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27.死人之嘴最严实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关雎宫

    油灯还在灼灼的燃烧着,灯里的火焰有一下没一下的跳动。

    “我们已经将您吩咐的事情做好了,还请您遵守约定……”

    一个蒙面的黑衣人站在宁婉婉面前,身上带有些许戾气。

    宁婉婉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让那黑衣人看得有些痴了。

    “那是自然。”

    宁婉婉扔给他一个信封,黑衣人打开信封,抽出里面一张张银票,嘴角露出了阴险的笑。

    可惜他是蒙面的,没人能看见这抹怪异的笑容。

    那天二人掉下悬崖以后,他回去喊了几个手下去底下查看过。

    悬崖下面是一个小小的湖泊,上面还漂浮着未飘散开的血迹。

    量他们也活不了了,黑衣人并没有到湖底去看。

    至于那个男人,这位女客人只吩咐说不可以伤了这男人,并没说不可以杀了他。

    就算杀了他,也是女客人咎由自取。

    毕竟,杀人,也是有代价的。

    要是杀了一个小姑娘,那她自己也是要受点损失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损失,她受不受得起了。

    黑衣人恶趣味地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宁婉婉嘴角扬起的一抹笑容。

    他对宁婉婉报了抱拳:“在下告辞。”

    宁婉婉点点头,显然没有要他多留的意思。

    黑衣人走到门口,忽然触电般的抖了抖,随即跌倒在地。

    “你——”

    黑衣人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有预想到自己会中招。

    宁婉婉又一次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挂在她的脸上,着实有些诡异:

    “死人的嘴,最严实了。”

    黑衣人还想说些什么,奈何生命一点点流失,最后也只是挣.jxpx.扎了几下,就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宁婉婉挥挥手,就有一个黑影把黑衣人带走了。

    室内又一次变得平静。

    “也许,下一次,我也可以放心动用我自己的势力了,不是吗?”

    宁婉婉对着屋顶,像是在说与别人,又像是在说与自己。

    屋顶上一道黑影动了动,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主子说,他只要听就好。

    宁婉婉以为自己把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只可惜,这一次,她失算了。

    她以为不用自己的人,就可以摆脱卫钰轩安排的暗卫的眼睛;

    殊不知,自己做的这些,全都落在了一个她从未察觉过的人的眼里。

    她以为这江湖中人最讲义气,也能把她吩咐的话一丝不苟的执行;

    殊不知,那个最讲义气的人给自己制造了一些她最不愿jsshcxx.看到的意外。

    她以为,除去那个女人,自己再无后顾之忧;

    殊不知,她也险些害了自己最珍视的人。

    ————

    卫钰轩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走到了哪里,只知道自己的脚步越来越重。

    腿一软,差点就跪在了地上。

    他的体力已经快要透支了,再不见人,恐怕就要露宿在野外了。

    此时已是深夜,吹过的不是习习的微风,而是徐徐的寒风。

    两个人身上都有伤,再这样待下去,恐怕是要受了风寒的。

    面前悄无声息的过来了几个身着黑衣的人:“属下来迟了,还请皇上责罚。”

    卫钰轩摆摆手,不再多说话,示意他们把自己和柳荫带上去。

    几个人功夫了得,只一刹那的功夫,受着伤的两个人就稳稳的落在了山顶之上。

    只一刹那,几个人又消失在原地,仿佛根本就不曾出现过。

    卫钰轩抱紧了柳荫,一步一步向着寺庙走去。

    远远的看见了一个人影,依稀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光头和尚。

    等走近了,才发现那是虚寂方丈。

    卫钰轩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偶遇,对虚寂方丈点了点头。

    虚寂方丈身后跟着几个弟子,此时都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过去帮忙扶一把。

    看样子那个男施主很累的样子,他们都很想去帮忙,可是男女授受不亲,不能动那个女施主……

    一时间,几个人没了主意,纷纷看向一旁沉默寡言的虚寂方丈。

    虚寂方丈知道自己这几个小弟子心里想些什么,不由得感叹他们的死板。

    “出家人慈悲为怀。”

    他只提点了一这句。

    几个小弟子都明白过来,赶忙走上前去,一半搀扶着柳荫,一半扶着无力的卫钰轩。

    “把他们带去老衲的住处吧。”

    虚寂方丈淡淡吩咐了一句,率先走到前面去。

    卫钰轩早已脱力,此时也任由几人把自己带向前方。

    几个人把两人带向软榻上,便识趣的离开了。

    “还请方丈为她看看。”

    卫钰轩刚缓过神来,就着急说着。

    柳荫躺在软榻上,牙关紧咬,似乎是很痛苦的样子。

    虚寂方丈缓步走到柳荫身侧,轻呢了一声“阿弥陀佛”,把一只手搭.zyxta.上了柳荫的手腕。

    短暂的沉默之后,虚寂方丈把脸上各样的表情收了下去,开口给卫钰轩解释:

    “今日是四月十五了。”

    卫钰轩皱眉:“这和四月十五有什么关系?”

    虚寂方丈敛眉一笑:“以后,每月十五,女施主都会道法尽失,虚弱无力,而且——”

    虚寂方丈在卫钰轩期待的目光下,说出了下一句话:

    “女施主对于鬼魂来说……确实是一个值得觊觎的存在,所以这一天……施主还是保护好她吧。”

    卫钰轩把拳头攥紧,又缓缓松开,再攥紧……

    许久,他定下心神:“我会保护好她的。”

    虚寂方丈点点头,转过身想要离开。

    卫钰轩喊住了他:“方丈,我还有一事——”

    虚寂方丈转过头,合上双掌:“施主说的事,老衲也不知道,施主还是请回吧。”

    卫钰轩还想在说些什么,奈何虚寂方丈已经提步离开,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卫钰轩只能坐下去,看着不知是熟睡还是昏迷中的柳荫,陷入了沉思。

    柳荫的四个宫女已经知道柳荫回来了,站在虚寂方丈的门前张望。

    虚寂方丈从门内走出,对她们呵呵一笑:“几位施主还是先回去吧,那位女施主已无大碍。”

    几个姑娘听见了,犹豫片刻还是停在原地。

    她们也很想念娘娘,现在看不见娘娘,等在外面也是极好的,至少还和娘娘待在一处。

    虚寂方丈见状,也不强求,捻着佛珠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