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44章 试降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等我走过去的时候,柳非生已经和我父亲,以及那边的诸多高手寒暄了几句。,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同时邵怡也是早早地跑了过来,然后下贴到了邵元培的旁边。

    邵元培也是亲切地摸了摸她的脑瓜子说:“稳重点,去宗大朝奉身边待着。”

    邵怡这才“哦”了声,乖乖地站到了我身后。

    我走过来后,也是先给我父亲打了个招呼,叫了他声:“爸!”

    他对着我点了点头说:“大会的气氛怎样?”

    我笑着说:“蜀地的江湖人都很热情,都想着和我切磋呢。”

    父亲笑着说:“那你可不能辜负了这份儿热情。”

    和父亲说了几句话,我也开始和众高手打招呼。

    张承志、燕洞、怖逢都和我关系不错,说话的时候自然也就多说了几句。

    等我准备和袁氶刚说话的时候,他就对着我笑了笑说:“好了,咱们叔侄两个就不用说太多客套话了,我只送你句话。”

    说着他慢慢凑到我耳边道了句:“水官解厄。”

    我有点懵。

    可袁氶刚站直了身子,然后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说:“记住这句话。”

    我则是有点无奈,我这天天念叨水官解厄大会,怎么会忘记这句话呢,还是说,这句话有更深的含义呢?

    陶连展也是和我打了下招呼。

    袁氶刚没有介绍他带来那两个人身份的意思,我也不好追问,只能去和邵元培,以及成觉大师打招呼。

    邵元培指了指成觉大师说:“你应该猜出他的身份了吧。”

    我点头。

    成觉大师这个时候对着我“阿弥陀佛”了声说:“前些天麻烦宗大朝奉给我侧个字,老衲在这里要对宗大朝奉说句‘谢谢’。”

    我测出的字,并不是很吉利,现在看到了成觉大师,我就想要看下他的五官面相,可他脸的佛门气息笼罩着,我根本看不透其的相门气色。

    自然也没有办法看出更多的情况来。

    边看,我就对成觉大师说了句:“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成觉对着我笑了笑说:“好了,水官解厄大会的正会就要考试了,我们还是入席吧。”

    此时柳非生也是道了句:“诸位随我入席吧。”

    我们行人全部进了包厢那边,和父亲起来的这批人,全部都是天师以上的实力,自然全部有资格坐进包厢里面,柳非生也是让人添加了些座位。,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好在包厢足够大,添加些座椅,照样不显得拥挤。

    我依然是坐主位,父亲、成觉大师距离我坐的最近,而后才是袁氶刚和邵元培,至于其他人的座次就没有那么讲究了。

    等众人都坐下后,柳非生就走上擂台拿起话筒慢慢地说了句:“蜀地柳家,今天十月十五下元节,水官解厄大会,正式开始,上酒水,焚香烛,祭先祖!”

    柳家的人开始将酒水送到每个客人的面前。

    当然我们包厢这边有专门的人伺候着,不用我们自己倒酒。

    伺候我的人,便是被我打败的茶官,柳浅浅。

    她给我倒酒的时候,我就对着她笑了笑,她赔笑的并不是很自然,大概是因为刚才输给我的缘故。

    茶座上的那些人,都要自己给自己倒酒了。

    而在擂台上,有专门的人给柳非生送去了酒水,那个人端着个托盘,上面放着六杯酒。

    柳非生端起第杯,然后举杯说道:“杯敬先祖!”

    茶座上所有柳家的人,包括蜀地的江湖人齐刷刷地喊道:“杯敬先祖!”

    然后再齐刷刷地将酒撒在地上。

    果然蜀地的江湖还是很以柳家为心的,要动柳家,便是动了整个蜀地的江湖。

    这水官解厄蕴含的危险,远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大,这可不是对付柳家高层,以及暗三家那么简单的事儿。

    搞不好,就是和整个蜀地的江湖为敌。

    我看了看包厢内的众人,除了些柳家的人外,便没有人往地上洒酒,我便也是坐着不动。

    很快我就意识到件事儿,他们不动,并不是他们本身的意思,而是在看我。

    我是荣吉的大朝奉,我动了,他们才会跟着起动。

    这敬先祖的酒,可行。

    所以我就端起桌子上的酒,然后缓缓撒在了地上。

    见我动了,父亲那批人,还有天字列九家的人,以及我的同伴们才跟着我起动了起来。

    等我们这边都撒了酒,柳非生才继续说:“二杯敬水官。”

    水官可敬。

    等着柳浅浅给我倒了酒,我便拿起来将其撒在了地上。

    柳非生缓缓拿起第三杯酒道:“三杯敬江湖。”

    江湖可敬。

    我继续撒酒,柳浅浅则是继续给我倒。

    柳非生继续说:“四杯敬驱邪。”

    “五杯敬除恶。”

    “六杯敬诸位!”

    到了第六杯酒的时候,柳非生将其饮而尽。

    而我这边则是差点手秃噜把酒给倒了。

    幸亏我收的及时。

    等着酒下肚,柳非生就笑了笑说:“我宣布水官解厄大会,开席。”

    很快,就有很多柳家人开始往桌子上给众人上菜。

    菜品很丰盛。

    柳非生没有离开擂台的意思,而是看着周围脸欢悦。

    同时他也往会场入口方向看了几次,好像是等什么人来。

    我第时间想到的,自然是暗三家。

    等着菜开始上的时候,柳非生继续说:“好了,正会开始前,我们先来欣赏段舞蹈吧。”

    说罢,柳非生下台,而擂台上迅速上去群穿着白衣古装的人,那些人有男有女,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个鬼脸的面具。

    他们跳的舞蹈有些像是巫术萨满的动作,大开大和,动作整体十分的粗狂。

    不过这种粗狂又带着种说不出的美感。

    那群人跳了三四分钟,很快又有个穿着身黑衣的人跳上台来。

    这是个女人,头发散落在细腰处,同样带着个鬼面具,她的身材曼妙,动作细腻,和白衣众人大开大和的动作截然不同。

    不过他的细腻又和周围的粗狂完美的融合。

    她的身姿曼妙,扭动身体,总是让人忍不住有多余的遐想。

    而在人们有不好想法的时候,周围大开大和动作又会将人从那种想法给拉出来。

    这诱,警,宛若正邪,阴阳,相互交融,又相互制约。

    这舞蹈编排的甚妙啊。

    看了会儿,我便忍不住说了句:“妙啊。”

    父亲则是笑了笑说:“这段舞蹈,将降头术的形体魅惑和形体解术完美融入,的确是难得见的好舞。”

    边看着舞蹈,我和周围的人喝了几杯酒,桌子上的饭菜也是动了几口。

    等着舞蹈结束后,所有穿着白衣的人全部下了类头,只有穿着黑衣的女人依旧站在台央。

    她胸口微微起伏,像是在调整自己的呼吸。

    她身上每个地方的动作,好像都具有十足的诱惑力。

    这个时候,柳非生拿着话筒上了擂台,他笑了笑,然后缓缓说道:“第个助兴的小节目结束了,接下来呢,按照我们历来水官解厄大会的流程,应该是鉴宝环节了。”

    “不过呢,今年我想要改改,鉴宝的环节先往后靠靠,我们先进行下个环节,降头术的表演。”

    “表演和以往样,需要个人来配合,来配合的人不用担心,如果你了降头术,我会第时间帮你解掉,绝对不会影响你们的气脉,修行,最多让你们身体微恙。”

    “当然,如果能够扛下我们柳家的降头术,不被降头影响,或者能够在十分钟内完成自己解掉降头的,便可以获得我们柳家丰厚的奖励。”

    “而今年的奖励,也是往年的数倍,除了修行的丹药,还有可以对抗天师的罕见蓝阶符箓,更有价值千万的古物件,通过考验的,可以随便挑,挑完为止。”

    说着,柳非生又指了指自己身边黑衣女子说:“这位是接下来要下降头的人,柳家新人,柳陌焓,实力的话,只有真人段。”

    柳非生介绍完后,柳陌焓微微蹲身行了个礼。

    她没有摘下脸上的鬼面具,不过我觉得她应该是个美女。

    至少应该比柳浅浅好看些。

    说着,我看了看柳浅浅。

    柳浅浅则是以为我要向她打听柳陌焓的情况,就对着我笑了笑说:“宗大朝奉,降头师是我们柳家的秘密,我无可奉告。”

    我笑了笑,自然没有追问的意思。

    这个时候柳非生就对着茶座上的众人说:“好了,有没有谁想来试试的。”

    茶座上众人开始交流。

    “今年的降头师比往年好像弱了很多,往年最低也是真人六段,今年却上来个真人段,该不会是柳家放水吧。”

    “我觉得咱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等和别人趟趟雷再说。”

    “别忘了,这环可是关乎到柳家降头术的尊严,你们觉得柳家真会派个普通的真人段降头师来?”

    “的确,这环是降头术的考验,我们不能还手,只能靠着气息来硬抗降头术,所以实力高地并不完全代表降头术的强弱。”

    ……

    听着众人议论,却没有人上前,柳非生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西侧茶座位置忽然跳出个年男人,他对着擂台大喊声:“蜀地,曹兴,愿意试。”

    柳非生笑了笑,然后走下了擂台。

    这个时候父亲就对我说了句:“那个曹兴撑不过分钟,等他下来了,你上。”

    我……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