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20.奇怪的河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卫钰轩与柳荫对看一眼,一同走了出去。

    出门便看见一对男女在不远处小声交谈着。

    女人是先前那个妇人,而这个男人,面容与大牛有七分相似,想来是大牛的父亲。

    那男人听见声响,转过头,见是一对样貌俊俏的夫妻站在自家院子里。

    他愣了愣,很快又明白了过来。

    他咧开嘴笑了,极为憨厚的说着:“是两个贵客吧?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卫钰轩对他拱了拱手:“是在下唐突,多有叨扰了。”

    男人紧张起来,拿胳膊肘撞了撞一旁的妇人,悄声说着:

    “咋办?我就会那两句京都话,别的都不会说了。”

    妇人笑着嗔怪道:“都说你是村里半个书生,怎么这会儿连话都不会说了?”

    男人挠挠头,只得按平时的习惯,开口介绍自己:

    https://

    “我是我们村的村长,姓张,你们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柳荫打量了他一眼,同样的,他的眉心也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

    柳荫奇怪起来,这个张村长看起来阳刚正直,阳气极重,怎么也有这种情况呢?

    想来此行注定不会顺利,柳荫打定主意,定要及早离开,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卫钰轩站在那里,与张村长交谈了片刻,张村长额头上蒙上了一层密密的汗。

    在张村长看来,这个贵客谈吐不凡,定不是.whhryl.一个普通之人,加上这一身破败却不失华丽的衣饰……

    定要好生招待,毕竟这个村子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已经好久没有生人进来了。

    若是这位贵客大发善心,给他们村子捐些善款来……

    想通这些,张村长交谈得更卖力起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得天花乱坠。

    简直是把自己上辈子说过的好话都拿了出来。

    卫钰轩看出张村长心中所想,也不指出,只是静静地听他吹牛,脸上却满是赞赏。

    柳荫看到妇人手里还拿着一包团子,类似于现代的粽子,但也并不十分相似。

    她好奇地开口:“大娘,这个东西是干嘛的啊?”

    妇人脸上流露出伤感:“这是给我女儿的……”

    “啊?”柳荫不解。

    妇人慌乱的擦去眼角的泪花:“这是去送给我女儿的。”

    “您女儿怎么了?我可以和您一起去吗?”

    妇人有些犹豫,片刻后,还是答应了下来:“如果姑娘你不介意的话,就跟我来吧。”

    “哎。”柳荫答应一声,见卫钰轩聊得尽兴,没有告诉他,自己一人跟着妇人离开了。

    妇人领着柳荫出了家门,在村子里七拐八绕,来到了一条小河前面。

    那条小河极为奇怪,水流是流动着的,可偶尔有一片叶子掉落下来,却停在那水面上静止不动。

    柳荫打开阴阳眼,才发现那条小河上笼罩着一层浓重的煞气。

    黑气冲天,简直要把这个村庄上方的天空都要笼罩住。

    只见那妇人把怀里抱着的那团粽子一样的东西放到河中心去。

    在那条河中自动出现了一个漩涡,把那团粽子吸了进去。

    妇人却像是没看见一般,对着河面自言自语。

    看来,妇人一家眉心上的黑气都是因这条河而起。

    柳荫刚想要劝那妇人快些离开,却感觉到突如其来的伤感。

    那伤感太浓郁,压得她直喘不过气来。

    她感觉全身都动弹不得,像是压着千斤重的重物。

    就在这个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一个极为诱惑的声音:“跳下去吧,跳下去吧……”

    柳荫的双腿本来像是灌了铅一般,可在听见这些话之后,两条腿不受控制地向前走去。

    一步,两步,越来越近。

    柳荫知道自己受了邪物的蛊惑,可身体就是不受控制,往日里念的经在此时也变得模糊起来。

    她忽然紧张起来,难道这一次,又要败在这些鬼魂手里了吗?还真是笑话。

    她的眼前变得模糊,而自己的思想也渐渐与那道声音融合起来。

    到最后,柳荫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低喃:“跳下去吧,跳下去吧……”

    当她的思想归于混沌之际,一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柳荫的脚步停住了,思想也重新趋于清明。

    眼前的一切又变得清楚起来,柳荫眨巴眨巴眼睛,见那位妇人正一脸关怀地看着自己。

    “姑娘,你没事吧?”

    柳荫摇摇头:“没事,刚才有点头晕,现在好多了,谢谢你大娘。”

    妇人点点头,收起了自己的泪意:“那我们快些回去吧。”

    柳荫点点头,悄悄在身后捏了个诀。

    躁动不安的河水变得平静下来。

    希望能多禁锢它一段时间吧,柳荫心想。

    回到村长一家的院落,村长还是在笑呵呵的和卫钰轩说着自己所谓的辉煌事迹。

    这.jsshcxx.一个长篇大论,活生生把卫钰轩憋出了满头青筋。

    村长浑然不自知,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是如何用一根棍子打败了一头野猪。

    “不瞒您说,当时要不是我机智啊……”

    妇人拉过说得龙飞凤舞的张村长,满脸无奈,这些话她都听了十多年了!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就是那野猪根本不是被棍子打死的,而是不小心掉进河里淹死了!

    要不是她当初就在旁边,亲眼看见了那一幕幕,还真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呢!

    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些话来的。

    卫钰轩见柳荫脸色不好,凑过来问道:“你怎么了?刚刚去哪儿了?”

    柳荫摇摇头:“无妨。出去走走。”

    看她神色不好,卫钰轩没再多问。

    妇人拐着张村长走到一旁,神色有些鬼鬼祟祟:

    “刚刚,桃子的那条河动了。”

    “你说啥?”

    张村长一脸不相信,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那条河好几年没有动静了,如今有了异动,到底是好还是坏?

    “真的,我亲眼看见了!”

    妇人回想起那番景象,脸上的神态变了又变。

    这件事情,真是让她又喜又忧。

    喜的是,她的桃子终于可以有解脱了。

    忧.zyxta.的是,把这位无辜的姑娘牵扯进来,真的好吗?

    犹豫了很久,最终她还是下定决心。

    无论如何,她的桃子,不能再等下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