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21.人性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这晚,卫钰轩和柳荫在村长一家吃了饭。

    张村长一家显得异常客气,两人也没有多想,只以为这是村民们热情好客。

    吃过饭,两人在先前所在的房间住了下来。

    因为之前有过一次同床共枕的经历,柳荫也没有矫情,和卫钰轩躺在了一张床上。

    这些时日实在太累,身上的伤更是让她体力不济。

    因此,这一晚,柳荫并没有失眠,而是早早歇憩了。

    但她也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睡前偷偷在门口贴上了一张极好的符纸。

    除非有鬼会遁地术,否则,他们是不可能遇到危险的。

    卫钰轩看着身侧睡着的小女人,不同于白日的坚强,此刻更像是一只蜷缩着的小猫咪。

    睫毛轻颤,似乎是打在了卫钰轩的心头。

    卫钰轩浑身打了个激灵,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多出来这么多莫须有的情感。

    之前更是为了救她,掉下了悬崖。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卫钰轩抛去脑海里的诸多情愫,放轻身心,很快,也睡了过去。

    ————

    苏眉等了一整天,也没有等到柳荫回来。

    相反的,寺里寺外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她还感觉到了许多武功高强的人手的存在。

    心头传来一丝不安。

    她跳出步摇,发觉屋内漆黑一片。她隐住身形,飘了出去。

    一个暗卫站在车夫面前,满脸愧疚:

    “报,没找到。”

    车夫此刻多出了许多威严:

    “再去找。”

    暗卫领命,三跳两跳,跳出了苏眉的视线。

    旁边几个小宫女满脸焦急,甚至有一个哭了起来。

    车夫安慰道:

    “别担心,既然没找到,就说明陛下和娘娘还活着。”

    他劝别人不要担心,可自己身上已经不止一次地急出了汗。

    几个宫女点点头,全然没了昨日的强势。

    苏眉转身,换了一个方向。

    她要,去问个清楚。

    虚寂方丈不慌不忙地为自己泡上一壶茶,闭上了眼睛。

    霎时,猛一睁眼,向空中扔出去一颗石子。

    苏眉现身,把那颗石子往外一扔,满脸怒气:

    “老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虚寂方丈摸摸胡子:

    “缘由天定。老衲不可多说。”

    “碧螺春。”

    虚寂方丈马上换了一副嘴脸,堆了一脸的笑意,也不再是一副不可说的样子:

    “双世孽缘,哪有这么容易让他们相遇,便是现在还没有酝酿出感情,也是要把这劫历上一历的。”

    苏眉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虚寂方丈只好给出一个结果来:

    “放心,他们不会有事的。”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笑眯眯地添上一句:

    “非但害不了他们,还能帮他们一把。”

    苏眉这才满意,坐到方丈身边,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罐茶叶来,扔给了虚寂方丈:

    “这么多年了,你不是也没变。”

    虚寂方丈恍若未闻,品着自己的茶,不发一言。

    ————

    翌日,天气阴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

    柳荫还未睡醒,就被一阵嘈杂声吵醒。

    她还不明状况,想要睁开眼。

    只是她试了几试,总感觉眼皮紧紧的,似乎被什么缠住了。

    等她从迷糊中清醒过来,才发觉自己的眼睛被蒙上了黑布。

    奈何全身都被绑得紧紧的,动弹不得。

    时有谈话声飘进她的耳朵里,似乎是隔着木板说的。

    “大牛娘,你这招真的行吗?”

    “就是啊大牛娘,万一把我们全村人害了怎么办?”

    “就是就是,当年桃子的死也不是我们……”

    “够了,你们都闭嘴。”

    妇人怒了,当初她的桃子也是这样被带到了河边,可他们都没有来说什么好话,反而还欣喜。

    如今桃子死了,他们自己没了性命之虞,反而还发起了善心。

    此时此刻,她心底里仅存的那一点怜惜也完全没有了。

    怜惜了这些外人,谁来怜惜她的桃子!

    她凶巴巴地恐吓着一群村民:“要是不想你们自己死,就赶紧抬轿子!”

    村民们估计是从来没有见过妇人如此凶狠的样子,被吓怕了,又或许是害怕自己的命受到威胁。

    此时此刻,都心照不宣地闭上了嘴,不再质疑妇人的做法,抬起起了那个绑着人的轿子。

    他们说话并没有什么好遮瞒的,因此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去说。

    因此,柳荫自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再一次感受到了人性的悲凉。

    也许,对于他们来说,在自己的生死面前,别人的性命,都不值一提。

    柳荫想要开口说话,才后知后觉地jsshcxx.发现自己的嘴巴也被人堵住了。

    柳荫无奈地笑笑,还真是不给人留后路。

    也不怪她着了道,再上乘的符纸,也抵不过拙劣的人心。

    柳荫扭扭身子,想要试着磨破手腕上的麻绳,不料摸索到了另一双被绑着的手。

    卫钰轩本来在思索该如何逃出去,却被另一双手碰到了。

    两个人同是心里一惊,互相躲闪之后,又试探着互相摸索过去。

    互相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卫钰轩开始在柳荫手心里画圈。

    虽然不知道她能不能看懂,但也只能试一试了。.whhryl.

    让人惊喜的是,柳荫竟然领悟了卫钰轩的意思,试着给卫钰轩解起了绳子。

    那些绳子粗大复杂,柳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卫钰轩手腕上的绳子解开。

    卫钰轩的手得.xgchotel.到自由,动手解掉了自己身上其他地方绑着的布条。

    终于看清这个地方,原来是一顶大红轿子。

    只是不知有什么用?

    卫钰轩不再打量,伸手扯去柳荫眼上的黑布。

    奇怪的是,她的眼里并不见慌乱,反而还比平时更多了些冷静。

    卫钰轩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此时看来并不过分的笑容。

    柳荫瞪他。

    不解绳子,在这里笑什么?

    许是看懂!了柳荫心中所想,卫钰轩不再傻笑,三下五除二地解掉了柳荫身上!所有的束缚。

    柳荫活动了一下手脚,许是被绑了许久,身上都有些发麻了。

    卫钰轩摸摸身上,玉还在,东西都在。

    柳荫的手抚上小指上的扳指,有一刻,她真想……

    又能怎么样呢,这阳间的规矩,她总归是破坏不了的。

    一只温热的大手覆上她的小手,并把这只小手握在掌心。

    她抬头,看见卫钰轩微笑着看着自己。

    那笑,醉人心房。

    不知怎的,她的心就柔和下来,没了方才的戾气。

    于是乎,她也感激地对他莞尔一笑。

    看她脸庞重新变得温和下来,卫钰轩也放下心来。

    方才,他分明是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杀意。

    他也对这些人十分不满,也想要除之而后快。

    可他不行。

    他们是他的百姓,亦是子民。无知者无畏,自然也无罪。

    他的性子本是快意恩仇的,可偏偏被这个帝王的责任,生生磨平了棱角。

    一时间,他的心中感慨万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