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13.虚寂方丈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这名隐寺在京都也算是大有名气,其原因就在于寺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方丈。

    方丈法号虚寂,举手投足之间都露出一股子禅意,更让浮躁的人感觉到心平气和。

    世人皆言,虚寂方丈是一位得道高僧,如同济公在世,曾帮助许多人迷途知返,这其中不乏商人、书生,甚至手握重权的官员,他们都曾经做下错事,可在虚寂方丈的指点后,都变成了一个个乐善好施能服于人的好人。

    当然,这里面也含了一些虚幻与夸张的成分。抛去这些虚假的传言,可以说虚.whhryl.寂方丈能够一眼看出人心最深处的欲望,并给予劝诫。

    可惜的是,虚寂方丈太过神秘,卫钰轩去了几次,都没能看到这位方丈的身影,这一次,也只不过是再碰碰运气罢了。

    虽是春日,天气仍有些料峭,可名隐寺也有许多人来上香,足见其名气之盛。

    卫钰轩与柳荫是微服出行,只着便装,倒也像寻常大户人家的夫妻。

    名隐寺坐落于一座山顶,山路难走,卫钰轩小心翼翼的牵引着柳荫向上走去,几个宫女在后面吃吃的笑着。xgchotel.

    柳荫只顾着向上走,也没在意自己手上是不是多出来一只紧握着的手。

    到山顶时,天色渐渐转暗,令人惊讶的是,虚寂方丈在路上站着,似乎已经等候多时的样子。

    柳荫这才发现手上还握着一只手,耳朵一热,悄悄的缩了回去。卫钰轩感觉到手心空了,心里也随着空了一下。很快他疑惑起来,自己怎么对这柳荫生出了许多想法?明明不该这样才是……看来,还应该找个太医给自己看看。

    “二位辛苦了,请随老衲来。”虚寂方丈徐徐开口,嗓音浑圆,眼神澄明,真真是达到了一种抛却世俗的境界。

    他淡淡的看了柳荫一眼,柳荫正好与他对视,顿觉心惊,那一眼,似乎包含了太多东西,或者说……

    那是一种灵魂之间的凝视。

    柳荫有些不自然起来,难道方丈看出了她的身份?

    卫钰轩发觉柳荫愣住了,拽了拽她的衣袖,柳荫回过神来,亦步亦趋的向前走着。

    卫钰轩心底生出一股疑jsshcxx.惑,难道这虚寂方丈是为了柳荫而来?

    甩下杂念,卫钰轩也缓步而行。

    正好,他也有一些事情要问这个方丈。

    名隐寺里的小和尚都特别好奇,听说方丈专门出寺去迎接客人,不知这两个客人是怎么个样子,能让方丈这么上心。

    于是,一个个穿着僧衣的和尚拿着一把把扫帚,争着抢着去寺门口扫地,一时之间,寺里空了,门口被挤得水泄不通。

    方丈的大弟子勿妄没了办法,只得大声喊道:“都回去,都回去!”

    可惜这并没有什么用,众人好奇心太重,与这比起来,平日里威风的勿妄此时也没了什么威慑力。勿妄摸摸光秃秃的脑袋,没了办法,也藏在人群之中观望着。

    毕竟,他也很好奇方丈亲自迎接的到底是什么人。

    跟在方丈身后的几个人来到名隐寺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人群拥堵的景象。

    方丈呵呵笑着,对那群小和尚慈眉善目的笑了,和尚们看完了客人,感叹了一番郎才女貌,实则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同来,看到方丈的笑容,忽然感觉心虚起来,各自散开了去。

    勿妄也想随着众人离开,却听见方丈在喊自己的名字:“勿妄,去给客人安排房间。”

    勿妄只得停下脚步:“是。”

    方丈回过头:“老衲还要打坐,就先不奉陪了。”

    卫钰轩点点头,带着众人跟着勿妄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名隐寺常年客人不断,所以有心善的夫人专门出资,在寺外建设了几个院落,供晚归的客人休息。

    所以勿妄在安排房间时,也把这几人放在了一个院落里。这院落位置邻近寺院,风景也是最好的,只是……

    房间却不多。

    勿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后就急匆匆的赶回去做晚课了,留下几个人大眼瞪小眼。

    柳荫想了想,还是退了一步:“皇上,您住正室,臣妾住在偏室?”

    卫钰轩看她一眼,看到柳荫自认为很聪明的样子,心情甚好的唱起了反调:“让外人看见了,还以为朕与皇后离心了呢!”

    柳荫愣了愣,哪里来的外人?

    “皇上放心,臣妾在外人面前一定伪装得体,不会给皇上丢脸的。”

    卫钰轩青筋暴起,这女人的脑回路真是异于常人……柳荫见他这样,吓了一跳,自己好像没有哪个地方说错了啊,难道……

    “皇上息怒,臣妾方才误解了皇上的意思……”

    听到这里,卫钰轩心里的怒火总算是熄灭了些许,只是柳荫接下来说的话,却让他更加生气:

    “皇上与臣妾离心的事,臣妾一定保守好秘密,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卫钰轩沉默了半天,把自己的火气压下——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火气——然后像上午一般,把柳荫打横抱起,扛进了正室。

    只剩下柳荫的四个大宫女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卫钰轩只带了一个侍卫来,那侍卫还充当了马车夫的身份,此时已去了后院喂马,自是没有看到这番景象。

    卫钰轩把柳荫放到床上,突然不想再生气,还多了几分无奈。他叹了口气,不知不觉的就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朕总觉得,你像是变了一副样子。”

    柳荫瞪大了眼睛,难道自己暴露了?不应该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多说多错,可是不说又代表着默认。

    看她这样紧张,卫钰轩心下的猜测更加真实起来,斟酌几番,还是告诉了她:“宁婉婉于朕有恩,且对朕有利,所以……朕不得不对她好。”

    闻言,柳荫冷笑起来,就凭着这么简单的理由,就把深爱的那个人推入谷底,甚至让爱妻因他而死,若他知道,又该作何感想?果然,帝王之情,也做不得真。

    卫钰轩没有注意到柳荫的反应,此时他的心里正想着自己如何把这些话告诉她,明明没有这个必要,可自己……

    卫钰轩有些紧张,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若是真的动了情,岂不是要坏了梦里出现多次的那个誓言?

    想了许久,忽然闻得一言:“皇上可曾真心爱过臣妾?”

    柳荫要问个清楚,替原主问个清楚,她总是想知道,原主的死到底值不值得。

    卫钰轩沉默了,当柳荫以为自己不会再获得什么答案时,卫钰轩给出了答案:“朕以前……不曾真心深爱过皇后。”

    是啊,以前的皇后,他的确不曾深爱,只是为了平衡后宫所做的戏,日子长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做戏还是真实的。直到有一天,他发现皇后换了个样子,他的内心才有了动摇,这种动摇,连他自己都看不清楚。

    柳荫听到答案,只感觉心里有处地方空了下来。

    是原主的执念。

    同时,她也感觉到了心里隐隐作痛,酸酸涩涩的。

    至于这是原主的心情,还是自己的心情,柳荫不知道。也许两者都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