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15.夜访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然而,出乎柳荫的意料,卫钰轩只是把她摔倒在床的内侧,随手扯过一张被子,给她扔了过去。

    柳荫一把扯掉掉落在头上的盖头jxpx.,怒视着眼前脸色黑到极致的人。

    这人也真是的,要下杀手就下呗,把自己头给蒙上干什么!

    卫钰轩也不与她多说话,一副倦倦的模样:“快点睡觉,朕很累,不与你一般见识。”

    柳荫眨巴眨巴眼睛,这是几个意思?

    卫钰轩显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翻身躺在床上,和衣而卧。

    不多时,柳荫就听到身侧之人响起了微微的鼾声。

    柳荫皱眉,发现自己会错了意,于是也在床上躺了下来,只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皇上……皇上?”柳荫轻喊。

    没有回应。

    “卫钰轩?”柳荫再次喊出声来。

    依旧没有回应。

    柳荫放下心来,小心翼翼的从卫钰轩脚下绕过,爬下了床。

    苏眉从步摇里钻了出来:“这地方可是真心不错。”

    柳荫疑惑起来:“这里可是在寺庙旁边,你不在步摇里好好待着,跑出来做什么?”

    苏眉满脸不屑:“只有一般的阴魂才会怕,我可是——”

    说到这里,苏眉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闭上了嘴巴jsshcxx.。

    “你可是什么?”柳荫决意要问出来,苏眉似乎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我可是修炼了三百年,吸收了天地灵气的阴魂,区区寺庙奈何不了我。”苏眉想了想,得意的说出了这句话。

    柳荫深以为然,好像的确是这个样子的,她也的确见过一些心向正道的鬼魂,往往不被灵气约束。

    于是她不再追问,向着那个奇怪的花瓶走去。

    苏眉暗地里吐出一口气,还好自己掩饰的很好,否则,依那姑娘的脾气……

    “你可知道,这花瓶里封印着什么妖精?”柳荫又一次拿起那个花瓶,细细端详起来。

    不知为何,她总是感觉这个花瓶给了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苏眉打量了一眼那个花瓶,那分明是……

    “也没什么,多是出于因果关系,总之你别去打开它就好。”她脸不红,心不跳的接连说出了好几个慌。

    柳荫点点头,不再关注那个花瓶。

    这世间总有太多的因果,而大部分是她碰不得的,否则,有损阴德,对她以后的气运也有不好的影响。

    她的好奇心还没有重到那个地步。

    苏眉忽然笑了起来:“小美人,你可知那皇帝对你有意?”

    柳荫瞪她一眼,满脸的不相信:“怎么可能。”

    苏眉轻笑,不再多说,这些事,还是要他们当事人自己解决才好。

    柳荫悠悠叹了一口气:“这些风流成性的人怎么会有真心可言,对于旁人的喜欢,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些,她总是觉得惆怅,这种奇怪的感情,可是以前没有过的。

    苏眉则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日久见人心,你不必太早下定论。”

    这个皇帝,可是和柳荫预想中的大不一样,起初连苏眉自己都差点被瞒了过去……

    柳荫没有注意到苏眉话语中的异样,只是单纯的以为她是在劝告自己。

    片刻,又听到旁边人幽幽的问道:“你为何整夜不睡?”

    “职业病。”柳荫下意识的回答道。

    “这是一种什么病?”苏眉不解,果然是自己死了三百年,思想都落后了许多了吗?

    “呃……”柳荫愣了,这是一种什么病?这好像不是病?

    想了想,好像都是这样解释的:“这是一种……工作带来的习惯。”

    苏眉点点头,她还是没听懂,但就是晚上睡不着觉就对了。

    “既然你睡不着,不如我们去找点好玩的?”一边说着,一边对柳荫挤眉弄眼。

    “什么好玩的?”柳荫下意识问道,她总是觉得有一种被教唆着去做坏事的感觉。

    这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事,苏眉浅浅一笑:“我们,去偷个东西!”

    柳荫眉心狠狠地跳了一下:“你确定我没听错?”

    “那是自然。”苏眉俏皮的一笑:“也不算是去偷,只不过是去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罢了。”

    柳荫不解,还是犹疑的看着苏眉。

    苏眉笑呵呵的,一巴掌拍到了她的头上:“想什么呢?我可不是大奸大恶之人。”

    见柳荫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苏眉无奈道:“我当初寄存在这里的,你跟我去就知道了。”

    说着,便往外走去,柳荫半信半疑的跟了出去。

    似乎是走了很多次的样子,苏眉径直走进寺庙,在里面左拐右拐,来到一个极为淡雅的庭院外。

    柳荫奇怪的看着苏眉。

    苏眉揉揉鼻子:“那个……”

    她要怎么解释?

    “我其实……”

    “我没想到你是一个实力如此强大的鬼修。”

    两个人同时说出了声。

    听到柳荫的话,苏眉松了一口气:“我本来要给你说的,没想到你先发现了,哈哈,哈哈哈。”

    柳荫没有注意到苏眉话里的掩饰,只是一味的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捡到一个大便宜。

    和一只强大的鬼签契,她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苏眉没再多说话,推开了院门。

    在这夜zyxta.间,被淡淡的月光笼罩的庭院别有一番诗意。月辉撒到树枝上,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投落到地上,留下处处阴影。

    在这阴影中,一位老僧静静地坐在石桌旁,品着一杯氤氲着香气的茶。

    月光照到他的头顶,反射出一道细微的亮光。

    是虚寂方丈。

    似乎是已经提前预料到,并且等候多时的样子。

    虚寂方丈抬起头,看着不请自来的两个人,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着:“两位施主,老衲已经等候多时了。”

    又是那个澄明的目光,似乎能看透一切,即便是在黑夜里,柳荫也能感觉到虚寂方丈打量自己的目光。

    柳荫有些心虚,有些不自然,可却闻得:“这位女施主,可是在害怕老衲看透身份?”

    柳荫的瞳孔增大了些许,看向那边的方丈。方丈也不隐瞒:“女施主放心,老衲自有分寸。”

    柳荫心脏猛跳的速度减缓了些许:“那便多谢方丈了。”

    虚寂方丈点点头,继续喝起了自己的茶。

    苏眉见他忽略了自己,恨恨道:“老头,我的东西呢?”

    虚寂方丈这才看向苏眉,马上收掉了正经的态度:“我又不会给你吃了,你着什么急!”

    柳荫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有些看不懂?

    正疑惑这方丈的性情转变之快,虚寂方丈则从怀里掏出一只玉笛:“知道你要来,我早给你准备好了。”

    柳荫看向那玉笛,忽然愣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