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25.两者不划算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后来,我淹死在那条河里之后,就遇到了那个姑娘。

    那个最初引发慌乱的姑娘。

    她告诉我,她,是我爹害死的。

    那晚是我爹将她推入河中,把她淹死在河里,然后把她的鬼魂封印在那个花瓶中。

    我爹逼着她做坏事,伤害了许多人和动物,她本不想这样,可又不得不照做。

    她在我家被封印了十五年,十五年,足够让她从一个本性纯良的鬼魂变成一个满身怨气的厉鬼。

    我无意中把她放了出去,她不能再去投胎,自然是要回到那条河里休养,然后回来报仇。

    我爹为了活命,硬是把我这个女儿推了出去。

    在那个姑娘那里,我受尽折磨,成了她的奴隶。

    不过她也是守信,再也没有去找我爹爹。

    后来……”

    想到那个场景,桃子的眼里闪过嗜血的光芒。

    “后来我趁她不注意,把她吞噬了。

    那姑娘伤害了那么多生灵,修为自然也不低。我把她吞噬掉,自然也就成了那一片最厉害的鬼。

    我还专门回了趟家,看了看我那爹娘。

    没有我,他们似乎也还过得不错,爹还是村长,娘也还是村长夫人。

    他们见到我也不害怕,只是一个劲的哭诉自己有多么惨,多么想我。

    于是我和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

    我用法术困住这个村子,他们帮我去外面寻找合适的替身。”

    不然,这村子怎么这么久没有生人进入。当然,除了村长一家。

    “所以你就选择了我?”

    柳荫前进一步,要把所有的事情问个清楚。

    更重要的是,她必须要恢复体力,不知从何时开始whhryl.,她突然觉得没了气力。

    也必须拖延时间了。

    不然,真的会死在这桃子的手里。

    桃子打量了柳荫一番:“不错。我的确是要你做我的替身。”

    “那你也没有必要杀了全村的人再来找我。”

    柳荫不解,这些做法看去来似乎是多此一举,而且毫无逻辑可言。

    桃子耸耸肩:“我就愿意这样做,你管得着?”

    柳荫抓住她先前的漏洞:“那你应该早就把我抓到河里,不会拖到现在。”

    桃子愣了愣:“你真是比我爹还聪明。要是这也告诉你,那我还有面子吗?”

    柳荫抿唇轻笑。

    就算是杀人颇多的女鬼,也毕竟死在一个懵懂的年纪,安静起来还是带了些纯真与稚嫩。

    柳荫继续忽悠着:

    “我本来想给你超生的,但既然你这么坚持,还是先杀了我,等着去地府领罪吧。”

    柳荫想了想,又添了一把火:“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生活得并不幸福。”

    桃子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是这个道理,与其在一个不幸福的人身上煎熬,不如找机会去投胎。

    毕竟,两者的后果不同,她也不想去那十几层地狱受罚。

    两者不划算。

    她试着与面前这个不幸福的女人做个交易:“那我饶你一命,你给我超生吧。”

    被当成不幸福却毫不知情的柳荫点点头,盘腿而坐,念起了经。

    是中阴经。

    但愿她的杀生之孽能被饶过吧。

    桃子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最后化为点点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最后,柳荫听到一声道谢,发自内心的谢意。

    许久没开口说话的卫钰轩突然出声:“我以为,你不会放过她。”

    柳荫看他一眼:

    “我不是那么不明是非的人,当初一整个村的人害了她,她有怨气,报复也正常。”

    更何况,这里面有因果,若她杀了桃子,那才是要倒霉的。

    想到那些村民当年做的事,卫钰轩一阵唏嘘:

    “没想到现在还会有这么愚昧的事情发生,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

    卫钰轩看着身旁面色不虞的女人,想起来这几日发生的事情,把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好吧,当他什么也没说。

    突然,柳荫跪倒在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下来,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卫钰轩吓了一跳,急忙俯下身:“你怎么了?哪里受.zyxta.伤了?”

    柳荫摇摇头,她只是……

    突然浑身无力,虚弱至极。

    柳荫扶住卫钰轩的胳膊,勉强站了起来。

    卫钰轩不做声,任由自己的胳膊被紧紧抓着。

    柳荫试着向前走,走了几步,又瘫倒在地。

    卫钰轩俯下身,将柳荫背了起来:“朕带你去找大夫。”

    柳荫制止了他:“这村子已经没有人了,还是快些离开吧。”

    卫钰轩想了想,这话似乎说的极有道理,再怎么说,这也是个死人村,极其不祥。

    两个人出了房屋,抬头往天上看去。

    一轮满月。

    不见了柳荫初见的血色,极为明亮,将这小路照得清清楚楚。

    柳荫试着扔出一张符纸,镇压住这村子的死气,可……

    那符纸仿佛失效了一般,在空中飘荡片刻,落到了地上。

    柳荫心惊,试着召唤栢隗。

    试了许久,手上仍是空空的。

    她的法术,似乎失灵了。

    感觉到背上的人儿的异动,卫钰轩将她又往上拖了拖:“何事?”

    “无事。”

    柳荫压下心里的惶恐,思索起以往看过的术法。

    只不过,没有一个,是针对她现在的状况的。

    这个时候,卫钰轩已经走出了村子,往前迈了几步,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两个人又回头看去,发现这个村子慢慢消失。

    柳荫知道,这是因为桃子走前最后的努力。

    这个村子埋葬了她,她也要让这村子随着她一起消失。

    似是小孩儿心性,又似乎是睚眦必报的性子。

    希望她去了地府不要受太多为难才好。

    柳荫心想。

    纵是卫钰轩见过许多场景,也没见过一整个村子消失的情景,卫钰轩好不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转过身,继.xgchotel.续赶路。

    不消片刻,就来到了那条小溪旁。

    “沿着小溪往上走,总没错。”卫钰轩想了想,知会了柳荫一声。

    “好。”

    柳荫轻声应着,声音细若蚊子。

    一路上,鬼哭狼嚎,两人听得心惊。

    时不时还有几道人影飘过。

    卫钰轩本以为柳荫会解决这些问题,可当柳荫告诉他,她术法不灵以后,卫钰轩瞬间不淡定了。

    卫钰轩突然想起一茬,他听别人说过这样的话:

    “皇上不是身绕龙气,鬼神不可进的吗?”

    柳荫无奈,费了好大的力气让卫钰轩听清:“那都是骗人的,皇上也是人。”

    柳荫说的含糊,可卫钰轩也听了个明白。

    什么龙气,都是皇家编纂出来的假话。

    可怜他一个皇家之人,竟被这自家人说的假话蒙蔽许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