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54章 暴武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看着两个戾气冲天的暗三家老怪物走过来,我的下意识屏住呼吸,可过了会儿,我又觉得憋的慌,便长长舒了口气。,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父亲在旁边对我说:“小禹平静心态,不要被敌人身上的威势给唬住了。”

    我点头“嗯”了声。

    此时那两个老怪物已经来到了包厢的门口,燕洞和怖逢两个人挡在门口,身上也是散发出了丝毫不输给暗三家两个老怪物的气势。

    其个暗三家的怪物对着两个人拱了拱手说:“我们有话要对宗大朝奉说。”

    我直接说了句:“我耳朵不背,你就在那边说吧。”

    我是不可能给这两个家伙近身机会的。

    说话的那个老怪物继续道:“在下庄盐亭,庄家的二当家,旁边这位是师家的二当家,名师长兴,我们这次来,是想要和宗大朝奉谈判的。”

    谈判?

    我皱了皱问:“谈什么?”

    庄盐亭笑道:“自然是平分荣吉之事,我知道,荣吉心心念念间全部都是天下苍生,宗大朝奉也不喜欢蜀地的江湖掀起场腥风血雨吧,如果宗大朝奉同意,柳家顺利脱离荣吉,加入我们暗三家,我们可以放在坐的各位离开!”

    “蜀地江湖,多年来,只是挂了荣吉的名字,可荣吉的影响力早就衰减的厉害,荣吉对蜀地江湖的话语权,也是名存实亡,所以放弃蜀地,对你们荣吉没有任何的坏处,你只要同意蜀地脱离了荣吉,让我们暗三家顺利返回华夏大地,就可以少流很多的血,少死很多的人。”

    我“哼”了声说:“为了不死人,就要让出蜀地江湖,你这是把我当成二傻子了吗?你们暗三家当年叛离荣吉,也是灰溜溜地被赶出了国,国内的江湖地盘,概不存,柳家想要脱离荣吉,也可以,这蜀地的江湖地盘,也要重新划分下了,毕竟这蜀地的江湖,是柳家以荣吉天字列九家的身份在领导的,没有了这重的身份,就没有现在的柳家。”

    师长兴这个时候“呵呵”笑道:“如此说来,宗大朝奉是不同意了。”

    我抬手对他们做了个请离开的手势说:“请!”

    师长兴这个时候拳头就攥了起来,周身的气息也是迅速流转了起来,他的脸刮的很干净,看不到丝毫的胡渣,可脸的青筋,特别是额头上的,却是十分的明显。

    那些青筋在他攥住拳头,流转气息后,就变得更加的明显,好像下秒就会爆裂,喷射出鲜血似的。

    而我隐隐觉得,师长兴的这表现,和他修行的有关。,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就在这个时候,师长兴忽然猛挥拳,对着他面前的燕洞打了过去。

    燕洞早有准备,左手轻飘飘地抬起,然后“嘭”的下挡住师长兴的拳头,燕洞的手往后退了几公分,然后缓缓停下,师长兴这拳好像是打在海绵上。

    再看燕洞,脚下踢了出去,脚对着师长兴的腹部踢了过去。

    师长兴同样抬脚去挡。

    “嘭!”

    两个人这才各退了两三步。

    燕洞笑了笑说:“师家暴武果然蛮横。”

    师长兴有些诧异地看着燕洞说了句:“你是邵元培的第几个徒弟?”

    燕洞说:“排行第二,燕洞!”

    师长兴点了点头说:“你师父也是厉害,医术高超,这国术也能叫得上号,你刚才这两手,是混元太极的招式吧,我师家暴武,以爆裂强悍的体术修行入道,你能用体术和我抗衡,倒是让我高看了你眼。”

    燕洞道:“过奖了。”

    此时旁边的庄盐亭拉住还要出手的师长兴说:“师兄弟,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我们只是过来传话的,现在话已经带到了,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要是开打的话,你会儿有的是机会和这位燕洞小辈较量。”

    师长兴这才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开始返回。

    庄盐亭也是笑了笑跟了上去。

    怖逢和燕洞也没有跟上去的意思。

    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师父就对我说:“庄盐亭,身上纹着蛇,狼,代表他是双侍魂的强者。”

    “至于那个师长兴,更是个狠角色,早年修炼体魄,想要把阳具也练到金刚不入,结果把自己给练废了,好在他把自己练废之前,已经有个儿子了,不然他怕是要绝后。”

    我诧异道:“他练的该不会是辟邪剑谱或者葵花宝典什么的吧?”

    父亲笑着说:“那是里虚构出来的,师长兴只是单纯的锻炼自己的体魄,然后给练坏了。”

    我也是笑道:“反正他是个太监就对了,我说他怎么不长胡子。”

    我这么说的时候,师长兴就回头死死瞪了我眼。

    庄盐亭拉住师长兴说了句:“会儿有的是机会让你出去,等盟主下令吧。”

    庄盐亭说的盟主,应该就是擂台下面那个住着拐杖,身体佝偻老者吧。

    师长兴则是“哼”了声说:“也不知道盟主在等什么。”

    庄盐亭说:“等变数!”

    师长兴看了看我,然后又转头看了看擂台那边,便拂袖而去了。

    我也是松了口气,幸好师长兴没有冲上来。

    再看擂台那边,胜负形式已经十分的明显了,段鹤的千刃已经被张承志的罡风彻底压制住了。

    两道犹如大鱼样的罡风拖住段鹤,剩下道罡风则偷袭段鹤,给段鹤制造麻烦,虽然段鹤每次都能勉强化解,可身上衣服,已经有多处被罡气划破,他的右肩位置更是露出了道血痕。

    段鹤受伤了。

    此时张承志就对着段鹤说了句:“怎么还不认输吗?”

    段鹤闷哼声,没有回话,而是继续坚持。

    张承志摇头说:“再打下去,你就要废了。”

    段鹤这才说道:“废了我?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从头到尾,你只用了三道罡风,也就是说,你能驾驭的罡风的上限,就是三,我虽然应对的有些勉强,可距离败,还差的远。”

    说着段鹤“啊”的怒吼声,飞快甩出两道千刃。

    张承志这边的两道罡风也是撞了过去。

    “当!当!”

    与此同时,张承志整个人已经冲了过去,第三道罡风挂在他的拳头上,对着段鹤的面门砸了过去。

    段鹤猛吸口气,然后将周身的气脉也是集在拳头上,对着张承志的拳头撞击了过去。

    “轰!”

    声闷响,段鹤靠着自己天师修为浑厚的内气外放挡下了张承志的第三道罡风。

    可就在这个时候,段鹤的身体“嘭”的下倒飞出去,他的身体向后躬,嘴里“噗”的吐了口鲜血,看样子,段鹤好像的胸口好像被击了。

    可是张承志并没有明显的攻击动作啊。

    就在段鹤“嘭”的落地的瞬间,张承志说了句:“你太自负了,谁说我只有三道罡风的。”

    此时我定睛眼,就发现在段鹤胸口微微凹陷下去的位置,有团淡蓝色的大鱼气团。

    在我发现那蓝色大鱼的时候,张承志缓缓说了句:“现在在你胸口的,就是我的第四道的罡风,蓝默。”

    “对了,我前三道罡风的名字叫无非。”

    “还有,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止四道罡风哦。”

    段鹤惊诧地看着张承志,嘴里又是“噗”的吐了口血,他说不出个字来。

    此时柳非生就站出来说了句:“罡风和外周天的气脉混元天成,这等天人合的神通,也就只有你们龙虎山有了吧。”

    张承志看了看柳非生说:“柳家主这个时候出来说话,是不是想要阻止我废掉段鹤呢?”

    柳非生刚准备说什么,躺在地上的段鹤就说道:“柳家主,我段鹤不用你给我讲情……”

    段鹤这话还没有说完整,又是口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来。

    他的内气已经彻底混乱了,现在的他基本等同于个废人了。

    此时我站起来看着张承志说了句:“张前辈,段鹤的命,留给我,我要亲手杀了他。”

    张承志看了看我这边说:“宗大朝奉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听你的吧。”

    说罢,他看向段鹤说:“你应该谢谢宗大朝奉,让你可以多活段时间。”

    段鹤“哼”了声,没有再说话。

    他不敢再胡乱说话了,因为他现在说话需要的每口气都会影响到他的内息运转。

    张承志准备走下擂台的时候,台下之前怂恿段鹤迎战的个老者就说了句:“等等,张天师。”

    张承志看着那个人道:“段赢?怎么你也要和我打?”

    不等被张承志称为段赢的人开口,那拄着拐杖的佝偻老者就道了句:“段赢,坐下,输就输了。段鹤是晚辈,输给张天师,不丢人。”

    段赢这才坐下。

    张承志笑了笑走下了擂台,然后往我们包厢这边径直走来。

    再看擂台上,就剩下柳云和柳非生二人了。

    柳云也是说了句:“柳非生,接下来该我们了吧。”

    柳非生看了看柳云说:“你简直是找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