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45章 低估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我上?

    我心惊愕,脸上却是眯着眼对着父亲尬笑道:“行吧。,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东方韵娣也是往我这边看了看,然后缓缓起身走到我父亲旁边俯身道:“师父,您不让我们东方家其他的高人来,其他天字列九家的家主却都来了,我们东方家是不是有些冒失了。”

    父亲回头对着东方韵娣笑了笑说:“东方丫头,你就别胡思乱想了,你们东方家的几大高手已经被我调遣去执行其他的任务了。”

    东方韵娣微微有些惊疑,不过很快恢复平静,然后缓缓退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此时茶座上的曹兴已经慢慢地走上了擂台,他看了看柳陌焓那边拍自己的胸腹说:“放马过来吧。”

    柳陌焓微微拱手弯身道了句:“柳家,柳陌焓请教了。”

    说罢,她双臂微微张开,阵威风吹过,她腰间的裙带就慢慢地飘了起来。

    而我这边也是运了些气到自己的眼睛上,算是用相术的手段开了法眼,不过我的全身气脉毕竟还没有连通,所以这种开眼只能看到些简单的术法气息,以及低等级的阴邪之物。

    随着柳陌焓的裙带飘舞,我就看到条黑气化成的长蛇沿着她的裙带爬了出来,然后飞快对着曹兴爬了过去。

    曹兴不能还手,只能运气防御,层透明的道气在他的面前凝聚成道气体屏障。

    本来我以为他的道气能够挡会儿,毕竟这个曹兴也有着真人四段的修为,可没想到,在柳陌焓的黑气大蛇接触到那气体屏障的瞬间,那层屏障也是迅速变黑了,然后“嘭”的声化为另条黑蛇,两条黑色同时对着曹兴的两个肩膀咬了下去。

    曹兴“啊”的痛苦叫了两声,双手垂,然后“扑通”声跪在了地上,整个人变得好似霜打的茄子。

    曹兴挣扎了会儿,好像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就艰难地说了句:“我输了。”

    柳陌焓没有动手去解那降头,而是原地站着不动,直到柳非生走上擂台,掌拍在曹兴的头顶,随着阵黑气从曹兴的身上散去,曹兴身上的降头术才被解掉。

    此时的曹兴脸色苍白,走路都颤颤悠悠的,虽然气脉没有受损,可身上的气息消耗却十分的巨大,整个人的气脉好像瞬间被抽空了是的。

    父亲这个时候对着我说了句:“柳家黑蛇降,切抵御降头的道气都会快速被同化为降头术的同根煞气,很是厉害,据说柳家能用此降头只有柳非生个,这个柳陌焓应该是第二个,只可惜她是女娃子的身子,否则应该会被当成柳家的家主来培养。”

    我对着父亲点了点头。,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个时候包厢内,以及周围的茶座上都喧闹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议论柳陌焓这个天才少女。

    我往柳辛柏那边看了看,他对着我摇了摇头,显然他也不知道柳陌焓的存在。

    我往东方韵娣那边看了看,她就说了句:“柳家内卫,从出生就被藏起来培养,据说被选内卫的人,几乎生都要与家人别分,内卫不得婚配,注定孤寡生。”

    “当然也有极少的内卫会得到以真面目示人的机会,这个柳陌焓既然被公布了名字,多半是要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了,她将会离开内卫。”

    柳家内卫?

    我正在惊讶的时候,东方韵娣又说了句:“以往的水官解厄大会,是不会有内卫出现的,这次有内卫出现,恐怕另有玄机,宗大朝奉,你要小心些了。”

    我点头“嗯”了声。

    东方韵娣的这番话自然也是引起了众多天字列家族家主的注意,不少人开始交头接耳。

    蒋庭那边看了看我这边,又看了看东方韵娣,眼神对东方韵娣投来了些许的敌意。

    而柳非生那边,在曹兴走下擂台后就大声宣布:“可惜曹道友没有能够获得奖励,接下来还有没有人来试试的?”

    父亲对着我使了个眼色,我很不情愿地站起身。

    柳非生直注意着我这边的情况,见我站起来,立刻对着话筒大声道:“宗大朝奉,你这是要试试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迈步向擂台那边走去。

    我往父亲那边看了看,他没有丝毫的担心,反而是脸的期待。

    这是什么情况,到底是什么给了我父亲如此自信。

    其实不光是我父亲,张承志、怖逢、燕洞、袁氶刚,邵元培,以及成觉大师都是脸的笑意,他们好像都看好我。

    在我走过成觉大师身边的时候,他对着我“阿弥陀佛”了声,他看我的眼神竟然带着丝的敬意。

    这就让我更加的疑惑了。

    成觉大师可是大天僧啊。

    不过很快我又觉察到,成觉大师的敬意好像并不是对着我,而是对着我身上的某样东西。

    我回头看了看插在背包侧面口袋里的命尺,难不成是对着它?

    我心没有答案。

    等我走上擂台的时候,柳非生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看着我说:“宗大朝奉,能来赐教我们柳家的降头术,我们刘家真是三生有幸,还希望宗大朝奉手下留情,不要让我们柳家输的太惨,否则我们的面子可是挂不住的。”

    我听的出来,柳非生这是说的反话,他觉得丢人的那个肯定是我。

    我对着柳非生道了句:“胜败乃兵家常事,柳家主不必太在意。”

    我这话就说的更明显了,柳家输定了。

    至于我的自信,并不是来自我自己,而是我父亲那些人,他们对我盲目的信任,让我自己都觉得不装逼,都对不起他们的信任了。

    听了我的话,柳非生“哼”了句说:“那便请吧!”

    说罢,柳非生走下了擂台。

    柳陌焓看了看我,然后拱手说了句:“柳家,柳陌焓,恳请宗大朝奉赐教。”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而是微微向后退了小步,然后缓缓抽出了命尺,同时又抽了几张破灵符,分别贴在自己的胸口、肩膀,以及双膝上。

    柳陌焓和对付曹兴的时候样,直接张开双臂,条黑气大蛇就从他的裙带飘出来,然后对着我的肩膀咬了过来。

    我将命尺挡在身前,就在那黑蛇快要碰到我的命尺的时候,黑蛇忽然猛的下停了下来。

    柳陌焓原地愣了下,张开的双臂直接抖了下,然后略带惊讶说:“是你!”

    我则是脸的困惑:“什么是我?我们认识吗?你去过冀地的省城?还是说我们是大学同学?”

    “我记得我大学的时候,有不少蜀地的美女同学。”

    柳陌焓则是“哼”了声说:“宗大朝奉,如果我赢了你,你可以把从我们柳家内卫取走的东西还回来吗?”

    我从内卫取过东西?

    难不成是那个树根?

    我试探性地问了句。

    柳陌焓就说:“宗大朝奉,明人不做暗事,如果是您,请你不要装糊涂了。”

    我说:“你说的什么,我完全不懂你的意思,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柳陌焓就道:“就在前几天,我们会场这边出现仙迹的时候,有人趁乱从我们内卫手里抢走了样宝贝,那宝贝是我们内卫之瑰宝,丢不得。”

    “我当时和那个人交过手,我记得他的气息,而那个人的气息,我在你身上找到了。”

    我身上?

    我笑着说:“柳姑娘,你怕是误会了吧,仙迹出现的时候,我应该正和柳家主起在成都的茶会上,怎么可能分身来这里呢?”

    就在柳陌焓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柳非生却忍不住催促道:“陌焓,那个人你也只是捕捉到了道残影而已,以宗大朝奉的修为,是绝对不会施展出那样的身法,你认错人了,赶快施展降头术,让宗大朝奉领教下。”

    柳陌焓这才催动黑气大蛇继续向我袭来。

    那黑气大蛇绕过我命尺,就对着我右侧的肩膀咬了过去。

    我命尺准备往侧面打去的时候,我右臂上的破灵符率先“轰”的声烧了起来,道火焰也是对着黑气大蛇扑了过去。

    “轰!”

    黑气大蛇瞬间被挡住,不过它没有被打散,而是被打的愣在了原地。

    我趁机用命尺再打了下。

    “嘭!”

    这下,那黑气大蛇直接给散掉了。

    柳陌焓下愣住了,她没想到,我的符箓竟然能够化解她的“黑蛇降”。

    而我这边也是有点意外。

    我开始慢慢意识到,自己的符箓术好像有点厉害。

    我也渐渐明白,我所画的这些符箓,全部来自《术法天录》,龙虎山赠书与我的时候,曾经告诉过我,我若是能够画出所有《术法天录》上的符箓,那我便是真仙的水准。

    仅靠画符成仙,这天下只有《术法天录》家。

    我直低估了自己的实力。

    当然,我心里也清楚,父亲等人说我现在是大会上最强的,肯定不是指我的符箓术,而是另有所指。

    我的符箓术虽然厉害,可若被人近了身,那我也只是个普通人。

    就在我心里胡思乱想这些的时候,柳非生那边大声说了句:“还没到十分钟,陌焓,别愣着,继续下降头。”

    我这边则是有点兴奋了,说不定继续防御下去,我就能够发现父亲那些人看重我的原因了。

    我直觉也是告诉我,答案就要被揭开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