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53章 罡风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在担心张承志的时候,父亲又对我说了句:“小禹,你不用担心张承志,他在龙虎山都是排的上号的,不会输。,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听父亲这么说,我就点了点头。

    东方韵娣对着我笑了笑说:“宗大朝奉,那个段鹤实力应该是三段天师,在初段的行列,至于张承志,应该在四段或者五段天师,他的实力我有点看不准。”

    父亲那边则是笑了笑说:“别说你,我也看不准,他这个人比较特殊,初段和段天师的水平线全部是片模糊,仿若他的修行根本没有什么段到六段,只要他迈过模糊的阶段,就是大天师。”

    “不过我可以肯定,他到了大天师,那段数就清楚了。”

    我点了点头说:“他的气脉是很特殊,不过比起我的,还是算普通的,我这气脉要么不通,只要通,我就成仙了。”

    说完,我很是无奈地“呵呵”笑了两声。

    父亲则是安慰我说:“你的气脉虽然越来越难通,不过你好在有左右手的圣免和修罗,它们不用你的气脉畅通才能觉醒,等它们觉醒,你依旧可以相当的蛮横,加上你的符箓术,到时候肯定也有大成,虽然没有修行的段做衡量,但是你依旧不是普通人。”

    我“嗯”了声说:“希望如此吧。”

    我和父亲说话的时候,段鹤已经从自己身上又抽出了两支千刃。

    他的左手和右手各支,两支千刃好像螺旋桨样,在他的掌心迅速的旋转了起来。

    同时还有“呼呼”的声音传开。

    张承志并没有施展法器的意思,而是缓缓将左脚往前挪了步,身体微微下蹲了下,同时左手慢慢伸出,做了个工夫亮相的动作。

    “出手吧,这都快要入冬了,你弄俩电风扇,是想要吹死我吗?”张承志看着段鹤淡淡笑道。

    我是没想到,这个张承志,还挺幽默的。

    段鹤也不生气,“呵呵”笑说:“张天师,接招吧。”

    说罢,他直接将左手的千刃对着张承志甩了出去,那千刃是旋转着飞过来的。

    张承志左手飞快捏了个指诀,然后放到嘴边说了句:“天道无常,无量为罡,急急如律令——罡风!”

    说罢,他对着左手的指诀猛吹口气,瞬间道强劲的风刀“呼”的声对着段鹤的千刃撞了过去。

    “当!”

    风刀和千刃碰撞,竟然传来了金属对碰的声音,甚至还有火花飞溅开来。,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千刃也是瞬间弹了过去,段鹤这个时候已经将右手的千刃抛出,同时左手将弹回的千刃接到手里,然后身体也是微微下倾做了个前冲的动作。

    张承志这个时候对着指诀又吹口气,又是道罡风吹出。

    段鹤的第二支千刃仍旧被弹了回去。

    我不禁感叹道:“靠着两口气击退了千刃,张承志前辈果然厉害。”

    父亲说:“准确的说,那不是气,而是罡风,术法罡风。”

    段鹤接回右手的千刃,然后整个人对着张承志这边冲了过来。

    张承志原地不动,这次他不是用嘴吹气了,而是甩指诀,道罡风犹如匕首般对着段鹤飞刺而去。

    段鹤身体微微闪躲,躲过罡风,那罡风直接“当”的声,在段鹤身后的地面上画出道深深的痕迹来。

    段鹤闪过那道罡风,也是飞快来到了张承志的面前,他这次没有抛出千刃,而是握着千刃对着张承志的胸口猛刺过去。

    张承志左手变指诀为爪,把抓住了段鹤刺来千刃的手腕。

    接着张承志的右手也是飞快打出记手刀,段鹤飞快抬手,用另支手的千刃挡下了张承志的攻击。

    两个人的动作很快,也十分的流畅,让人看着不禁心潮澎湃起来。

    就在段鹤挡下张承志手刀的时候,他双手的千刃同时飞出,第支直接飞到张承志的身后,对着张承志的后脑勺刺来,另支飞到侧面,对着张承志的腰间刺去。

    可就在两支千刃要碰到张承志的瞬间,两道罡风忽然从张承志的后脑勺和侧腰生出,“当当”两声弹开了千刃。

    张承志这边也是飞快抬脚,对着段鹤的腰间踹去。

    段鹤反应也是很快,猛的抬手甩开了张承志,同时飞快向后急退两步躲开张承志的击,同时双手伸出,那两只被弹飞的千刃旋转着,带着“呼呼”的声音就又飞回到了他的双手。

    张承志也是慢慢站好,然后淡淡笑说:“段家千刃,果然了得。”

    段鹤皱了皱眉头说:“龙虎山的罡风才是厉害。”

    此时我也反应了过来,张承志后脑勺和侧腰出现的罡风,并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他之前打出的三道罡风的两道,那些罡风弹飞了千刃后,就会自动回到张承志的周身随着他体外的气息旋转。

    形成个外气的循环,也叫外周天。

    他只要运用外周天的气脉来控制那两道罡风就可以了。

    当然,他的周身,还有第三道的罡风,刚才段鹤退的及时,若是退的稍晚点,那的就不是张承志单纯的脚了,而是道强悍的罡风。

    段鹤也是意识到了这切,又深深吸口气说:“好险,好险!”

    我这边也是跟着点头,父亲好像也意识到我看出了其的玄机,对着我欣慰的点头。

    此时擂台下暗三家的老怪物凑在起,在密谋着什么。

    不过他们这次说话都是捂着嘴,弓泽狐看不到他们的嘴唇动弹,自然也就读不出他们说的什么了。

    那几个老怪物,对擂台上发生的事情,好像根本不在乎。

    看着他们密谋,我就说了句:“大家都小心点。”

    而此时,原本包厢里面柳家的人,已经全部撤了出去。

    只剩下,我们这边的人了。

    至于外面茶座上,很多柳家的人,以及坚定站在柳家派系的人,也是纷纷走下了茶座,聚集在了擂台的周围。

    其就包括柳辛柏和卢橙橙。

    至于柳云,没有选择继续挑战柳非生,而是站在擂台的个角落里,仔细看着段鹤和张承志交手。

    他时不时往柳非生那边瞅几眼,他虽然没有动手,双目的杀气却是越来越多。

    说不定什么时候,柳云就会冲出去找站在擂台另个角落的柳非生去拼命了。

    包括整个水官解厄的会场也是样,现在大家都在慌忙地战队,说不定下个就是混战了。

    那些人忙着站队的时候,李成二、弓泽狐、邵怡和夏薇至已经退守到了我的身边。

    混战还没有开始,他们已经开始保护我了。

    我说:“现在还不用离我这么近。”

    李成二就说:“你懂什么,这叫专业。”

    我笑了笑也没有反驳。

    再看擂台上,战斗还在继续,张承志和段鹤拉开之后,因为段鹤没有再贸然出击,张承志就笑着说:“怎么,你的攻击回合结束了吗,那该我了。”

    说罢,张承志急走了几步,然后拳对着段鹤面门砸去。

    他这拳,自然也是带着罡风的,不过并不是新的罡风,而是之前他打出三道罡风的道。

    段鹤抬手,用支千刃去挡。

    “当!”

    接着张承志又飞身脚。

    段鹤再用千刃去挡,自然是撞在了张承志那脚的罡风上。

    这罡风也是原来用过的。

    我这个时候就开始怀疑,难不成张承志的罡风最多只有三道吗?

    又或者说,他只能控制三道罡风?

    那三道罡风犹如三条气体形态的大鱼,围绕在张承志外周天的气脉缓缓运转,看起来格外的绚烂。

    随着三条大鱼在外周天的气脉运转,还有阵阵鲸音缓缓传出。

    有那么瞬间,我仿佛置身万米深海。

    种说不出的深邃和静寂,让我忍不住身体抖。

    这是张承志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威势。

    再看张承志和段鹤,已经开始快速的过招,顷刻间,两个人对碰了已经数十次。

    “当当……”

    又是两次碰撞后,两个人快速分开,张承志明显占据了上风,而段鹤则是有些狼狈,他的额头全是汗珠子,衣服的脖领,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

    见状,我缓缓松了口气,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张承志获胜,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就在松了口气的瞬间,擂台下面,那几个暗三家的老怪物忽然不议论了,而是各自坐正,同时看望擂台上。

    接着其两个人缓缓起身,然后对着包厢这边走了过来。

    不等我这边有动作,父亲旁边的燕洞和怖逢全部站了起来,然后往包厢的入口处走去,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把那两个老怪物拦在包厢的外面。

    见状我心里也是变得紧张了起来。

    颗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

    我虽然有些紧张,不过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如果不是父亲的阻拦,我恐怕早就冲到擂台上和段鹤拼命去了。

    走过来的两个暗三家的老怪物,个留着白胡子,个脸上刮的干干净净的,没有半点的胡渣。

    不过他们身上的煞气都很重,看样子,每个人身上沾的人命都不少。

    而且那些人命,多为枉死的无辜。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