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59章 灵宝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庄盐亭、师长兴两个人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后,赶紧停下,庄盐亭双拳紧攥,狼,蛇两处纹身就变得更加通红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嗤嗤嗤……”

    他身上不断地有白气从体内满溢出来,那些气息迅速把他包裹了起来,让他整个人在白气团若隐若现。

    师长兴胳膊和额头上的青筋暴涨,身体外面也是布满了层薄薄的犹如蝉翼般的气息。

    那些气息沿着他的体表迅速流动,犹如水流,又如光幕。

    段赢这个时候四把千刃漂浮在他的周身,两把在前,两把在后,四支千刃各有条隐秘的线连接在段赢的心口位置。

    不过段赢却没有停下后退,而是比庄盐亭、师长兴多退后了几米。

    父亲这个时候笑了笑说:“你们终于开始认真了,不然杀了你们也是无趣。”

    父亲身体的气息依旧没有明显的增强,我也看不到父亲外周天的气息运转。

    不过结合父亲刚才的表现,我倒是并不是很担心。

    在他们没有开打之前,我看了看擂台下面的情况。

    柳非生紧紧盯着擂台上,副迫不及待的表现,他期盼着父亲和暗三家两败俱伤。

    不对,从他的眼神看,他更希望我父亲输的多点。

    再看暗三家剩下的那三个老怪物,他们也是紧紧注视着擂台上的情况,没有人言语。

    倒是周围那些暗三家的手下,个个吵闹的厉害,他们要么给自己家族的老怪物加油,要么对我父亲进行谩骂。

    至于柳家那些人,虽然已经经历了几次战斗,可大部分都处于晃神阶段,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大部分都没有想到,柳家有天真的反了。

    虽然有所晃神,可那些柳家的人,还是坚定站在柳家这边的。

    在看柳家人情况的时候,我就发现柳辛柏、卢橙橙的旁边多出个人来,正是被柳非生罢免了军师位置的柳景慧。

    她趁着人不注意和柳辛柏、卢橙橙说了几句话,然后卢橙橙就转身往她父亲卢正东那边去了。

    柳辛柏则是缓缓低头,然后退出了人群,趁着人群不注意,往会场内部走去了。

    至于柳景慧则是站在柳辛柏和卢橙橙站立的位置,继续看擂台上的情况。

    我看了看弓泽狐,问他有没有注意到柳景慧那边的情况,他就摇了摇头说:“没,我只顾着看擂台上了……”

    弓泽狐显得有些愧疚。,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说:“看不到也没事儿,无关紧要。”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我心里还是好奇柳景慧和两个人到底说了什么。

    同时我也意识到件事儿,柳景慧多半是真的站在柳辛柏这方的。

    之前她不方便表明,现在她已经不用顾忌那么多了。

    再看擂台上的形势,更是风云变幻。

    最先发生异样的,是庄盐亭的身侧,他周身白色的气体忽然“嘭”的声炸开,接着两只黑漆漆的影子就蹿流出来,径直对着父亲撞了过去。

    父亲右手微微举起,然后往前挥,两道白色的气息就从他的指缝蹿了出去,那两道气瞬间变成两只长矛,接着就听父亲缓缓说了句:“道术——法天矛——急急如律令——去!”

    看着两根长矛径直刺过来,刚冲出去的黑影,瞬间停住,然后左右闪避。

    接着两只长矛“嗖嗖”划过,直接刺在庄盐亭左右两侧的地面上。

    “轰!轰!”

    随时乱飞,同时地面上也是多出两个坑来。

    黑影速度慢下来的瞬间,父亲也没有在原地站着,而是“呼”的下冲了出去,他的左右两手张开,径直对着蛇,狼两个黑影抓了过去。

    那动作就好像猛虎,雄狮在捕食猎物样。

    两个黑影完全没有战之力,掉头就要跑。

    此时师长兴挥拳冲了上来,他的速度比起刚才已经快了很多,配合着他周身那犹如蝉翼样的外周天气息,他整个人好像起飞了样,拳风迅猛而有力。

    父亲也是赶紧停下,挥拳去挡。

    “嘭嘭嘭……”

    只是瞬间,父亲就和师长兴对了十多拳。

    父亲的力量直看不出深浅,可我却能看到,父亲的每次攻击打在师长兴的周身的蝉翼气息上,都会激起层层的波纹。

    再看段赢那边,此时也是抬手,四支千刃从侧面绕到父亲的身后,然后对着父亲的后心刺了下去。

    这个时候,父亲忽然伸手猛出,招国术的“缠”字诀,直接将师长兴的手臂给缠了起来。

    师长兴双臂和父亲的双臂缠绕在起形成推手,瞬间师长兴速度排不上了用场,只能和父亲角力。

    就在父亲完成“缠”字诀的瞬间,父亲脚下也是有了动作,他缓缓迈腿去攻师长兴的下盘,师长兴也是抬腿躲闪,父亲趁机前进步逼着师长兴变换方位。

    这换,父亲变到了师长兴的位置,而师长兴被父亲的身法逼的来到了父亲站立的位置。

    “当当当当!”

    四支千刃全部攻在了师长兴周身的蝉翼气息上。

    若不是段赢做了收手的动作,师长兴恐怕是要耗费些外周天气息的。

    碰撞的瞬间,师长兴对着段赢那边喊了句:“你看清楚了再打。”

    段赢则是无奈说了句:“宗子明的身份太过诡异,那‘换’字诀用的出神入化,我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师长兴也知道段赢不是故意打自己的,也没有再深追责任,而是猛然发力,调动周身蝉翼的气息,逼退了父亲。

    不过父亲只是松手原地不动,师长兴则是后退了五六米。

    后退的师长兴稳住身体后,赶紧又做了个功夫亮相的动作。

    此时袁氶刚就说了句:“论国术,你父亲的天路十六字诀,敢说第二,当今时间上就没有人敢说第,师家暴武和你父亲比国术,简直是班门弄斧。”

    “还有你父亲刚才用的法天矛,也是道术的上乘术法,法天者,顺应天变,以天理为基础,些魂念,皆为下等。”

    “庄盐亭的侍魂术,也不过是螳臂挡车而已。”

    我这边则是疑惑地说了句:“没想到我父亲竟然这么强,道术,国术,都有这么高的造诣。”

    袁氶刚则是继续说:“你父亲会的可远不止这些,你父亲他虽然不会天字列众家族的神通,可却掌握克制每家神通的术法,你父亲也是被称为荣吉克星。”

    我不由钦佩地看向父亲那边。

    父亲看着庄盐亭、师长兴和段赢三个人,淡淡笑说:“算你们运气好!”

    运气好?

    说罢,父亲就转身不理他们,而是静止看向了天空。

    众人也是跟着父亲的抬头看向天空,只见天空的颜色缓缓黯淡下来,西面更是缓缓飘来了片紫色的云彩。

    那紫色的云彩镶着金边,有阳光从紫色的云彩边儿射出,照在会场里,让会场瞬间变成了片紫金色。

    这是仙迹!?

    看着天空的变化,柳非生,以及暗三家那边的人也是全部兴奋起来,坐在擂台下桌子边的三个暗三家的老怪物,全部“呼”的声站了起来。

    我这边也是迟疑地说了句:“真的有真仙吗?”

    袁氶刚说了句:“地府的众多职位都还在,真仙肯定是存在的,只是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和这个世界打交道了,就连地府也基本和仙界彻底断了联系。”

    “至于原因,没人说得清。”

    “不过此次仙迹,会不会有真仙出现,那就不定了,大概率是没有真仙降世的。”

    我又问:“那仙迹从何而来?”

    袁氶刚摇头。

    显然这切他也不知道。

    我忽然想起之前柳家内卫柳陌焓曾经对我怀疑,她怀疑我偷走了他们内卫的某样东西。

    而她怀疑我的原因,是我身上有真仙的气息。

    也就是说,拿走他们内卫东西的“人”,身上有仙气。

    该不会上次仙迹到来的时候,真的有真仙……

    我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天空的紫色云彩就变得更加的浓稠了。

    柳非生,暗三家的那些老怪物,个个盯着头顶,面露贪婪。

    我则是问袁氶刚:“我们要如何获得仙迹,收了那些云彩吗?”

    袁氶刚就说:“自然不是,这次仙迹来的强烈,应该会有灵宝降世。”

    灵宝?

    袁氶刚给我解释说:“我们寻常人用的叫武器,能和法术结合的才叫法器,而法器之上便是灵宝,这世间灵宝总共不超过十件,而且很少在世人面前露面。”

    我也是再次抬头注视天空,想要看着什么时候灵宝从天空掉下来。

    袁氶刚则是继续对我说:“这法器也好,灵宝也罢,都分九等,等最低,九等最高,你手的命尺,便是九等法器,距离灵宝只差步之遥。”

    我笑了笑说:“我们荣吉大朝奉用的才是九等法器,连灵宝都不是吗?”

    袁氶刚说:“被客家徐坤赢走的长眠棺,便是灵宝,我们荣吉的灵宝。”

    我不由“啊”了声。

    就在这个时候,浓稠的紫色云彩已经把阳光给彻底遮住了,整个会场陷入了片灰暗的紫色之……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