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10.桃花糕与信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午时,卫钰轩本是在御书房批折子,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喧扰声。

    陆泽面有难色,他本来在宫里巡视的,刚好走到这里,怎么就遇到了这个奇怪的姑娘!

    托着托盘的春雨看他毫不理会自己,气得咬牙:“你这个人怎.jsshcxx.么这么多事,你看他都不说话!”随手一指,被点名的小太监立马低下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陆泽瞪了小太监一眼,瞎凑什么热闹!

    小太监生无可恋,他只是路过啊!怎么两个人都在瞪着他,他承受不起啊!想了想,他还是走吧!于是乎,脚底一滑,便溜之大吉了。

    没了靶子,陆泽和春雨开始互瞪小眼,谁看谁都不顺眼。

    “你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学我说话干什么!”

    又是异口同声。

    于是两个人生气的转过头去,春雨的脸上悄悄爬上了可疑的红晕。

    卫钰轩打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启禀皇上——”陆泽刚想要说话,春雨就跑到他的前面,简单的行了个礼:“皇上,这是娘娘亲手给您做的桃花糕,还有给您的一封信。”

    卫钰轩神色变了几次,还是拿过托盘,回到了自己的书房。春雨见任务完成,喜滋滋的转身离开,末了还不忘丢给陆泽一个眼神,陆泽见她小人得志的样子,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卫钰轩伸出手触碰了一下盘中的糕点,很快如触电般的缩了回去。

    这女人,该不会要给他下毒吧?

    保险起见,他后退了几步,让自己尽可能的离那盘糕点远一点。接着又打开了那封信,几行娟秀的字体出现在眼前,卫钰轩不解,以前的她,最讨厌习字,所以字体也是潦草至极,几月不见,怎么写得这么好了?

    甩开心中的疑惑,他开始认真看起信来。

    “几日禁闭,妾反思过去,深感愧疚,不能自已,希望能出宫为皇上与宁贵妃祈福,愿皇上与宁贵妃永结同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白头到老。

    另:糕点无毒,皇上可放心食用。

    罪妾呈上”

    卫钰轩嘴角上扬,看来她想通了,不再做个妒妇了。可为什么,自己心里还有些不满?

    看了看那些糕点,他心底还是存了些芥蒂。

    随手一指角落里的小太监:“你来,尝尝这个。”

    小太监本是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看看卫钰轩的表情,也猜到了几分,更不敢吃了,被卫钰轩一瞪,只得硬着头皮挪着步子来到卫钰轩面前,颤颤巍巍的拿起一块糕点,视死如归的塞进了嘴里,慢条斯理的咀嚼起来。

    这也不怪他,生死关头,他也想多活一会儿啊!

    片刻的沉默之后,小太监扬起明媚的笑容。

    卫钰轩以为他吓傻了,急切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小太监嗫嚅了一下:“好吃,太好吃了!”

    卫钰轩傻眼了,这时候不应该哭喊着救命吗?疑惑之下,他也拿起糕点,小心翼翼的咬下一小块来。

    这味道,似曾相识,不知为何,就让自己落下泪来。

    小太监吓傻了,皇上怎么哭了?难道是被自己气的吗?不应该呀!他还是当一个透明人好了……

    卫钰轩挥挥手:“你出去吧。”

    小太监不敢逗留,迈着小.zyxta.碎步向门口走去,只听得卫钰轩在后面平淡的说着:“去告诉皇后,后日朕与她同去名隐寺。”

    小太监脚步一个趔趄,他没听错吧?皇上要与皇后同去出行???

    惊讶的不只是他一个人,柳荫和几个小宫女都惊呆了!皇上竟然要和皇后娘娘同行!莫不是病了吧!

    短暂的惊讶过后,柳荫感到懊丧,那个臭皇帝也要去,那自己的计划怎么办?看来还要再细细计划才好。

    此时,卫钰轩正品尝着那些桃花糕,不知不觉就已经吃掉了大半,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句话:

    “吾此生最爱卿卿,最爱卿卿亲手做的桃花糕。”

    不知这句话从何而来,当卫钰轩再去细想时,只感觉到一阵头痛,只得作罢。

    “什么?皇上要和那个女人出游?”

    宁婉婉叫了起来。怎么可能!那女人使了什么招数才让皇上和她出宫的,竟然不带上自己!

    平日里不沾阳春水的纤细手指渐渐攥紧,捏碎了手里的青花玉瓷杯,把那个手划出了一道道伤痕。

    感受到手掌上传来的刺痛,宁婉婉眼里露出狠厉来,这一次,她一定要让那柳荫死无葬身之地!

    ***

    “皇后怎么还不过来?”

    卫钰轩轻敲桌面,已有了些许不满。

    “回皇上,娘娘……”春雨面带紧张,娘娘说要拖延时间,可面前这位可是皇上啊,这让她怎么办才好?娘娘怎么还没出来呢?

    “皇上恕罪,臣妾来迟了,让皇上久等了。”

    一袭素衣的柳荫走了出来,只是声音与平时略有不同,卫钰轩感觉到些许异样,但看看柳荫与平时无二的脸庞,又感觉自己想多了:“皇后的声音怎么变了?”

    “许是夜里染了风寒,嗓子有些不舒服。”

    卫钰轩点点头,不再多说。

    身着素衣、面带苍白的柳荫上了马车,也安静下来,不做声的待在一个小角落里。

    马车从外面看极为普通,可进来以后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日用之物应有尽有,许是主人习惯了奢华,因此出行时也必须保持着皇家风范。

    感受到马车行走时传来的颠簸,卫钰轩松了口气,但总是隐隐约约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只得与那个离自己远远的柳荫没话找话:

    “皇后的桃花糕,是从哪里学来的?”

    ***

    从那辆马车离开后,皇宫里两个宫女打扮的人从墙上翻了出来,头上都戴着一个斗笠,遮住了身形,看不出容貌来。

    两个人在街巷间走动,不消一时便隐进了热闹的人群中。若是细心去找寻,还是能看到两人进了那最大的如意坊。

    “主子,有客来。”

    薛如意点点头:“whhryl.迎客进来。”

    两个神秘的女子走了进来,正是先前两个翻墙的女子。

    薛如意毫不意外,对两个女子微微一笑,便带她们去了楼上的厢房。

    进了房间,两个女子也不见外,大咧咧的坐到凳子上,摘掉了头上的斗笠,两张清丽的面容露了出来。

    正是柳荫与清谷。

    而如意坊里的柳荫,自然与马车里的柳荫不是同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