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19.留宿村庄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妇人颤颤巍巍地端来一盆水,想要为柳荫擦拭伤口,卫钰轩一把拉住了她:

    “我来就好。”

    妇人犹豫了一下,古怪的盯着卫钰轩。

    卫钰轩只得陪着笑,解释道:“她是我妻子。”

    妇人这才.jsshcxx.放下心来,把水盆交给了卫钰轩。

    直到屋子里只剩下卫钰轩和柳荫两个人,卫钰轩拿着毛巾时,才忽然醒悟过来:

    自己为何要亲自干这些事?

    话已出口,他不好反悔,只得撕开柳荫一小块衣服,露出了肩膀上那道可怖的伤口。

    这伤口足有一个巴掌那么长,被水泡得肿胀起来。

    虽说伤口周围被溪水冲过,可也仍留下一片血痕。

    卫钰轩深吸一口气,拿起拧干净水分的毛巾,擦去伤口周围残留的血迹。

    https://

    他以前从未亲手干过这些事,下手不知轻重,一不小心就按在了柳荫的伤口之上。

    “嘶——”

    柳荫皱眉醒来。

    卫钰轩手一抖,把毛巾掉在了水盆里,溅起点点水花。

    柳荫睁着眼睛,看着眼前手无足措的男人,眼里充满了不解。

    “我……我想……你自己擦一下,擦好了记得喊我。”

    说完,卫钰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屋子。

    柳荫看到卫钰轩耳边的润红,嘿嘿一笑,她还从没见过卫钰轩这么羞涩的样子。

    肩上的痛感又一次传来,柳荫深吸一口气,捡起掉落在水盆里的毛巾,一点点拭去模糊的血痕。

    卫钰轩站在门口,仰头四十五度看天,一时间,思绪烦乱。

    迷迷糊糊不知自己想了些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出来,只听见身后的木门“吱呀——”一声。

    柳荫探出头来:“你可以进来了。”

    卫钰轩点点头,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我们是在哪里?”

    卫钰轩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们被水流带到了哪里,是这一户人家帮了我们。”

    柳荫颔首,神色有些凝重。

    卫钰轩见她如此,以为自己进了贼窝,不由得紧张道:“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大概不会。”

    说是大概,因为她自己也不确定。

    她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可又说不上whhryl.来哪里出了问题。

    打开阴阳眼,却也依旧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也许是自己多想了,柳荫安慰着自己。

    卫钰轩不再多想,柳荫说不会,那就是不会。

    此时,他还没有发现自己对于柳荫态度的变化。

    柳荫低头,看到卫钰轩腰上的白玉,瞪大了眼睛。

    卫钰轩以为她在惊讶这块玉没有遗失,把它从腰间拿了下来:

    “我还以为身上的东西都不见了呢,没想到这玉还在。”

    放在手心端详了几眼,卫钰轩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块玉怎么变黑了一点?”

    柳荫也发现了这.xgchotel.个现象,打开了阴阳眼,才发现那块玉不是被染黑了,而是染上了一层黑气。

    踌躇了一下,还是告诫道:“你要小心。”

    这一句听上去没头没脑的话把卫钰轩难住了。

    自己小心什么?为什么要小心?

    卫钰轩百思不得其解,刚想要问,却听得门口的敲门声:“两位贵人,我可以进去吗?”

    卫钰轩看向柳荫,得到柳荫的许可后,他走过去打开了门。

    妇人端着一盆捣好的草药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对二人笑着:

    “这草药还是大牛上山去采的,对付伤口可管用了……”

    她絮絮叨叨,全然是一副嘱咐自己孩子的态度。

    柳荫接过草药,对妇人笑着说道:“我们自己来就好,麻烦大娘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阴阳眼,观察这妇人的全身。

    结果很是奇怪,妇人的眉心笼罩着一层黑气,全身却没有一点反常。

    妇人把草药递给柳荫,便也出去了。兴许是贵人不太喜欢与旁人接触,她这样想着。

    妇人刚出去,柳荫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怎么了?”

    “没事。”柳荫淡淡的回答道。

    “那我为你上药。”卫钰轩作势要拿过草药来。

    “不要……算了,你来吧。”

    柳荫本想拒绝,但还是反悔了。

    她实在是没办法再给自己上药了。

    卫钰轩拿过草药,一点点敷在柳荫的肩头。

    奈何卫钰轩是个粗手粗脚的,手一抖,就在那伤口上按了一大块上去。

    柳荫倒吸一口气,又开始后悔自己让他来干这件事。

    忍,她只能忍。

    卫钰轩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轻轻把那块大乎乎的草药抹匀。

    柳荫感觉到肩头一阵清凉,原先火辣辣的刺痛感也消失了许多。

    卫钰轩见她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也松了口气,为她缠上一圈圈绷带。

    手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卫钰轩低头看去,发现自己手掌上的伤口不知何时迸裂了。

    他手忙脚乱,想要清洗,却打翻了水盆。

    柳荫捧怀大笑起来,无视了来自卫钰轩的瞪视。

    片刻,柳荫止住笑意,开始为卫钰轩处理手上的伤口。

    那伤口不比柳荫肩膀上的伤口好多少,因是在岩石上刺破,内里还夹杂了些泥沙。

    “你忍着些,会有点疼。”

    卫钰轩听话的点点头,让柳荫想起了她在现代家里养的那条小白狗。

    甩去脑海里这些杂乱的思想,柳荫开始全神贯注的为卫钰轩处理那几道伤痕。

    卫钰轩感到手上时不时传来轻柔的触感,不由得绷直了身子。

    他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鬼知道,他现在紧张个什么。

    卫钰轩一边在心底唾弃自己的紧张感,一边庆幸了起来。

    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不喜欢女人,所以才会生不出那些复杂的情感。

    可现在,他有了。

    是她带给他的。

    他恨不得把柳荫抱起来,高举一圈,告诉她,她是他的救星。

    他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有什么好乐的,他才不稀罕!

    卫钰轩身边的气场变了几变,柳荫狐疑的抬头看着他。

    卫钰轩赶忙坐正,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来。

    将最后一圈绷带缠好,柳荫满意的勾起唇角,在上面打了个极好看的蝴蝶结。

    卫钰轩扯扯嘴角,无法忍受柳荫的恶趣味,但还是任由着那蝴蝶结在自己手上留下了。

    两个人极有默契地站起身,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听起来是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大牛他娘,我回来了!”

    接着,是先前那个妇人的声音响起:“你小点声,今天有客来。”

    “是吗?哪儿来的客?”

    “哎哟,你先别管这些了,我给你说……”

    谈话声越来越远,最后,这个院子归于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