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11.妇人惹事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马车里,顶着柳荫那张脸的静纯越发不安起来,而亲自为她上妆的天荣也紧张不已。.xgchotel.

    娘娘早上吩咐说要把静纯打扮成她的样子,虽说有些逾距,可毕竟是娘娘的吩咐,马虎不得。

    天荣用尽毕生所学,才给静纯换了张脸,属实是极为相像,柳荫也满意至极,接着就说出了那个计划。

    那个……胆大妄为,甚至是犯了欺君之罪的计划。

    可夫人吩咐过,混进皇宫以后,便要以.whhryl.命效忠娘娘,不得忤逆,娘娘近日来对她们也是极好的,丝毫没有端着主人的架子,她们……

    罢了,尽全力而为吧。

    卫钰轩在近半个时辰的颠簸之后,终于想到了不合适的地方,眸里染上了几分冷意:

    “皇后……可还记得与朕的那个约定?”

    静纯愣了,什么约定?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含糊不清的说着:“自然是记得的,没想到皇上也记着呢。”

    卫钰轩眼里的冷意更甚:“那皇后何时履行约定?”

    “这……”静纯真真切切的愣住了,娘娘可没说过有什么约定呀!

    一架刀柄架在了静纯的脖子上:“她去哪儿了?”

    静纯的脸色变得煞白,马车里像结了一层冰,冷极了,也安静极了,汗珠滴落,掷地有声。

    ***

    “姑娘设计的图纸,已经交给制衣坊去做了。”

    “制衣坊?可靠吗?”柳荫端起一杯茶,细细品了起来,这茶水不知用了哪里的茶叶,醇而不厚,唇齿留香。

    “这个姑娘放心,是我们自己的制衣坊,从衣服的原料制作到出售,用的都是我们自己的人,绝对不会出什么纰漏。”

    薛如意一副自得的样子,柳荫见她这样,也生出几分佩服来。

    在这个时代,一个女子能做到如此,也是难得。

    想了想,柳荫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有事去找我就好。”

    薛如意接过令牌,扫了一眼,饶是她平时见多了世面,此时看到令牌上的图案,也吓了一大跳,有些语无伦次:

    “这……娘娘……您……我……”

    柳荫无奈:“你只当我是个寻常姑娘就好,不必在意那些虚礼,我也是为了隐瞒身份。”

    薛如意不是个扭捏的,当下就收起令牌:“我也被世人的言语遮了眼睛,总以为当今的皇后娘娘是个善妒的人,不想这俗言俗语,却也不过如此。”

    柳荫轻笑,不知原主到底.jsshcxx.是不是个善妒的,名声竟败坏至此,弄得世人皆知。

    一个侍女走上前来,俯身在薛如意耳边说了几句话,薛如意的脸色有些紧张起来,但还是对柳荫报着歉意的笑笑:“有客来,姑娘先稍等片刻。”

    说完,就走了出去。

    柳荫不解,出了屋子,在隐蔽处偷看起来。

    下面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夫人,正拿着一件衣服,手指着面前的侍女,大呼小叫着。

    侍女不敢顶嘴,只得一面应着,一面偷瞄着楼上,期待坊主能及时出现。

    薛如意款款的走下楼梯,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可若是仔细看去,眼底藏着深深的怒意。

    “不知夫人对我们如意坊有何不满,何必为难这个小姑娘。”

    薛如意把侍女拉开,侍女感激的看了薛如意一眼,立马退到一旁。

    “你们这里的衣服怎么做成了这样!”那个夫人把衣服甩到了薛如意的脸上,薛如意面带愠色,却也碍于身份,没有发作。

    那件衣服手感摸起来很舒服,是如意坊常用的布料,只不过……在裙摆处的面料像是被抛进了染缸,颜色杂乱不一,与上面光鲜艳丽的样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薛如意看了一眼标志,的确是如意坊的标志不错,只是自己的人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差错。

    此时如意坊已经聚了许多人,对着那件衣服指指点点,薛如意皱起眉头,若是不及时处理,恐怕如意坊的生意就要一落千丈了。

    柳荫起了兴致,这明显就是遇上碰瓷的了,只是不知这薛如意要怎么处理?

    “夫人何时来了如意坊,是哪位侍女招待的夫人?”

    “这……”

    那妇人犹豫了起来,显然,她并没有来过,也说不出来自己见了谁。

    薛如意心下了然,刚想说些什么,那妇人开始指着她的鼻子大骂起来:“你们如意坊就是仗势欺人,我怎么还记得那侍女长成什么样子,你们就拿这来搪塞我,真当我是个不识货的,枉我对你们如意坊信任至极,你们这样欺骗客人,对得起客人对你们的信任吗……”

    说到动情处,那妇人声泪俱下,仿佛真的是为其他客人着想。

    围观的人感觉这些话说得有理,随着妇人骂起了如意坊上上下下。

    “真是黑心!”

    “白白赚了我们这么多钱。”

    “真是一群不知足的……”

    薛如意淡淡的扫了那些人一眼,众人不知为何感到心虚,闭上了嘴,但还是愤愤不平。

    “夫人请看,这标志的确是我们如意坊的,可夫人不知,如意坊当初怕别家栽赃,特意留了一个标记,不知夫人知否?”

    妇人有些紧张。标记,什么标记?她明明认真的检查过,没发现有什么标记啊!

    薛如意对她粲然一笑,对身旁的侍女吩咐了几句,侍女进了内堂,很快就端着一盆水走了出来。

    薛如意拿过店内当作样品的一件衣服,将衣袖泡在水里,不多时就显现出一个图案来,正是和如意坊在衣领处绣上的标记一般无二。

    薛如意拿出衣服,将那妇人的衣服也同样泡了进去,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任何图案现出。

    众人大呼起来:“这妇人真是心肠歹毒,拿一件赝品来栽赃陷害!”

    “被人骗了也说不定,万一是有人拿着如意坊的名声招摇撞骗呢!”

    “……”

    妇人避过众人眼光,对着薛如意阴险的一笑:“你们自己做的残次品,自然是要省去这一步,免得有人来找麻烦的时候,你们无法为自己开脱。”

    众人觉得有理,又齐刷刷看向薛如意,等待她的回复。

    薛如意轻蹙眉尖,感觉到这个妇人不好对付,可看到妇人的衣服时,心下有了几分猜测,装成有些紧张的样子:“不知夫人可是谢侍郎家的主母?”

    看到薛如意的表情,妇人开始吹鼻子瞪眼的:“是我又怎么样?你害怕了?”

    众人哄然大笑起来,这位谢侍郎官职不大,却也是京城里鼎鼎有名的吝啬鬼,衣服还是前几年京城流行的款式,府邸也是破得要命,和平民相差无二,可就是这样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竟然也凭着自己的兢兢业业获得了皇上的赏识。

    如意坊是个什么地方,那可是上层人家才敢来的地方。要是让这位谢侍郎知道自己的夫人如此破费,竟然在如意坊这个日进斗金的地方买衣服,估计是要气得当场把她休离回娘家。

    妇人也知道自己方才应了什么,脸色变了又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