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16.往生经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柳荫不自觉的握紧了手。

    苏眉轻轻一招手,那玉笛就从虚寂方丈的手上飞出,飞到苏眉的手心里。

    苏眉看着那玉笛,感受着那玉笛传来的微微震动,脸上漾开了笑容。

    同样,那玉笛也发出了轻微的红光,与苏眉产生着共鸣。

    “荭樾,好久不见。”苏眉楠楠道。

    “荭樾?这玉笛也有名字?”柳荫疑惑道。她唤出了自己的玉笛,打量起来。

    从种种迹象表明,自己的玉笛,和苏眉那只荭樾,有着某种关联。

    苏眉淡淡的扫了柳荫手心的玉笛一眼,又不着痕迹的把视线移开。

    “世人传言,蜀山有两大法器,出自阴阳两端,后流落世间,不知去向。许多人穷极一生,都没能得到它们。”

    “可是……这法器……”柳荫奇怪了起来,为什么苏眉手里会有道家的法器,她毕竟是一个阴魂……

    苏眉无视了柳荫的疑惑,毕竟这些事,还不该让她知晓。“阴为荭樾,阳为栢隗。”

    柳荫本就惊讶苏眉了解这么多,然而接下来的话,让柳荫更加吃惊:“你手上的那个,就是栢隗。”

    “栢隗?”柳荫喃喃道,手上的玉笛似乎受到感应,轻微摆动了一下。

    柳荫更疑惑了,这是怎么回事?发生在她身上的怪事怎么这么多?

    伴随自己出生的玉笛,无亲无故的身份,死亡后穿越的重生,现在,还多出了一对栢隗和荭樾这个她从不知道的法器?

    苏眉拍了拍她的肩膀:“能得到它,也算是种缘分。你不必多想。”

    柳荫的疑惑这才消下去几分,自己方才或许是魔障了,怎么会在这些巧合的事情上纠结?

    许久不曾说话的虚寂方丈突然说道:“施主,你的功力,是不是遇到了瓶颈?”

    柳荫呆呆的点头,自己的确遇到了瓶颈,在对付那厉鬼时总感觉力不从心,才白白丢了性命,若是功力能再升高些就好了……

    似乎是看穿柳荫心中所想,虚寂方丈微微笑道:“施主自身天赋极高,只不过是缺少些外力条件罢了。”

    柳荫奇怪了,什么外力条件?

    “一本功法。”

    虚寂方丈和苏眉同时说道。

    柳荫此时狐疑的看着两人:“你们……”

    苏眉呵呵笑:“我和这老头认识多年了,他想说什么我自然会知道。”

    柳荫点点头,以前不是说她一直在宫里待着吗?难道这方丈还进宫过?

    不再纠结这些问题,柳荫此时更关心自己的功力提升问题。

    虚寂方丈煞有其事的从桌上拿过一本厚厚的书册:

    “道家的术法你也都学过了,这一本与道法无关,但极为有用。”

    说着,他便递过了那本书册。

    柳荫接过书,看了一眼书名,也是吃了一鲸。

    书页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往生经。

    柳荫吃惊的原因,不是因为这经多么的厉害,而是因为这书名起得太过草率。

    苏眉暗地里擦了一把汗,这书名可是这丫头前世自己取的,怎么这一世这么惊讶了起来?

    难道投了一次胎,品味审美也变高了?

    可能真的是。

    苏眉笑嘻嘻的牵起了柳荫的手:“老头,东西拿了,我们就走了。”

    虚寂方丈点点头,目视着两人……一人一鬼离开。

    三百年了,她已全然忘却,只留下这些当初和她有关的人替她伤悲。

    这又是何必呢?

    回去的路上,柳荫把那本经书收进扳指以后,这才问道:

    “我怎么觉得,你和那方丈狼狈为奸的样子?”

    苏眉愣了一下,目光流转:“小美人,你可知前世今生?”

    柳荫也是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苏眉淡淡一笑,并未多说,只是回了一句:“这些事,我.jsshcxx.以后会慢慢告诉你,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能说。”

    柳荫也只得作罢:“好”。

    苏眉叹了口气:“你.zyxta.能相信我最好。我不会害你。”

    “那当然,”柳荫扬起嘴角:“我们可是定下了契约的。”

    苏眉张张嘴,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心头闪过一丝whhryl.落寞。

    何时,才能像以前一样?

    她会等。等柳荫把一切想起来,她们并肩作战。

    柳荫回到自己的庭院里时,天空已经微微露出朦胧的亮光,看上去在寅时左右的样子。

    柳荫再次从卫钰轩的脚下绕过去,静悄悄的爬上床,蒙上被子,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卫钰轩从梦中惊醒,发觉自己满头大汗。

    他看向一侧,发现那女人已经回来了。

    他看到她正如一只小猫一般蜷缩着,睫毛微微颤抖,倒是像一只受惊的小猫。

    卫钰轩嘴角微微勾起,手指抚上柳荫的睫毛,却引得她一声嘟囔,翻了个身。

    卫钰轩不敢再乱动,对着她所在的方向睡了过去。

    临睡前,忽然疑惑起来,他刚刚怎么了?

    这疑惑惹得他久久不曾睡着。

    翌日,日上三竿。

    柳荫嘤咛一声,睁开了微湿的眼眶,发觉眼前笼罩了一层阴影。

    她揉揉眼睛,把眼睛睁大了些,看到那个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她瞪眼:“你看我干什么?”

    卫钰轩也没在意她称呼上的不当,一本正经道:“你这么能睡,难道是猪吗?”

    柳荫的睡意全都消散了,被这句话气得吹鼻子瞪眼。

    卫钰轩不再笑话她,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日上三竿,是起床吃午饭的时候了。”

    柳荫砸吧砸吧嘴,好像是有些饿了,恰好在这时,柳荫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咕噜——”

    柳荫只感觉脸上鼻尖一片燥热,一团红晕也恰到好处的爬上了脸颊。

    卫钰轩微微一笑,走了出去,对门外等候的几个宫女点头示意。

    几个小丫头得到许可,兴致冲冲的快步走进房内。

    进入房间,只见柳荫托着腮,趴在被子上,嘴里不住的嘟囔:“这个皇上,还挺有绅士风度的。”

    几个人早已对柳荫这种自说自话的现象见怪不怪,走上前为柳荫更衣。

    柳荫也是无奈,这么久了,她还是没学会穿这些繁琐的衣物,只能靠身边的宫女来帮忙了。

    果不其然,此时已经到了吃中饭的时候。柳荫看着一小桌的食物,食指大动,如昨日一般吃了起来。

    几个宫女看呆了,往日娘娘吃饭时,不都是一副无可奈何全无食欲的样子吗?

    是这名隐寺的饭菜太好吃,还是因为饭桌上多了一个皇上?

    想了想,还是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毕竟,一般的妃子在和皇上同桌吃饭的时候,往往都是恨不得把自己最雅致的形象表现出来。

    可是她们忘了,她们的娘娘,可不是一般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