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6.湖里有鬼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卫钰轩来到迎翠宫时,宫女们已经慌得手忙脚乱。那个被吓坏了的贤妃已经昏了过去,宫女们也吓得不轻,一个个哆嗦着。说起贤妃,也是个有手段的,入宫才两年,就从一个小小的答应升上了四妃之一的位子,但这升职免不了死人铺路,她本来不信,这几日心神不定,才念了几天的佛,结果今晚就出了事。

    贤妃身旁的一等宫女红儿哭丧着脸:“今晚娘娘睡不着,说要去外面走走,谁知路过一个湖,远远的看见湖上有什么东西,娘娘好奇心重,说要去看看什么东西掉进了湖里,结果……”回想起那之后的情景,红儿的脸再一次变得煞白,嘴唇也哆哆嗦嗦的:“结果那东西就往上飘,飘起来,才发现那是个人……不不不,是个鬼!”

    卫钰轩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什么,许久之后,他撇了一眼昏迷着的贤妃,仿佛漠不关心的样子:“将贤妃移至偏殿,好生照顾。”

    “是。”宫女们互相看看,眼里满是无奈,自从有了那个宁贵妃后,皇上就再也不关注贤妃娘娘了.zyxwhhryl.ta.,连平日里对她们如此温和的皇后娘娘都被打入冷宫了。可是惋惜又有何用,一切都只能由这个薄情的皇上决定,而不是她们几个小小的宫女能影响到的。

    卫钰轩回到自己的寝宫,躺在床上,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一闭上眼,就全都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的样子,闭上眼,就能看到她被自己捏住下巴,看到她坐在院里与一个女鬼说笑,看到她眼底的淡漠,总而言之,闭上眼睛,看到的,全是她。卫钰轩烦躁的转过身,放任自己胡思乱想,不知等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要——”卫钰轩猛的起身,满头大汗的醒来,伸手一握,不只是头上,连他的手心里,身上,全都是汗,眼角也有些水珠,不知是汗,还是泪。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他面对着柳荫,两人都是笑着,柳荫看他的眼神里,有爱意,有希冀,还有隐隐的悲伤,却也是笑着,笑着笑着,他伸出手,拔出身后的剑,柳荫并未闪躲,只是定定的看着他,而他,颤抖着,一剑刺入她的心脏。目光所及,都是红色,是她的血,他只感觉心里传来一阵阵刺痛,痛不欲生。

    他不解的摇头,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怪诞的梦,自己喜欢的是婉婉,只不过杀了一个无关的女人,怎么就会那么痛苦呢?一定是他想多了,看来自己最近对婉婉关注太少,还是要多去看看婉婉,今晚就去。

    柳荫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睁开眼就看到春雨在睁着一双大眼睛,满眼都是好奇宝宝。她摸摸脸:“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春雨呵呵笑着,心里却是有点心虚,刚刚她在想,娘娘是被猪神附体了吗,怎么现在还睡不醒!这些要是被娘娘知道了,她可就不要活了……

    柳荫也不介意,让春雨给自己换上衣服,这古代的衣服实在难穿,她到现在还没学会。换了一身简单一点的衣服,春雨又为她挽上发髻,最后在发间插上了那支步摇。此时的柳荫,不施粉黛,倒是有了别样的风情。

    想起昨晚的惨叫,柳荫问着:“昨晚上可发生了什么事?”春雨仔细想了一想:“没有什么事,倒是奴婢梦到大鸡腿了。”想起鸡腿的香气,春雨吞咽了一下口水,好久没吃大鸡腿了,也不知道大鸡腿儿怎么样了……

    柳荫看着这个跳脱得和个孩子一样的春雨,眼里有些宠溺:“过一段时日,让你吃个够!”

    春雨眼睛亮闪闪的:“那奴婢就多干活,多攒钱。”

    “本宫还养得起你!”柳荫瞪她一眼,多没志气,眼光要往前看!

    正说着,从外面走来一个年纪不大的太监,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昨儿夜里贤妃声称遇见鬼了,皇上有令,让皇后娘娘去迎翠宫调查真相,将功赎罪。”

    柳荫领了旨,从袖中掏出一块银裸子来:“有劳公公了,本宫在这冷宫里没什么好东西,这点银子,公公拿去喝茶吧。”

    小太监收下银子,面上看去不动声色,可心里已经雀跃起来,自己在宫里还没过几天呢,竟然就得到了这么多的赏赐,连冷宫里的这位娘娘都能给他。想到这里,他又提醒了一件事:“那女鬼是在湖里露面的,现如今她的尸骨已被打捞上来了,像是过世的幻嫔娘娘。”

    柳荫点点头,目送他离开,春雨这才打抱不平起来:“让娘娘去那闹鬼的地方,实在是折煞了娘娘,明摆着就是欺负娘娘嘛。”

    “倒也不错,到时候领你去涨涨见识。”柳荫满是期待,不停的噉瑟着。春雨不知她在高兴什么,也只得作罢,认命的收拾着东西,其实也没多少东西,迎翠宫里的东西总比这冷宫里的物件好多了。

    到了下午,柳荫和春雨就来到迎翠宫住下了,贤妃还未从惊吓中反应过来xgchotel.,一双眼无神,显得呆呆愣愣的,见到柳荫,也只是行了个礼,并未再说什么客套话,由红儿领着出去了。在她离开门口时,对红儿说了一句:“她回来了,她回来找我报仇来了,怎么办?”不知红儿嘟嘟囔囔说了什么,柳荫只听到了这一句,眼眸深邃起来,看来,这里面,还有些许故事……

    “春雨,你可知这幻嫔是什么人?”当初只从春雨那了解了个大概情况,还有好多事是她不知道的。

    春雨正在为柳荫斟上一盏茶,听到这句话,疑惑的抬头看了柳荫一眼,但还是细心解释说:“说起幻嫔娘娘,在前些时日也是出名了一阵子。”轰动一时的事情,娘娘怎么偏生忘记了?

    “当初贤妃娘娘怀过一个龙胎,只是胎像不稳,需要悉心照料着,幻嫔娘娘那段时日刚得了宠,也怀了一胎,有些目中无人,两人住得最近,自然是与贤妃娘娘生了些嫌隙,只是那天去贤妃娘娘那儿坐了片刻,两人又吵了起来,也不知怎么了,幻嫔推了贤妃娘娘一把,贤妃娘娘那胎就掉了。”

    “然后她就投湖死了?”

    “倒也不是,据说啊,幻嫔娘娘是被鬼魂迷了心窍,大半夜的,自己呆愣着就走到湖里去了,还是迎翠宫里的宫女看到的。”

    柳荫疑惑起来,这件事,处处与那贤妃有关,为何无人怀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