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7.真相大白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你怎么没带你的小丫鬟?”苏眉眼里含笑,她看着柳荫把一张昏睡符贴在春雨.jxpx.的头上,蹑手蹑脚的,像个小偷。

    “怕吓着她。”是啊,谁能不怕呢?要是让别人发现这些,说不定就把自己当成妖女给烧了。

    苏眉也没有揭穿柳荫心里那点小心思,对宫女好一点也是不错的,干什么还得藏着掖着不承认呢?她飘到湖面上,轻嗅一下,立马皱起眉头:“怨气很大,是个厉鬼。”

    柳荫点头,她也感受到了那股怨气,特别浓郁。

    正想着,从湖中飘上来一团乌黑的东西,从湖中心慢慢向四周扩散,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团团头发在生长。渐渐的,那团头发从湖中飘起,缓缓的向上空升起,不消一会儿,就有一个湿淋淋的女鬼升了上来。

    柳荫皱眉,这个女鬼身上有一股烂泥味道,实在是难闻:“你就是幻嫔?”

    “是我没错,”幻嫔嘿嘿的笑出声来:“没想到这宫里还有人记得我。”

    苏眉冷哼了一声:“出来吓人,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也就贤妃那种废物能被你吓到。”幻嫔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低下头去:“你也不是什么高人,堂堂女鬼,竟和一个人类认了主,真是有损我们鬼界的尊严。”

    “这还轮不到你多嘴。”苏眉气急,隐隐的有黑气窜出,她真想立马杀了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嫔。她认主,和这小小的嫔妃有什么关系,用得着说得这么直接吗,难怪在宫里活不长!

    柳荫看着两人隐隐有打起来的趋势,索性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坐了下来,衔了跟草,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幻嫔让自己的头发在空气中快速生长,缠绕到苏眉眼前,苏眉轻巧的躲过,顺势扯住了那把头发,稍一用力,就给拉了下来,还隐约粘上了些许皮肉。

    一旁看戏的柳荫:咝——看着就疼。

    幻嫔气急,用更多的头发去缠苏眉,苏眉感到一阵恶寒,显摆她头发多的吗?想着,.zyxta.就从手心燃起一把鬼火迎了上去,幻嫔想要躲闪,可已经来不及了,不消一会儿,头发就被烧了个精光。幻嫔心疼极了,长啸一声,弯起阴森透骨的白爪向苏眉飘去。柳荫掏了掏被尖叫吓到的耳朵,拿出一张符,冲着幻嫔扔过去,幻嫔虽是冲着苏眉过去的,可也分出神来照看周围,看到那张符,自然是不屑的笑了一声:“雕虫小技。”

    她本以为自己能轻易躲过去,可柳荫的符又哪是那么容易被躲过的,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在空中飞了一圈,径直冲向了幻嫔的秃脑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张符成了精,当然,如果能排除掉柳荫指引那张符运动的手指的话。幻嫔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酥麻酥麻的,就像是被人定住了一般,不得动弹。她狠狠地盯着柳荫:“你使阴招,真是卑鄙!”

    柳荫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只要结果是好的就成,你管我过程卑不卑鄙。”这可是师父教给她的,不然自己怎么能手到擒来!

    苏眉看她一眼:“怎么不直接灭了她?”

    “留着有用,我还要问她话呢。”柳荫站起身来,走到幻嫔面前,幻嫔突然就感觉到了一阵威压。

    “你为何要对贤妃下手?”

    “她杀了我,还掩盖了真相,我为何不能找她报仇?”

    “什么真相?”

    “当初她怀的那胎本就胎像不稳,太医说九成留不住,就算我不推她,那孩子也留不住,更何况还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抓住我的手自己摔倒在地上的。当初宫里的人都以为我被水鬼迷了心智,可分明就是她半夜里派人把我带到那里,然后把我推下去的,我不知自己身边出了奸细,也不知她能把这件事做得那么仔细,扭曲真相,可我腹中的孩儿是无辜的,他还没见过这个世界,怎么就……”说到这里,她呜呜的哭了起来,声音凄惨,穿透了人的耳膜,连流出的泪,都是血泪。

    哭了一会儿,她才继续恨恨的说道:“我要报仇,为我腹中还未出生的孩儿报仇,我要杀了她们这些凶手!”

    柳荫察觉到了不对劲:“那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报仇?”

    “前些年她在这里埋了许多法器,我出不来,直到这几天,法器的力量居然削弱了,我这才能跑出来。”

    柳荫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问出了自己最疑惑的那件事:“当初贤妃做了掩饰,为什么这么拙劣的谎言还会有人相信?”

    幻嫔想了想:“太医说,贤妃身子彻底废了,再不可能怀胎,没人相信她会为了一个位分比自己低的妃子,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柳荫点头,毕竟这龙种还是更重要一些的,可贤妃和幻嫔又有什么仇什么怨,能让贤妃做到如此地步呢?她没再问下去,又是一夜未睡,她快要累瘫了:“回去吧,正事要紧!”

    “什么正事?”苏眉问着,还不忘紧紧抓住幻嫔的魂体。

    柳荫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着:“睡觉!”接着回头看了幻嫔一眼:“你的冤屈,我给你找回来。”

    幻嫔张了张嘴,想要说出来,但最后还是放弃了。那件事,不说也罢。

    第二日,宫里传出来几件大事。

    其一,皇后娘娘查案,查出贤妃蓄意谋害幻嫔,把小产一事嫁祸于幻嫔,并将其推入湖中致死。

    其二,皇上在将贤妃打入冷宫后,将皇后娘娘接入坤宁宫,赏赐大量物件,众人皆言皇后复宠。

    其三,宁贵妃在御花园晕倒,经太医诊断,宁贵妃已怀有身孕,皇上大喜,欲将其封为皇贵妃,在太后阻拦.xgchotel.下作罢。

    其四……贤妃自缢。

    柳荫坐在自己的宫苑里,愣愣的看着院中的一草一木,脑海里全都是贤妃自缢前对自己说过的一番话:

    “娘娘真当宫内还有个真性情的人?那幻嫔也不过如此。”

    “若不是她的所作所为,臣妾也不至于出此下策。”

    “娘娘可知她是谁?都以为她是商人之女,可谁知道,她是臣妾父亲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她自己也知道。”

    “臣妾本以为,不说破,就可以与她好生相处。可谁知,她为了上位,害死了我的第一个孩子。”

    “当初都以为是臣妾身边的宫女不小心所致,可除了幻嫔,只有臣妾一人知道真相。”

    “臣妾刚出生的孩儿,被她用被褥活活闷死。”

    “既如此,臣妾也让她尝一尝这其中滋味。”

    “仇已报,臣妾也该走了,这皇宫太苦闷,没有哪个地方让人留恋。”

    柳荫只当贤妃看透世事,可一个时辰后,就听到了贤妃自缢的消息。

    这皇宫,太苦闷,埋葬了多少芳华女子的美好向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