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14.共处一室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两人都不再说话,索性打量起这个房间来。

    可能是为着资金的原因,房间不是很大,但里面的摆设都显示出了主人建设的用心,而且别具一格,摆设的物件淡雅大方,映衬着这寺庙的宁静之气。

    “咦——”柳荫忽然喊出声来,她在书架上看到了一个花瓶。

    那个花瓶……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个花瓶应该是用作封印妖精的,怎么出现在这里?

    怎么想,都感觉与这地方格格不入。

    卫钰轩也发现了那个花瓶,他虽不懂道法,可也看出那个花瓶有些不对劲来。然,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柳荫的动作。

    柳荫自认道行不浅,可也不敢肆意妄为,那花瓶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万一因为自己乱动而惹出了什么祸端就不好了。

    更何况,这里靠近寺庙,是阳气聚集之地,若不是刻意为之,应该不会把这花瓶上的封印打开。

    于是,柳荫放下了手,转过身装作无视般的,看起了其他的装饰。

    虽是住在寺外,但他们的饮食还是要靠寺里供给的,不多时,就有一个小沙弥端来了素菜和白米饭。

    只不过,从他们进了这个房间,一直到柳荫动手把饭菜摆好之后,

    柳荫的四个宫女和那个车夫一直都未出现。

    柳荫歪着头想了想,有清谷在,她的四个小姑娘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那个车夫……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见了才好,看那个冷面皇帝怎么回去。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过于大快人心,以至于柳荫都忘记去考虑,如果卫钰轩无法回去,和他同坐一辆马车的自己又该如何离开。

    许是受常年不沾荤腥的影响,名隐寺的厨子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料理方法,因此能把普通的青菜做得极为好看,也极为好吃,可以说色泽味俱全。

    白米饭是寺中众位僧人亲手种出的,又日日受着虚寂方丈念经的禅声,长得更是比别处的要好一些。

    也许上面的话有些浮夸,但柳荫觉得,那饭比她在现代吃过的,还要好一些。

    这饭香惹得她食欲大开,也不在意面前是不是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径直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开始吃起饭来。

    柳荫看准了一盘绿油油的小青菜,刚想发动进攻,拿着筷子的手就被狠狠地敲了一下:“洗手了没有!”

    白皙的手腕上多了一道红印。

    柳荫撇了撇嘴,还是乖乖的放下筷子,跑出去粗略的洗了一下手,又赶紧跑回来坐下吃饭。

    卫钰轩看她这副三天没吃饭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挽起袖子吃起饭来:“没规矩。.zyxta.”

    此时,完全被柳荫抛在脑后的四人正窝在另一个房间里,探头探脑的往正室所在的方向看去。

    车夫:“你们看啥呢?”

    春雨:“吃你的饭!”

    静纯:“再多说话,给你下药!”

    清谷:“别理他,但他是空气就好。”

    车.xgchotel.夫:“……”他想出去……

    天荣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皇上把娘娘带进房间,要是欺负了娘娘怎么办?”

    “那是不……”车夫刚想为自家皇上树立良好的形象,就受到了来自四个姑娘的瞪视。感受到那摄人的目光,他立马闭上了嘴,把自己埋在了饭碗里。

    惹不起,他总能躲得起。

    春雨想了想:“从娘娘那次昏迷醒来以后,就再也没受过欺负,这次也一定是这样的。”

    天荣则是一副期待的样子:“说不定娘娘还能让皇上对她上心呢!”清谷看她一眼,显然是对她的话嗤之以鼻:“那样的男人,有什么可期待的,整天看不见才好。”

    在另一张桌子上吃饭的车夫则是眼观鼻鼻观心,装作听不到的样子,心里默默念着:皇上啊皇上,您的威严已经树立得够多了,就不稀罕这一次了,我就不为您出头了啊——

    “好饱——”柳荫躺倒在椅子上,轻抚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的满足。卫钰轩嘴唇张了张,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就这一次,自己就忍她这一次……卫钰轩心里默念,殊不知这一顿饭的时间,他已经把这句话在心里反反复复念叨了几十次。

    “皇后可要出去走走?”卫钰轩提议。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是理所应当的事,而且自己似乎做过多遍。

    他叹了口气,自从白天收下那块玉以后,就总是出现这些奇怪的感觉。难道是那块玉的问题?

    柳荫点点头:“好,出去走走,我这就去。”说着,就要往房外走去。这屋里的低气压可快要把她闷坏了。

    “朕与皇后一起。”卫钰轩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柳荫愣住了,自己耳朵没坏吧?

    当然没坏,卫钰轩走到她身旁,自然而然的牵起了她的手,像是已经做过多次的样子。柳荫也感觉到了熟悉感,但这被她自然而然的忽略过去了,也许是原主的熟悉感吧。柳荫几次三番想抽出手来,只是不知为何,总是狠不下心来,只得任由着自己的手被牵着。

    月色如水,银辉般的月色均匀的洒在地面上,透漏出点点阴影,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静感受着这春日的夜晚。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发现自己又绕了一圈,走回到了门前,心照不宣的坐在了门口。

    又过了片刻,卫钰轩在瞌睡中猛的点了一下头,从迷糊中清醒了过来。但不一会儿,他又如小鸡啄米般的点起了头。

    “皇后今晚是要睡在哪里?”在第n次点头把自己点醒后,他开口问道。

    柳荫环顾了整个房间,这个房间好像没有多余的床。她皱起了眉头:“要不……臣妾去找春雨睡。”

    卫钰轩隐隐升起一丝怒气,这女人,怎么宁愿去找一个宫女睡也不愿和自己共处一室!

    看到卫钰轩阴沉着脸,柳荫不解的眨眨眼,这皇上不是最讨厌自己吗?不应jsshcxx.该是把自己赶出去吗?自己要求出去怎么还生气了呢?

    难道这男人更喜欢亲自把人往外赶?

    想到这一出,柳荫看向卫钰轩的眼神幽深了几许,更充满了戏谑的意味。

    卫钰轩虽不知她在想什么,可看到柳荫的眼神,就能知道她这一会绝对不是在想什么好事情。他干脆把柳荫抱了起来,一步一步向着床边走去。

    柳荫害怕起来,他是要把自己摔死在床上吗?还是要把自己绑在床上,然后趁着晚上冻死自己?

    她呐呐的说着:“皇上,有话好好说,不要下杀手,佛前不可杀生……”

    卫钰轩不想再多理会她,干脆装作听不见。

    柳荫间眼前的人不理会自己,索性也闭上了嘴,心里偷偷盘算着过一会儿该怎么样脱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