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48章 八棱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我这边还在寻思柳家下任军师是谁的时候,袁四飞已经不客气地离开了自己的茶座,然后往包厢这边走了过来,柳天成也是命令自己旁边的手下,搬来了新的桌椅,在他的旁边又加了桌,虽然显得有些拥挤,但是非常的靠前,比陶家的位置都靠前。,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见状,陶方鹤再次重重地“哼”了声。

    接下来柳非生又在擂台上对着周围问了句,还有没有继续上台挑战的,周围议论的声音很是嘈杂,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前挑战了。

    柳非生又问了几遍,然后便宣布试降的环节结束了。

    紧接着他又说:“好了,接下来本应该是鉴宝和拍卖的环节,可我看大家今天的兴致好像都不在这些上面,所以我准备把这两个环节直接放在最后,我们接下来便直接进入自由挑战的时间。”

    说罢,茶座上就传来了阵欢呼的声音,不少柳家的人,以及柳家的门生都露出了迫不及待的表情。

    柳非生淡淡笑,然后退下了擂台。

    柳陌焓紧跟在柳非生的身后,在走下擂台的时候,她往我这边看了几眼,眼神里充满了怪异。

    而我则是微微笑了下。

    柳陌焓的柳眉轻挑,眉头轻轻皱了下,看样子她是误会了,她可能以为我在嘲讽她。

    就在我和柳陌焓对视的时候,茶座上缓缓站起了个四十多岁的年男人,他穿着身金黄色的道袍,道冠也是崭新的,身后还背着把长剑,般只有做科仪法事的时候,修道者才会这么穿,寻常的时候,很少有修道者会穿的如此招摇。

    而且这么穿很像是江湖骗子。

    那人站起来后,就大声道了句:“山野小道,董言五挑战荣吉御四家,诡家传人!”

    当他说到“荣吉”二字的时候,我心里就想着骂人了,可在听到他说完后面的话,我就有些惊讶地看向了夏薇至那边。

    夏薇至也是有些吃惊,他大概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大会上挑战他。

    茶座上不少人,也是往我们这边投来了看热闹的眼神。

    李成二对着夏薇至笑了笑说:“老夏,看来你还挺出名啊。”

    夏薇至笑了笑,然后缓缓站起身,然后把身边的箱子和背包拽起来,背在身后,然后言不发地走向了擂台。

    董言五这个时候已经三下五除二跳下茶座,然后几步又跳上了擂台,样子很是轻盈,看样子的确有两下子,虽然他穿的像骗子,可并不是个骗子。

    相比董言五,夏薇至这边却是慢吞吞的,他背着箱子,每步走的很重,上台阶的时候,步子甚至有些蹒跚,不过我却发现,他每上级台阶,周身的气息就重几分。

    等他迈步上了擂台之后,他周身的气息也是升到了极致,他背的箱子也好像变得更重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往李成二那边看了看,正要询问他对这场比试的看法,他就直接开口说了句:“宗老板,你不用担心,夏薇至段真人,和我现在的水准是样的,挑战他的那个董言五是九段真人,虽然高了段,但是不碍事,夏薇至能赢。”

    李成二说的很自信。

    柳天成那边却是“呵呵”笑说:“不亏是御四家的人,自信心就是强。”

    此时袁四飞也慢悠悠地走到了包厢这边,他先对着柳天成行了个礼,然后也是随着柳天成说了句:“御四家天生眼高,瞧不起我们这些世俗修者也是正常的。”

    柳天成道:“那倒是。”

    这袁四飞,明着说御四家,却在含沙射影针对我们整个荣吉。

    往大的说,他是在离间荣吉和天字列、地字列家族的关系。

    说我们荣吉瞧不起其他的家族。

    这个袁四飞,这才刚投效柳家就开始帮着柳家针对我们荣吉了。

    我的眉头微微皱了下。

    父亲那边并不关心荣吉的这些事儿,他看着擂台说了句:“诡家的这个小子不错,的确能赢。”

    听到父亲的话,柳天成就不敢反驳了。

    袁四飞也没说什么,径直坐到了柳天成的旁边。

    陶方鹤那边紧紧攥着手的茶杯,他再用点力,那茶杯就要被他攥碎了。

    其他天字列家族的人,都只是看热闹,没人言语。

    再看擂台那边,夏薇至上台后,就对着董言五拱了拱手说:“先生怎么想起来挑战我了,我们诡家这些年几乎是隐匿在江湖,并没有什么机会展露在众人的视线里,有很多人甚至把我们诡家都忘记了,得亏董先生还记得。”

    董言五“哼”了声说:“小子,十年前的事儿,你是忘的干二净了吗?”

    夏薇至托着下巴思索了会儿说:“十年前我和家师的确游历过蜀地,可我的记忆里,并未有董先生出现过的痕迹啊,可听你的话,咱们之间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董言五直接拔出后背的长剑道:“深仇大恨?哈哈,你果然是忘记了,我师父是天海真人,他被你们害死的时候,正好九段真人,要破天师之瓶颈,要不是你们突然出现,他已经是天师了。”

    夏薇至拍脑门说:“天海真人,你原来是那个死变态的徒弟!”

    不等董言五说话,夏薇至就笑道:“你师父那是咎由自取,他渡他的天师劫,本来也没什么,可他好死不活地诱拐了几个孩子挡劫,这就是他的不对了,没想到你还有脸跳出来给他报仇,我想起来了,你当年还不是真人的修为吧,这段时间,你竟然能够精进到真人九段,你是不是也用你师父的法子,你手下枉死了多少孩童的性命?”

    这个董言五用道气掩盖自己面门的相门气色,我并未觉察到这些,可听夏薇至说完后,我就忍不住想要仔细观察他的面相。

    董言五刚要出口狡辩,夏薇至又接着道了句:“像你这样的人既然出现在水官解厄大会的现场,莫不成柳家和你是伙的?”

    夏薇至这是将了柳非生军。

    柳非生则是道了句:“若是董先生真的做了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儿,那我柳家绝对不会包庇他,只要你能拿出证据来。”

    董言五也是道:“你和你师父样,都是血口喷人。”

    夏薇至并不着急,而是笑了笑说:“证据啊,等我赢了你,将你遮住面相的道气给散了,让宗大朝奉给你相相面,切就真相大白了。”

    董言五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挥剑刺来,同时嘴里说了句:“那就试试。”

    面对董言五刺来的剑,夏薇至并不惊慌,他原地站着不动,众人都以为他要放弃抵抗了,可就在董言五长剑距离他米左右的时候,夏薇至忽然左脚微微向前迈了步,然后身体侧,他用背后的箱子挡下了董言五刺来的剑。

    “当!”

    董言五这剑刺在夏薇至身后的箱子上,犹如刺在了块钢铁之上,瞬间火化四溅,那长剑也是“呼”的声弯出个弧度来。

    眼看那长剑再刺下去就会折断,董言五回身抽剑,往后退了几步。

    夏薇至则是把身体摆正,然后看着董言五说了句:“道气马马虎虎,看样子对付你,不用出全力了。”

    段真人打九段真人,夏薇至还不想出全力?

    董言五“哼”了声道:“会儿别死在我的剑下。”

    夏薇至缓缓笑了笑,然后双手在胸前搓了搓说:“诡术,棱镜。”

    瞬间,周围的水汽飞快开始凝结,整个擂台就变得雾蒙蒙的片,不过这大雾只持续了五六秒就散掉了。

    在大雾散了之后,我们发现,在擂台上竖立了很多由水汽凝结成了寒冰棱镜子。

    那些镜子,每面都呈现出了夏薇至的影子,可奇怪的是,董言五却不会在镜子成像。

    至于夏薇至,我仔细看了看,却已经找不到他人了。

    什么情况,夏薇至跑到了镜子里面了吗?

    这诡术有点不符常理啊。

    此时李成二就对着我笑了笑说:“宗大朝奉,老夏并没有钻到镜子里面,他是利用镜子、奇门遁术和些诡异的光学原理,把自己藏了起来,他现在正在棱镜的迷宫隐藏着,准备随时偷袭董言五呢。”

    我点了点头。

    我们这些周围的观众都看不到夏薇至,更别说台上的董言五了。

    此时的董言五并不惊慌,而是挥着长剑,将面前的面棱镜给打碎了。

    “咣!”

    随着有些碎冰落地,董言五的身后却是多出了面镜子来。

    董言五发现了身后的异常,就回身剑对着身后的镜子斩了过去。

    可惜他这剑直接穿过了镜子,他身后的镜子并不是实体,而是虚幻出来的。

    这棱镜的术法,还有幻术的成分。

    能将如此多复杂的术数融合在起,这应该就是诡家的手段吧,很多常规手段放在起组合,那便是不合常规的诡术了吧。

    董言五剑斩空,就说了句:“装神弄鬼,这就是你们诡家吗,正面和我对剑的勇气都没有吗?”

    说话的时候,董言五又回过神,看向了被自己斩碎的镜子处。

    这董言五是想要引夏薇至出声,然后利用声音来辨别夏薇至的方位。

    就在这个时候,董言五身后的那块虚无的镜子竟然缓缓走出了个人,他缓缓抬手,然后个手刀直接劈在了董言五的后脖子上。

    董言五整个人愣了下,然后眼镜闭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夏薇至赢了,这也太轻松了吧。

    我也下意识说了句:“这董言五也太菜了吧。”

    李成二却摇摇头说:“宗老板,你说错了,老夏看似只用了个手刀,可你却忽略了他在使用手刀前使用的所有术法,控气引水,凝水成冰,布置盾阵,奇门,创造幻术,移动身法,这所有的切都是前招。”

    “夏薇至的消耗很大。”

    李成二话音刚落下,我就发现夏薇至手挥,他的术法散掉了,台上的棱镜消失,而距离他不远处的棱镜则是化为团水,直接“哗”的声掉在了擂台上。

    而其他的棱镜则是直接消失。

    我瞬间明白了,除了董言五刚才打碎的那个外,只有刚才散掉的那个棱镜是真的,其他全部都是通过奇门之术幻化出来的。

    都是虚假的。

    此时夏薇至也是说了句:“这个董言五有两把刷子,竟然上来就找到了个真的棱镜,若是另个真的被他找到了,我这阵法就破了。”

    果然,董言五这次只输了夏薇至步。

    此时夏薇至对着我这边道了句:“宗老板,请你过来给董言五看看面相,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沾着孩童的性命。”

    我点头起身,然后往擂台那边走了过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