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5.抓包后的惩罚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柳荫呆愣了半晌,不知说什么才好,卫钰轩看眼前这个眼睛滴溜溜转的女人,忽然没了耐心,一下子捏起了她的下巴:“柳荫,你最好乖乖的,否则的话,别怪朕对你不客气!”柳荫下巴被捏得生疼,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眼里泛出了些许泪花儿。

    见此情景,卫钰轩不知为何,心底升起一丝异样的感情,但还是放出狠话:“别妄想着那些奇门歪道,朕永远都不可能再爱你。”

    柳荫不在意的笑笑:“臣妾从未有那个念想,说到妄想的,还是皇上。”

    “那你为何屡次加害婉婉?”卫钰轩很是不满,这个女人,实在是鬼话连篇。

    柳荫讽刺的看他一眼:“前事还是臣妾不懂事,如今臣妾懂事了,自然会离皇上远远的,再也不会相信什么爱情。”卫钰轩闻言,本应是不屑的,可看到柳荫眼底深处的淡漠,他忽然感觉有些恐慌,怕她真的死心,可怎么会是这样,他明明不爱她了,又怎么会生出这么奇怪的想法来?

    他有些慌乱的甩开了柳荫,看到柳荫本来白嫩的皮肤上,在下巴上落下微红的痕迹,心里更是不舒服了。

    为了甩开这种不舒服,他头也不回的离开,还不忘丢下一句:“将皇后禁足一个月,在冷宫好生反省。”人已离开,可这句话,在风里久久飘散着,敲打着心房。

    春雨迎了上来,眼圈红红的,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娘娘,都是奴婢不好……”柳荫看着门外渐要暗下去的天空:“与你无关。”春雨踌躇着,还想要再说些什么.whhryl.,柳荫阻止了:.xgchotel.“去给本宫找点吃的来,本宫饿急了。”果不其然,闻言,春雨急忙跑出去寻吃食去了。

    趁着旁边没人,柳荫试着召唤自己的玉笛,在现代,玉笛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不知有没有跟着自己穿越。

    过了一会,柳荫的手上仍是空空的,她叹了口气,想要放弃的瞬间,手心一热,紧接着,就横空出现了一支玉笛,还在她的手心亲昵的蹭了蹭,柳荫放下心来,这支玉笛是她以血契牵来的,要是遗忘在现代,还真是舍不得,还好也跟着自己来了。

    天色已晚,苏眉也从步摇里跳了出来,从一缕青烟化作人形:“小美人,今日一游,收获颇多,只是那小皇帝该怎么办?”柳荫看她一眼:“由他去吧。”苏眉掩唇:“这可不好,既是在宫里,就该好好争一争,为自己谋些好地位。”

    柳荫反对:“何必为了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他的心不在我这。不管我怎么争取,他的心都不只属于我一个人,那我又何必强求。”苏眉理解了她的意思:“你倒是看得透彻,不过小美人,既然是在宫里,就不该渴望那纯美的爱情了。这是我们妃子的命运。”

    柳荫的眼睛黯淡下来:“我并未爱上他,所以我在计划出去的办法。我已经在着手进行了。”

    “我能看出来,你的身躯里装的是另外的灵魂,若是有空,不放多给我讲讲你以前的事。”苏眉打量着这个看起来仍稚嫩的小姑娘,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柳荫一笑,也不多说话,呆呆的望着门外。

    又是月深人静之时,整个皇宫都已经陷入了沉睡,除了一些不时走动的侍卫,和落尘阁外漂浮着的女子。

    苏眉飞到半空,见天上明月皎洁,开始吐纳气息,将明月上围绕着的气力吸入自己的体内,自从知道她不会再陷入轮回后,她便开始练起了鬼修。许久之后,她吐出一口浊气,正想离开,却望见明月之下,那个女子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像是等了很久的样子。她心里一暖:“还不睡?”

    “习惯了。”柳荫坐在椅子上,好不惬意:“你不去转生了?”

    苏眉飘到她的身边,也装模作样的坐在一把椅子上:“开始时被人下了咒,后来想通了,发现做人还没有做鬼快活,索性放弃了。”柳荫对她宽慰的一笑:“是啊,若是我死了,也不去转生,生前捉鬼,死后就去渡鬼。”

    苏眉满脸赞扬:“那我等着你,我们一起,说不定还能当个同伴。”

    柳荫点点头,死后渡鬼,既是柳家的规矩,也是她的愿望,捉了那么多鬼以后,她发现,人心不古,比鬼魂要可怕得多。

    “那几个暗卫怎么办?”苏眉瞥见窝藏着的暗卫,面有烦意。

    “既然他想盯着我,那便让他们盯着吧,我到要看看他还能有几分耐性。”

    两个人在一起坐着谈天,若是去掉一人一鬼的诡异,这场景还是蛮温馨的,甚至有些养眼,毕竟两人都是一貌倾城的主儿。

    只是两人都未察觉,屋顶之上,还有一人掩藏了气息,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时至夜晚,苏.jxpx.眉并未隐藏身形,因此那人把鬼魂形态的苏眉也看见了,嘴边不经意一勾:“原来我的皇后还有这么一个秘密……”

    月光打在他的龙袍上,好不讽刺。有谁能知,皇上半夜失眠,跑过来监视打入冷宫的皇后,却看到了一人一鬼聊天的情景。

    不知过了多久,苏眉感觉到不对劲,猛的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看见,柳荫问道:“怎么了?”

    “总感觉,有人盯着我们,却什么都没有,也许是我想多了。”

    柳荫点点头,凭借苏眉的夜视能力,不可能有人能躲过她的眼睛,兴许真的是最近太紧张了。

    夜色之中,一时竟寂静无声,突然,一声声惨叫划破苍穹:“救命啊——有鬼啊——啊!”

    皇宫一下子热闹起来,传来了脚步声,破门声,一个个宫殿燃起了灯盏,黑乎乎的皇宫又一次亮堂起来。

    苏眉化成青烟,钻入柳荫头上的步摇里,柳荫快步走入阁内,看见熟睡的春雨,不由得笑了笑,也躺在床上,却没有丝毫睡意。她无奈的翻了个身,老本行脱不了啊!

    卫钰轩看完了完整的过程,才翻身离开,运着轻功往另一边奔去,他的皇后,看样子不简单啊……

    此时,他并不知道,对她毫无波澜的感情,竟出了些许裂痕,他只是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排斥这种现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