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8.太后教诲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柳荫低着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而她面前的太后并不说话,只是不时转动着手中的佛珠,眼里透露出算计的精光来。屋内的气温下降了些许,孙嬷嬷都感觉到了些许微妙,但既然是太后主动放权,为何又有些许不满?

    “不管怎样,你毕竟是皇后,不可再按着自己以前的性子来了,现在你尚未有子嗣,因此笼络人心才是重要的。”过了许久,太后开口劝诫道。柳荫是她祖家的孩子,应该好好培养,更何况,宫里还有个新得宠的贵妃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后位呢,也不知自己那傻儿子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看上了那个心机阴沉的女人。

    柳荫点头应是,按照春.xgchotel.雨的描述,自从原主被皇上厌弃以来,宫中事务就交给了太后打理。按照辈分来说,她该叫太后一声姑母,也难怪太后急急的把她拉来教导。柳荫本想交权,可仔细想来,自己本就不受宠,交了权,那她在后宫更无立足之地了。这掌管六宫的事务……不如交给苏眉去做,她应该挺熟悉的。

    此时正安安静静待在步摇里的苏眉,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压上了繁重的工作,还在美滋滋的想着要不要收个小鬼当徒弟。

    柳荫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太后宫里的装饰极为简朴,桌案上摆着的佛像,更为这慈宁宫增添了些许古朴典雅的气氛。刚进来时,她险些以为这位太后是个不问世事,一心向佛的中年妇女,可从刚才的交流来看,自己显然想错了,这位太后精明得很。因此,柳荫不敢莽撞,句句话都带了斟酌。

    太后看出她的拘谨,也不介意,只是简单交待了几句,随后说着:“你刚从冷宫出来,有不少事情要做,哀家也不好多留你,你还是回去吧,记住,事事要以大局为重。”

    柳荫点头应是,太后跟在她身旁,悄声说了一句:“若发现皇上有何异常,定要及时告知于哀家。切不可像上次那样掉以轻心。”听到这句话,柳荫脚下滞了一下,她表面佯装淡定,可内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可也只能先应下:“臣妾前些时日已经得了教训,自然不会再步前尘。”

    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迈步到佛像前,捻着佛珠,轻声说了一句:“阿弥陀佛。”孙嬷嬷虽有疑惑,却也是跟在太后身后,并不作声,许久以后才听见太后悠悠说了一句:

    “再不放权,哀家的好儿子就要弑母了。”

    孙嬷嬷对这些话whhryl.早已免疫,假装没听到,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柳荫内心不停的哭泣着,自己好像遇到了太后与皇上的夺权,还偏偏成了两人的棋子。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老天和她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笑话,还是她的穿越本身就是一个笑话?虽然现在流行俗套的穿越风,可她也不是故意的啊!就这样,柳荫摆着一张苦瓜脸回到了自己的坤宁宫。

    回到坤宁宫,春雨正忙着指挥一些新来的宫女打扫卫生,当然自己手里也没停下来,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来。坤宁宫已有多日不曾有人入住,况且也并未有人想去讨好一个冷宫废后,因此这里一直无人收拾,处处都蒙了灰尘。

    柳荫看着她们忙来忙去,自己也忍不住拿了个扫帚扫起地来,一时扫的屋内尘土飞扬。春雨见状,连忙跑了过来,夺过柳荫手里的扫帚:“娘娘,您还是一边歇着去吧,免得……”她总不能说免得给她们添倒忙吧,挠了挠头,还是改口说道:“免得累坏了身子。”柳荫翻了个白眼,还是听话的到一边坐了下来。

    坐着坐着,柳荫的眼皮开始打起架来,这几天休息不好,简直要把她累坏了,她实在抵御不过周公的引诱,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柳荫只是在睡梦中感觉气氛不对,变得冷冰冰的,室内气温也降了好几个度,她在梦中打了个哆嗦,一面想着,该不会是皇上来了吧?

    睁开眼,果然看到皇上冷眼瞅着她睡觉,她揉了揉眼睛,皇上依旧站在眼前,她发觉这不是梦,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皇上怎的来这里了?”

    卫钰轩本是想出来走走,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了柳荫的坤宁宫来,站在门口,经过身边一个太监的提醒,他才勉强走了进来,结果就看到这个女人熟睡的样子,蜷缩着身子,仿佛在梦中也非常紧张。不知怎么,他心中有一种感情要破壳而出,他极力压制住这种感情,却有些心痛。他不禁生起气来,尤其是在柳荫醒来后,这种感情更甚,他恼怒了,这个女人真是怎么都摆脱不掉,连睡觉都能让自己看见!

    越想越生气,他干脆别过头去,不让自己看到她的眼睛,他臭着一张脸:“就算从冷宫里出来,你也照样要禁足一个月!”柳荫很委屈,不是你把我放出来的吗?到这里来对我发脾气干什么?

    想归想,面子还是要给的,她俯下身行礼:“臣妾知错,定谨遵圣言。”

    卫钰轩满意的点点头,昂首挺胸的离开了坤宁宫。身边的太监问着:“皇上,可要去宁贵妃那儿走走?”想到那个女人,卫钰轩嘴角上扬:“罢了,晚上再过去。”

    “奴才多嘴.jxpx.。”小太监把头埋得更低,走上一旁静静跟着卫钰轩离开。

    到了晚上,皇宫变得更加热闹了。先说这坤宁宫,经过一天的忙碌,宫女们已经沉沉睡去,两个女鬼趁机跑了出来。

    苏眉坐在椅子上,吸着从外面流进来的灵气,漫不经心的引诱着:“虽然你做过坏事,但也是为了复仇,我不处理你,但你要做我的小徒弟如何?”幻嫔不假思索的拒绝了。

    苏眉失望了,也许自己魅力不够,吸引不了这些后代的小妃子了。

    见她如此,幻嫔解释道:“我要去投胎了,这一世太过荒唐,我想再来一世,走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柳荫从卧房里走出来:“我来为你超度。”

    幻嫔感激之下,从怀里掏出一颗透明的珠子:“这是臣妾从水底下捡的,据说叫做避水丹。”

    柳荫也不矫情,伸手接了下来。

    避水丹是个好东西,柳荫在现代寻了许久都没有寻到,不想竟出现在皇宫的一个水池子里,怎么想都有一种浪费了的感觉。

    柳荫撩开衣裙,盘腿坐了下来,丝毫不顾及地上的尘土。

    苏眉撇嘴,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场景。

    幻嫔则是有些激动。

    柳荫开口念起了经,那些经像是有了生命般,在幻嫔身边一圈圈环绕,发出淡淡的金黄色,幻嫔也在这一片光亮中变得透明。直到最后,消失在寂静的空气中。

    柳荫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苏眉满眼含笑:“我以前见过道士和尚超度,过程比你这麻烦多了。”

    “心中有大爱,则皆可立地成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