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55章 医刀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听到柳非生的话,柳云“呵呵”笑说:“生死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今天能把这切公之于众,我就算死,又有何惧?”

    “不过在我死之前,我可以看到整个蜀地柳家江湖的崩塌,等我真的死了,到了那边,看到了云嫣,我也会告诉她,她的仇,我报了!”

    柳非生还是不肯承认自己所做的切,甩了下袖子,对着柳云道:“派胡言!”

    同时道煞气对着柳云撞了过去。,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柳云抬袖子,同样道煞气射了出去。

    “嘭!”

    两道煞气相撞,股劲风形成,然后对着柳云吹去,柳云直接在擂台上被吹了个跄踉。

    面对大天师,柳云的实力还是差的太远了,他挑战柳非生,恐怕撑不过盏茶吧。

    我看了看父亲那边,父亲则是对着燕洞使了个眼色。

    燕洞立刻站起身看着擂台上说了句:“礼尚往来,刚才暗三家挑战了我们的人,那接下来,也有我们的人来挑战下暗三家的高手吧,燕洞不才,斗胆请暗三家六位长老的位,来应战。”

    柳云这个时候,也往我父亲这边看了看,父亲对着柳云摇了摇头,柳云这才没有说什么。

    柳非生这个时候明显也不想动手,所以也没有说什么。

    他也在等待个时机,而在那个时机出现之前,他和暗三家的那个盟主样,都在保存实力。

    换句话说,柳非生和暗三家也在彼此算计,他们并不是真的条心。

    柳非生和暗三家在等所谓的时机,父亲这边没有大动作,看样子似乎也是等那个时机。

    看来会儿,这会场上还有大事儿发生啊。

    再看擂台下面,刚才输了比试,蹒跚走回去暗三家营地的段鹤被两个段家的手下迅速搀扶了起来。

    被称为段赢的老者就对段鹤说了句:“输给龙叔,不丢人,你不用如此垂头丧气的。”

    段鹤这才点了点头。

    而已经返回的庄盐亭对着拄拐杖的老者拱了拱手说:“盟主,他们那边叫阵了,是应,还是不应呢,如果应,谁上?”

    拄着拐杖的老者往燕洞那边看了看,然后转头扫量了自己这边圈说:“除了师家,谁都可以?”

    已经跃跃欲试的师长兴忍不住反问:“盟主,这是为何?”

    拄拐杖的老者说:“燕洞是国术的把好手,你虽然能赢他,可要废不少的力气,不值得。,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师长兴听罢,也没有说什么。

    看样子,他很听那个“盟主”的话。

    燕洞见对面没有人应战,就看了看擂台上的柳非生说:“我燕洞自学成之后,还没有和大天师实打实地打过架,不知道柳家主可否满足我这个小小的心愿呢?”

    燕洞要挑战柳非生?

    暗三家的几个老怪物彼此笑了笑,没有人上前阻止。

    柳非生这边应战不是,毕竟他要保存实力。

    不应战也不是,这关乎到柳家的威望和脸面。

    就在柳非生进退两难的时候,柳天成站连起来说:“父亲,我来吧,燕洞虽然是国医圣手邵元培前辈的二徒弟,可他的地位比起蜀地江湖之主的您来,还是差了点,直接挑战你,也有点不够格了。”

    燕洞副不挑不拣地样子说:“谁都行。”

    说罢,他才开始走出包厢。

    我看了看父亲,父亲脸的自信。

    燕洞在经过邵元培旁边的时候,对着邵元培拱手道了句:“师父!”

    邵元培点了点头说:“小心点,别大意了。”

    燕洞“嗯”了声道:“我会的,师父。”

    柳天成距离擂台近,已经提前跳上了擂台。

    燕洞也不着急,依旧信步走着,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柳非生这次没有继续站在擂台上,而是直接下了擂台,去往了暗三家的那边。

    柳云站在擂台上,有些不想走。

    父亲看着柳云说了句:“你先回来了,会儿该你上的时候,你再上。”

    柳云看着走下擂台的柳非生有些不甘,不过又没有什么办法。

    这个时候,我也清楚了件事儿,父亲允许柳云上台,并不是允许柳云挑战柳非生,而是要让柳云说出他背后的切,给柳家高层形象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虽然仍旧有些人还支持柳家,可对柳家高层的为人,多多少少会有些动摇的。

    父亲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柳云走下擂台后,就有十几个柳家的人围了上去,他们想要将柳云抓起来,毕竟柳云是他们柳家的“叛徒”。

    这个时候燕洞也已经走了过去,他猛走几步,拨开围着柳云的柳家人说了句:“你们要动柳云,问过你们家主了吗?”

    柳非生自然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

    柳非生心里清楚,如果这个时候对柳云动手,那荣吉和柳家的混战就会提前开始,这样的话,柳家就没有办法保存实力,应对接下来的“变故”了。

    所以柳非生看了几眼燕洞和柳云那边的情况,就说道:“别拦他,他跑不了,会儿我亲手了结了他。”

    听到柳非生这么说,那些围着柳云的刘家人才让开。

    燕洞对着柳云也是说道:“先等等吧,你想死,也不差这会儿。”

    柳云没吭声,径直向我们这边走来。

    燕洞则是继续往擂台上走。

    我忍不住问父亲:“他们在等的变故,又或者说是时机,到底是什么?”

    父亲指了指天空说:“仙迹,几天前的仙迹只是个征兆,如果不出意外,今天还有场仙迹,会儿谁掌控了仙迹的走向,谁就是今天最大的赢家。”

    我诧异道:“真的有真仙出现吗?”

    父亲摇头说:“只是仙迹出现而已,真仙出不出现,那就两说了,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们是见不到真仙的。”

    听父亲说完,我和御四家的同伴都有些惊讶。

    反倒是天字列九家,包括东方韵娣,都不是很吃惊,显然这切他们全部知道的。

    而我则是看了看大天僧成觉那边,他的目的不是暗三家,不是柳家,该不会也是这仙迹吧。

    成觉这个时候也发现了我在看他,就对着我“阿弥陀佛”声说:“我对仙迹并不感兴趣。”

    不是冲着暗三家来的,也不是柳家,现在对仙迹也不感兴趣,这成觉大师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呢?

    我对着成觉大师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目光重新聚焦在擂台那边。

    因为此时,燕洞已经走上了擂台,他和柳天成对面而立,两个人相互拱手,言不发。

    接着两个人同时冲向对方。

    燕洞击推手先至,柳天成没有太近身,而是将道煞气打出直接对着燕洞的推手而去。

    燕洞动作舒缓,可却天衣无缝,团气息在他的双掌萦绕,黑气撞在他的双掌上,无法向前,而是“嘭”的声散掉了。

    这个时候柳天成才近身,拳打在燕洞的双掌上。

    “嘭!”

    又是声闷响,两个人分开段距离。

    此时父亲就说了句:“燕洞三段天师,柳天成三段天师,两个人实力不相上下,胜负层面,五五开。”

    这么说的时候,父亲依旧很镇定,隔了几秒他笑着说了句:“不过呢,燕洞会赢。”

    这个不过来的有些唐突。

    我问父亲为什么这么说。

    父亲就说:“接着看,你就知道了。”

    燕洞退后几步,然后缓缓从腰间的口袋里摸出把短刀来。

    这短刀和邵怡的剔魂刀长短不相上下,不过形状有点不样,他的这把刀更像是把手术刀,不像邵怡的那边,虽然是医用,不过却像是剔骨刀。

    在燕洞拿出那把刀后,柳天成也是稍微后退了步,然后看了看台下。

    台下立刻有人扔上把长剑给他。

    接过长剑,柳天成就说道:“今天,就让我领略下燕先生手的医刀吧。”

    此时我隐约觉得,燕洞手里的医刀和邵怡的剔魂刀有些关联了。

    我看向父亲,父亲就说:“国医圣手,邵元培邵前辈,他在担任御四家医家代表期间,收集了十三把绝世医刀,后来他收了十三个徒弟,将合适的医刀传给了他的十三徒弟,小十三邵怡手的剔魂刀,便是其把。”

    “而燕洞手里的,也是如此,小十三的那把,如果我没记错,应该叫剔魂刀,而燕洞手里的叫剥魄刀,谐音,剥皮刀。”

    我点了点头问:“十三把医刀有排名吗?”

    不等父亲说话,邵元培就说道:“没有排名,不过每把刀都有自己的秉性,只有性格相符的医者才能发挥医刀的完全实力。”

    我问邵元培:“邵前辈,您善用哪把刀。”

    邵元培笑着说:“全部。”

    我不由大惊,他和所有刀的性格都相符吗?

    那他岂不是个十三重性格大变态。

    剔骨刀,剥皮刀,这些名字想想也是够变态的。

    再看会台上,握着医刀“剥魄”的燕洞仿若变了个人似的,股刚毅从他的背影里透露出来,身上的气息也是变得更强了。

    医刀也要大显神威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