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18.坠崖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黑衣人见两人都掉到悬崖下面,脸上的神色变了几变,最后转身离开,留下空荡荡的一句话:

    “无知。”

    此时,在寺庙门外等候的几人面面相觑:“陛下和娘娘怎么还不出来?”

    “不知道啊,难道在里面睡着了?”

    “应该不会,虽然娘娘可能会睡着,可陛下应该不会睡着啊!”

    “不知道,要不再等等看,按规矩我们不能进去的。”

    几个人如是商量着,全然不知此时屋内已经没了人。

    ————

    悬崖边上,横长着一棵歪歪扭扭的树,那树干细弱,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它折断的样子。

    而这棵树就是以这个细弱的状态,在悬崖边上长了许多年,此刻还挂着两个摇摇晃晃的成年人。

    卫钰轩一只手紧紧抓住那根突出的枝干,另一只手紧握着柳荫的手腕:

    “你不要乱动,我带你上去。”

    柳荫红了眼眶,她本不伤怀,可这种情景却总让她感觉到心酸。

    “皇上,你……”

    感觉到手上的力道越来越松,卫钰轩咬紧了牙关:“别说话,我快撑不住了。”

    柳荫瘪了瘪嘴:“那你松开吧。”

    她也曾见过许多坠崖而死的阴魂,其中不乏被人抛弃而坠崖的鬼。

    现在自己也遇到了这种情况,与其让他抛弃自己,还不如自己先放弃他,省的以后做了鬼也没面子。

    柳荫这样想着,便要挣脱卫钰轩的大手。奈何身上没有力气,她试了几次,都没能把手挣脱出去。

    卫钰轩只得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说什么傻话,我才不是那无情无义之人。”

    不自觉的,把“朕”都说成了“我”。

    柳荫心中一暖,还没说话,便又听到卫钰轩说着:“别乱动,我带你上去。”

    柳荫心中一暖,拒绝的话说不出来,于是答应了下来:“好。”

    话音还未落,卫钰轩手中的枝干发出“咔嚓”的断裂声。

    卫钰轩心中一紧,急忙把身子往上倾,想要在树枝断裂之前爬上去。

    可惜这一想法落空了,还没等卫钰轩有所动作,树枝便已然断裂。

    卫钰轩想要抓住岩石上的凸起处,可结果是,不但没有抓住,还在手上割裂了几道深深的口子。

    无奈之下,他紧紧拉住柳荫的手,两人一同掉了下去。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悬崖绝壁边上横长了许多树木,给两人的下坠减少了很多冲击力。

    再往后的事情,两人就都不知道了,他们不知何时都晕了过去。

    此时,名隐寺内早已乱做一团。

    “你们几个,去那边找,这几个人跟我来。”

    不只是柳荫带来的四个宫女,连卫钰轩带来的那个看起来胆小的车夫,此时也担起了大任。

    只见他一脸严肃的对着身边人说着:“这件事切不可向外传扬,否则心怀不轨之人必将掀起动乱。”

    “可我们又该如何隐瞒?”

    “待我传信一封,派人来找。”车夫一边说,一边抽出怀里的纸笔。

    旁人唏嘘他带的齐全之余,还不忘问个清楚:“这还不是让外人知晓了?”

    “自然是信得过的人。”

    车夫写好信,塞在一个简小的铜管里,对着天空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不多时,便有一只鸟从远方飞了过来。

    车夫把那只鸟抓住之后,旁人才看清楚,那不只是普通的一只鸟,还是一只……大鸟。

    车夫抚摸了一下大鸟的羽毛,把那枚铜管系到大鸟的脚腕上,把它抛向空中。

    大鸟扑棱扑棱翅膀,又按原时的路飞了回去,最后变成空中一个会移动的黑点。

    在一处小溪上,蜿蜿蜒蜒的流淌着水。

    那水本是清澈,此时却已被溪上两个人的血染成了红色。

    两个人衣饰华贵,却也有许多处被撕破,狼狈至极。

    奔流不息的水流把他们带向不知名的地方,他们自己却还浑然不知。

    其中的男子睁开眼睛,眼里闪过一瞬间的茫然,又瞬间清醒,赶忙坐了起来,让自己不再漂流。

    同时,他也抓住了另一个昏迷中的女人,焦急的喊着:

    “柳荫,快醒醒!”

    柳荫并没有醒来,还是在昏迷当中。

    无论卫钰轩怎么叫喊,都没能把她喊醒。

    卫钰轩无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自己和柳荫拖上了岸。

    卫钰轩尝试着把柳荫背在身后,奈何他的身子已经脱力。

    方才上岸就已经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他只得坐在地上,静静地休息,同时提防着周围,以免有野兽和敌人出没。

    身上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的趋势,可也被水泡得肿胀起来。

    正惆怅间,忽然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歌声。

    “入山看见藤缠树,

    出山看见树缠藤,

    藤生树死缠到死,

    树生藤死死也缠。”

    伴随着歌声出来的,是一个憨厚老实的青年壮汉,背上背着一挑柴。

    卫钰轩见来了人,一下子紧张起来。

    那壮汉见溪边有两个受伤的生人,赶忙凑了上去:“兄弟,你们这是怎么了?”

    卫钰轩不太满意这个称呼,但还是接受了:“大兄,这附近可有村庄?”

    壮汉听到这个称呼,稍微愣了一下,但看到他们身上华丽的衣饰,也了然了几分。

    “跟我来吧,我带你去我们家休整几天,养养伤。”

    卫钰轩点点头,接受了这一番好意:“那就多有麻烦了。”

    壮汉嘿嘿一声,不太明白有钱人为什么总是整这些虚礼。

    他放下手中的柴,去把躺着的柳荫背了起来:“我力气大,我把你媳妇背起来。”

    卫钰轩本想阻止,但看那壮汉没有冒犯的意思,也只得作罢,想去把那挑柴拿起来。

    壮汉一看,急忙阻止:“别别别,你可背不动,我过一会回来拿就好。”

    卫钰轩并不矫情,放下手跟在壮汉后面。

    不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一个小村庄,邻近傍晚,家家户户都燃起了炊烟。

    壮汉在一个看起来稍微好点的小房子前站住,对着里面喊了一声:

    “娘,快出来,有客人来了。”

    “哎——”

    一句嘹亮的回应之后,从里面跑出来一个满脸喜气的妇人。

    妇人看到两个所谓的伤痕累累的客人之后,先是一愣,赶紧去帮忙把两人迎进家里。

    这个房子从外面看起来很小,但其实里面还是很宽敞的。

    壮汉和妇人一同去了一whhryl.间房,把柳荫放到一张床上。

    妇人坐到床边,细细看着jxpx.昏迷中的柳荫,老泪纵横。

    “要是我的桃子还活着,也该xgchotel.有这么大了。”

    壮汉眼里也闪烁出点点泪光:“娘,别说这些了,都过去了。”

    妇人哭了一会儿,才慢慢止住泪:“你看我,又说这些事。”

    看了看柳荫身上的伤痕,她拍了拍大腿:“这姑娘伤得可真重,我去端点水,大牛,你去找点草药来。”

    那个被称作大牛的壮汉答应一声,掀开帘子跑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