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23.大意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两人随意找了一户人家,在门口站定,轻叩了几下房门。

    门很快被拉开,露出一个圆乎乎的脑袋,.whhryl.看了看两人,有些疑惑。

    “在下夫妻二人在这地方迷了路,可否在这里留宿一晚?”

    卫钰轩报了抱拳,此刻不像是个贵族人家,倒像是个江湖人士。

    那男人也是个好说话的,眼底闪过些许茫然后,思虑片刻,就为两人敞开了大门。

    卫钰轩对他一点头,拉着柳荫的小手,抬步走了进去。

    柳荫将这男人打量一番,见他满脸憨厚,也便任由卫钰轩拉着自己走了进去。

    像上一次,那张村长看起来有些精明,竟也真的藏了些坏心思。

    看来啊,人还是不要太聪明为好。

    柳荫默默抬头,看到天上的一轮红月,瞳孔猛的睁大。

    这一惊,脚下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

    https://

    还好卫钰轩眼疾手快,及时拉住了她,才免得她与大地亲密接触。

    “怎么了?”此时,卫钰轩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气里增添了些许关切。

    柳荫抬头,看到天上安稳的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眨眨眼睛。

    “无碍。”

    她稳了稳心神,这个平静的村子怎么可能会出现血月呢。

    兴许是她想多了吧。

    两人跟着男人进了院子,院子打扫得还算干净,可是却不见这家里的女主人和孩子。

    这个xgchotel.院落静的出奇,像是与世隔绝一般。

    柳荫下意识地没有多想,也许是因为刚躲过一劫的缘故。

    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此刻完全不同于平日的自己,少了很多谨慎。

    男人在他们身后笑了一下,缓缓关上了大门。

    “吱呀——”

    那大门发出一声极不协调的声音,把黑暗滞留在门外。

    男人快走几步,走到二人前面,把他们引进一间房屋。

    桌上的蜡烛忽眀忽灭,男人重新燃起一根蜡烛。

    点燃的火光摇曳,在窗上映照出一个张牙舞爪的黑影。

    卫钰轩四处打量,并没有找到地方可供自己坐下,于是只能站着。

    男人笑着,提起茶壶,向杯中倒水。

    那水并不热,因为茶杯上并没有酝酿出雾气。

    卫钰轩不满,无意间向他端着茶壶的手瞥了一眼。

    那手掌宽大,一看便知是一个做惯了农活的庄稼人,手背上还有一道划痕……

    划痕!

    卫钰轩攥紧了手指,那划痕,他不久前才看到过。

    白日里,柳荫剑指张道士,他一步步在她身后护着时,身边一个畏畏缩缩的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男人.jxpx.的手上,就有一条这样的划痕。

    他觉得那划痕奇怪,还特意多看了几眼,正是长在右手的手背上,还刚刚结痂。

    “不对,不对。”

    卫钰轩低喃。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就是又一次绕回到白日里逃出来的那个村子。

    按理说,他们不该绕回来才对。

    就算是绕回来了,那男人见到他们,也不该是这么一个反应……

    “你到底是谁!”

    卫钰轩拿起刀,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那把刀是白日里柳荫给他的,后来遇见鬼打墙,柳荫也没要回去,就一直在他手里拿着。

    男人脸色惨白,低垂下头,从喉咙里发出几声怪异的笑声。

    “桀桀~被你们发现了~”

    男人再次抬起头,与前时不同,这一次,他的脸上满是血。

    柳荫撇嘴:“你死得可真惨。”

    男人再一次发出了怪笑声:“桀桀~是啊~我死得真惨啊~”

    他伸出手来,那手指上长出了利甲。

    那手就对着柳荫扑来。

    柳荫侧身躲过,顺势把卫钰轩甩在一旁。

    卫钰轩心有不满,但还是忍住了,这种情形,确实不适合他冲上去送命。

    男人还是在笑,嘴角弯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冲着柳荫袭去。

    柳荫拿出一张符纸,嘴里念念有词,片刻,就有一道雷从符纸里发出,打在男人身上。

    那符纸也化为灰烬。

    可怕的是,男人先是脸色一变,但很快就又开始瘆笑起来。

    那雷打在他身上,像是没有任何作用一样。

    柳荫不妨,手臂被男人的利甲划伤。

    柳荫捂住受伤的手臂,后退几步:“你这人,怎么和女鬼一样喜欢用指甲抓人?”

    男人不答话,再次冲着柳荫奔去。

    柳荫拿出白日里用过的那把剑,对着男人迎头而上。

    男人不在意,以为那把剑如同方才的雷一样,没有任何杀伤力。

    然而他低估了那把剑的作用,剑锋扫过,他的手臂应声而落。

    男人愣住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

    就在这个时候,柳荫一剑斩断了他的头颅。

    “生死关头,忌分神,忌犹豫。”

    柳荫缓缓开口,为男人的失败感到不值得。

    卫钰轩睁着大眼睛,看着那脑袋咕噜咕噜滚到自己脚边。

    柳荫走过去,对他投以歉意的一笑,伸出手,拿起了那脑袋。

    卫钰轩感到一阵恶寒,女人不应该是温婉可人的,看到这种清形应该花容失色,钻进他怀里的吗?

    为毛这个女人不但不害怕,反而还把脑袋拿了起来?

    柳荫看他呆愣着的样子,不好意思地开口:“抱歉啊,吓到你了。”

    卫钰轩语噎,什么话也不想说。

    他有被吓到吗?

    他的男子气概被折辱了有木有?

    柳荫不知道他现在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也不影响她把那颗脑袋抛向空中。

    圆滚滚的头颅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在虚空中停了下来。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弱。”

    随着一道声音响起,那虚空渐渐幻化出几道人影。

    中间是一个大约及笙的小姑娘,两边则站着那妇人和张村长。

    只不过,那妇人和张村长低垂着头,一动不动。

    看着柳荫疑惑的眼神,小姑娘解释道:“他们死了呀。”

    柳荫把目光重新放回到小姑娘的身上,看她言笑晏晏的样子,后背升起一丝凉意。

    “你是桃子。”

    是肯定,不是疑问。

    桃子大方地承认了:“不错,就是我。”

    “你杀了他们。”

    一直不做声的卫钰轩开口了,他感到气愤,是什么仇,才让这个小姑娘杀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桃子眼里闪过一抹落寞:

    “因为他们以前,就是这样杀了我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