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43章 最强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柳非生听到我的话,眉头皱了皱,然后看向我手的龙泉青瓷瓶。,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则是抬手准备将手的瓷瓶送到他的手里,柳非生却摆了摆手说:“不用了。”

    我笑了笑,然后把龙泉青瓷瓶还给了葛四爷。

    葛四爷在接过瓶子的时候,对着我微笑着点头,好像是对我刚才的表现十分的满意,甚至还有些意外。

    看来我刚才说的东西,有些葛四爷也是不知道的。

    葛四爷收起来了瓶子然后对着柳非生也说了句:“烦请柳家主解宗大朝奉的这门道。”

    柳非生再次皱眉,然后叹了口气说:“论宝这环算我输了,斗瓷手稿这门道,我解不了。”

    听到柳非生认输,台下不由阵惊讶,不少人开始对我刮目相看,当然也有部分对我恶言更甚。

    在我听着台下那些人开始议论的时候,柳非生就拿着话筒对着我说了句:“我答不上来,那就请宗大朝奉将这门道的答案告知大家吧,也让老朽输的明白些。”

    我笑了笑说:“柳家主既然如此好学,那我便讲给你听吧,斗瓷手稿讲述章生所烧瓷器外观,也是青瓷瓶,同样无裂纹。”

    “青瓷瓶光泽更像青玉,而且在青瓷之胎还烧了的隔层青龙腾空,手握青瓷微微旋转,青龙便会浮现在瓶壁上,犹如条真龙般绕着瓶壁腾飞。”

    “同时章生还给章生二说了句话,他烧瓷的色泽、开裂纹等与章生二的不尽相同,是因为他想给章生二留条营生的路,如果他和章生二烧制同款式的龙泉青瓷,那章生二的龙泉窑将会无路可走。”

    “章生,人品,瓷品,皆为上等,章生败了词,输了人,自然是甘愿认输,从此与哥窑再无相争。”

    “斗瓷手稿,我曾经在爷爷的收藏见过,爷爷当年也寻了段时间章生二和章生各自烧制的青瓷,最后爷爷发现,章生在和章生二斗瓷之后,就把自己烧的青龙青瓷给摔了,他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些。”

    “所以爷爷放弃了寻找章生烧纸的青龙瓷,转而去寻找章生二的青瓷,不过他找了段时间没有找到便放弃了。”

    说着我看向葛四爷问道:“不知道葛四爷又是从何寻得的呢?”

    葛四爷笑了笑说:“这东西后来流传到了国外,前些天我的个外国的朋友从他的个朋友家里的旧仓库里找出来的,然后花了些钱卖了下来,转而又卖给了我。”

    “我那个朋友的朋友,他的祖上曾经在魔都租界当过差,应该是那个时候从咱们华夏大地上弄走的。,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点了点说:“怪不得爷爷找不着,原来是到国外去了。”

    听到我的话,柳非生拍了拍手说:“不错,不错,论宝,我输了,心服口服。”

    说着柳非生看了看葛四爷问:“长春兄弟,你还有其他的挑战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请你把擂台让出来吧。”

    说着柳非生看了我眼,看样子,他是有些迫不及待要从我身上扳回城了。

    就在这个时候,会场的门口忽然传来柳家人传话的声音:“宗大天师亲临!”

    此话出,整个会场全部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紧接着又传来句:“荣吉大掌柜,袁天师亲临。”

    在场的人议论声音更大了。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再传来句:“国医圣手邵元培前辈亲临。”

    隔了几秒钟,那人又用极为惊讶的声音传来句:“苦行大天僧,成觉大师亲临。”

    会场再次骚乱了起来。

    “天僧?那不是相当于道门的大天师吗?”

    “佛门修行,依次为僧人,真僧,天僧,其天僧对应天师,大天僧对应大天师。”

    “可是成觉这个名字听着甚为耳生,诸位可曾听过,当今九大天师,没有听说有这位啊?”

    “那我问你,世人皆知有九大天师,可你们知道九大天师都有谁吗?就算是前不久刚刚去世的黄奕徐,黄教授,还是大朝奉的道默哀令让我们知道,之前我们恐怕很少有人知道有那么号大天师吧。”

    “是啊,我发现九大天师,我真的说不全啊。”

    “……”

    茶台上的那些人不认识,可柳非生却是知道的。

    在听到成觉名字的时候,他双目也是露出惊讶的之色,远比听到我父亲名字的时候要惊讶的多。

    而我这边,也是顺着声音往会场的口看了过去,父亲,燕洞,张承志,以及怖逢走在最前面排。

    他身后是袁氶刚、陶连展,以及另外两个我没有见过的人,他们跟在袁氶刚的身边,看样子是荣吉直系的人。

    每个看着都是拥有不寻常手段的高手。

    在之后便是邵元培,以及个穿着破烂浅蓝色僧袍的和尚,他留着雪白长髯,看似年纪很大,可皮肤却紧绷的厉害,完全不是个老人,若不是那雪白长髯,说他三四十岁,恐怕也有人信。

    他的脸上挂着抹笑意,仿若无边花海,冬日暖阳,让人就很舒心。

    而他,应该就是天僧成觉了。

    所有会场的人全部站立,刚才报了名字的人,每个都让他们肃然起敬。

    我父亲,最强大天师。

    袁氶刚,荣吉实际当权者,而荣吉的势力,这江湖无人不知。

    国医圣手邵元培,更是名声在外。

    至于成觉,光是大天僧的称呼,就足以震慑在场众人了。

    他们行人靠近擂台的时候,整个会场也是陷入了极度的安静之,这种感觉,就好像所有人都被冰封了样。

    看着那些人依次出现,我心里也算是踏实了,他们应该都是帮我的吧。

    柳非生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对着入口方向拱手道了句:“柳非生见过各路高人。”

    他的声音异常的平静,甚至还故意加了些高傲,他是在向会场内的所有人宣布,他和进来的那些人是同个层次的,毕竟他也是个大天师。

    父亲对着柳非生拱手笑了笑说:“柳家主好生气派啊,咦,我儿子怎么在擂台上,怎么,这所有人要挑战他吗,你们不用给我面子,使劲挑战他,说句不客气的,我儿子是历代荣吉大朝奉最强的个,你们随便挑战,没事儿。”

    说着,父亲“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我这边则是有些懵?

    我怎么还成了历代最强了?

    父亲怕是说反了,我是历代最弱的吧!

    此时袁氶刚也是补充了句:“没错,宗大朝奉的确是历代最强,不然我也不会甘愿退居二线。”

    这袁氶刚,袁叔叔怎么也这么说。

    此时跟在父亲旁边的张承志也说了句:“我是龙虎山而来,下山的时候,我师兄也跟我说了,宗禹也是已知的荣吉大朝奉,最强的。”

    这龙虎山也跟着凑热闹?

    邵元培笑了笑说:“我也觉得宗禹很强,至少比袁氶刚要强,要不然我也不会让我徒弟跟着陈雨,而不让我徒弟跟着袁氶刚。”

    这邵元培说话有点刻薄。

    不过袁氶刚却不生气,而是无奈摇头笑了笑。

    最后成觉大师也是“阿弥陀佛”了句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宗大朝奉今日,的确将会立于不败之地,无论挑战她的人是谁,哪怕是你,柳家主本人。”

    完了完了,父亲让我高调,可没说让我吹牛啊,这牛皮就要吹破了啊……

    听着各位高人的话,我的额头已经开始浸汗,若不是碍于面子,我早就抄起袖子顿狂擦了。

    这些人,到底是唱的哪出啊?

    柳非生大概也被说的有点懵,他看了看进入会场众人,又往我身边看了看,然后笑道:“恕我眼拙,我着实看不出宗大朝奉有什么过人之处。”

    父亲直接说了句:“那你还真是眼拙的厉害。”

    父亲这话出,茶座上那些柳家人自然不高兴了,个个表现的十分的气愤,可他们却是不敢站出来说话的,因为他们旦开口,就要面对当今世界上的最强大天师。

    柳非生看了看我父亲这边,然后淡淡笑说:“这么说来,就算是我挑战宗大朝奉,也不算欺负宗大朝奉了?”

    父亲摊了摊手说:“请便!”

    柳非生的眼睛眯起来,往我这边看了看,我看的出来他是真的想要挑战我,而且是动了杀心。

    不过很快,柳非生忽然“哈哈”笑对着我父亲又说了句:“我说笑而已,怎么说,我也算是宗禹的前辈,而且我已经是大天师的修为,要是让我挑战个连气脉都没开的人,那我的颜面何存啊?”

    柳非生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他的眉头皱了皱,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这个时候,他跳下台,然后往我父亲等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我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十二点了,正会就要开始了,会儿才是水官解厄的重头戏,这前戏结束了,而我这边是有惊无险。

    我深吸了口气,也是走下了擂台,然后对着父亲那边走了过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