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22.但凭实力一战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众人抬着轿子来到河边,发现那河早已变了样子。

    污浊、瘆人……

    他们还能听见若隐若现的阴笑声。

    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有胆子大的,出声询问这个妇人。

    妇人不悦:“要是不想死,就赶紧按我说的做!”

    众人心惊,但还是按着妇人指点的方法做了起来。

    先是把轿子缓缓放在地上,然后便想要上轿搬出两个被绑着的人。

    然而,刚打开轿子前的门帘,开头的人就被吓了个半死。

    卫钰轩看了看柳荫手里那把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剑,没有多说话,伸手接过柳荫抛来的长刀:

    “用完了还我,很贵重的。”

    https://

    柳荫交代了一句,拿着剑一步一步向打头的村民逼去。

    那村民也不是傻的,一点一点配合着向后撤。

    卫钰轩在柳荫身后护着,不让其他人有可乘之机。

    这时,张村长不知从何处出现,此时的他,穿着一身道服,倒是有几分正义凛然的模样。

    他打了个诺,一道锐利的眼眸直盯柳荫:

    “姑娘就不怕,手里的剑沾了他人之血,会染上煞气,有违道行?”

    柳荫嗤笑:“我竟不知,你此时还顾念着道行。”

    本就是要害他人,又装什么好人?

    那妇人此时更像是个没主意的,站到张村长身边,也不多说话。

    张村长冷哼一声,嘴里默默念着,抽出一张符纸,向柳荫劈去。

    那符纸化成一道雷,直向柳荫冲了过去。

    柳荫脸色不变,也捏了个诀,空手划出一道屏障,把那道雷吸收在内。

    这还是她从那往生经上随意看到的,没想到威力这么大。

    柳荫乐呵了起来,捏着嗓子喊: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虽然语气威风,可也免不了给人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

    卫钰轩惊讶于这个场面,可也深知这不是多说话的时候。

    随着时间的延长,她表现出来的能力越来越多了……

    那张村长也只是嘿嘿一笑:

    “但凭实力一战。”

    说完,对着那些村民使了个眼色。

    村民会意,默默退到一边。

    妇人也站得远了些。

    柳荫想了想,定下了一个约定:

    “你赢,我们任由你发落,我赢,你要做的这件事到此为止。”

    张村长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下来。

    柳荫提剑上前,对着张村长劈了过去。

    张村长没想到他们会以此方式作为开端,稍愣了一下,也拿出身后的桃木剑与柳荫对战起来。

    不得不说,柳荫从原主母亲那里得到的剑实在太好,三下两下就把张村长的桃木剑斩断。

    当然,这其中也有柳荫在现代苦苦学习武功的功劳。

    张村长眼睛向下撇去,看着自己脖子上架的那把剑,下意识的吞咽口水,脸色变得煞白。

    没想到他还没用道法,就已经输了。

    对于这个结果,柳荫是满意的,她道法不经,可剑法了得。

    朱唇轻启,缓缓吐出几个字来:

    “你,输了。”

    卫钰轩惊讶于她的能力,心里思索她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没被他发现。

    “好,我放了你。”

    张村长对着妇人使了个眼色,妇人面色不虞,往河岸边靠了靠,给两人指了个方向。

    “从那条路可以出村子。”

    柳荫放下心来,一步步向后退去,但还是不忘了拿剑指着张村长的喉咙。

    卫钰轩以自己的身体作为靠背,指引着柳荫向后走去。

    谁都没有注意到,妇人往河中扔了一张符,平静的河面又开始流动起来。

    意识到没有危险,柳荫放下刀,和卫钰轩向着妇人所指的放向离开。

    “就这样放了他们?”

    卫钰轩心怀不解。

    他意识到这里有超乎寻常的存在,说不准会给一村人带来麻烦,那村长夫妇也不像是会善罢甘休。

    但同时,他也意识到,这中间的事,还需要柳荫的决定,而不单单只是凭借他的同情心。

    柳荫用鼻子轻哼一声:“善恶到头终有报,这里面有因果,不是我能随意碰的。”

    他们走了许久,天色渐暗,却仍未看到两人漂流的的那条小溪。

    柳荫不禁疑惑,这个地方难道真的有这么大,按理说不应该啊……

    卫钰轩也注意到了异常,那天他明明很快就进了村子,怎么出村需要这么久?

    柳荫忽然拍了下额头:“不好,大意了。”

    走了这么久了,竟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劲,看来真的是她疏忽了。

    卫钰轩看向她,说出了心里的那个猜想:“鬼打墙?”

    以往他并不相信这些,往往当做笑话来看,可到了后来……

    先是自己遇到那个鬼影,然后是柳荫与一个女鬼的交情,再然后是这一天遇到的事情……

    他不得不信。

    柳荫点点头,嘴里不停地念叨一段经,最后往虚空一指:

    “破!”

    身边的一切重新变得开阔起来,身边还有一片树林,里面满是脚印。

    原来他们出了村子,却一直在这片地方打转。

    柳荫皱眉,不知哪来的鬼干扰.jxpx.他们离开,还是快whhryl.些离开为好。

    这样想着,也就这样做了。

    卫钰轩看看自己手上握着的那个小手,反过来,将自己的大手覆盖在上。

    柳荫没有多想,向着有水声的地方走去。

    她的听力一向很好,如果猜的不错的话,这道水声应该就是那条小溪发出来的了。

    两个人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其实我……”

    柳荫想要开口,却被卫钰轩打断:“朕知道。”

    柳荫睫毛轻颤,他知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卫钰轩想了想,撒了个谎:

    “你母亲本就是江湖人士,把这些教给你,也不为过。”

    他还是没有想好,戳破她的秘密后,两人该如何相处。

    是的,他知道她不是原来那个跋扈的皇后,可他不愿深究。

    说起来,也有他的私心,他更喜欢这个内里换了芯子的人,时而迷糊,时而精明。

    不知从何时起,她让他感觉到一种完全未有过的情结,不同于对从前的皇后,不同于对宁婉婉。

    对皇后,是他需要在外人面前树立的好君王的形象;对宁婉婉,是她的恩情和背后的家族势力。

    对她,总归是不一样的感情,这种感情,让他新奇而又不安。

    柳荫听到回答,讪笑了两下:“那是自然。”

    既然他不知道,那自己还是藏在心里比较好。

    两人各怀心思,都没有抽出心来观察身边的景色,不经意间,就zyxta.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村庄里。

    村里家家亮起了灯火,卫钰轩看天,已经暗下来了。

    “先去找地方休息吧。”他提议道。

    柳荫稍微思索一番,也答应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