子说了句:“认输吧。”

    柳浅浅拼命的点头,因为她不认输,我便可以继续攻击她,就算我不要她的命,那继续用水逆煞符扰乱她的血气,让她气脉受损,最后丧失修为也可以的。

    柳浅浅点了几下头,然后艰难地说了句:“我,我认输。”

    我这才收了命尺。

    这个时候柳非生已经跳上台,本来我还打算用破灵符给柳浅浅解煞的,没想到他竟然抢先步,个指诀点在柳浅浅的额头,柳浅浅身体的抖动瞬间停止了抖动。

    她体内逆乱的血气也开始慢慢地恢复顺畅,她身上的红、紫两色也开始消失。

    这就是大天师吗?

    看来我的这些符箓,在大天师的面前就和玩具样啊。

    这个时候邵怡也是从包厢那边冲了过来,在柳非生给柳浅浅解了煞气后,邵怡也是跳上了台,开始检查我的左臂。

    她捏了我几个穴位后松了口气说:“好在降头并不强,外加宗禹哥哥的气脉宽阔,并未对气脉造成什么损伤,去了降头的邪气就好了。”

    说着,她展开我的左手,然后拿出根针,在我掌心扎了下去,随着滴黑血从我的掌心留出,我的左臂开始慢慢地恢复知觉,那种冰冷的感觉也是慢慢地消失了。

    我也是取下了左臂上的破灵符。

    邵怡看了看柳浅浅那边,然后问了句:“需要我帮忙看看吗?”

    柳浅浅摇了摇头,然后脸苦笑走下了台。

    柳非生则是拿着麦克风,很不情愿地宣布道:“第场比试,宗大朝奉获胜,还有没有人想要挑战的?”

    有人开了头,接下来茶台上的人就积极多了,瞬间好几十个人同时站起来想要上台来,而他们挑战的对象,竟然全部都是我。

    这柳家针对我,也针对的太明显了吧。

    这等于是挑明了要整荣吉,要整我。

    这柳家难道不怕和荣吉的关系彻底破裂吗?

    还是说,柳家的高层已经拿定主意,要和荣吉彻底破裂,进而站在暗三家的那边了?

    我心不由开始乱想。

    就在柳非生笑着甄选挑战我的对象的时候,邵怡把我拉到边小声说:“宗禹哥哥,刚才小狐狸在那边,看到了柳景慧和柳非生对话,读懂了他们的唇语。”

    “柳景慧说让柳非生不要对你出手,否则柳家将亡。”

    “而柳非生则是说柳景慧介女流,只配玩弄权谋,点好胜之心都没有,还让她不要参与接下来柳家要做的所有事儿,柳家已经来了新的军师。”

    果然,柳家高层出了变故。

    而这变故,对我,对荣吉,都极其不利。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