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28.承担后果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虚寂方丈刚回到自己打坐的佛堂,就看见了那个等待多时的……鬼魂。

    苏眉在虚寂方丈身边饶了几圈,才闷闷地开口:“你说他们会平安。”

    虚寂方丈后退一步,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心虚:“他们的确是平安的,没有生命危险。”

    苏眉坐在桌上,看向虚寂方丈的目光里充满了不满:“可是柳荫是怎么回事?”

    “这是就是重生的报应。既然当初她选择这样,那就要承担后果。”

    虚寂方丈蛋淡淡开口,仿佛jsshcxx.在说着一些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可是……”苏眉想要辩解,可是又无从说起。

    是啊,让她怎么办呢?这个她也知道,可总觉得……哪里不舒服。

    而且……每个月一天不算长,却也不算短,况且还有这么多觊觎柳荫的鬼魂……

    她很难保护好在那一天手无缚鸡之力的柳荫。

    而且,难保有一些鬼魂趁虚而入。

    “蜀山两大法器,就是这么好糊弄的?”

    虚寂方丈不急不忙,完全不在意这一个潜在威胁。

    苏眉叹了口气,总感觉哪个地方不太合适。

    “我去看看她。”

    苏眉扔下一句话,轻飘飘地离开了佛堂。

    虚寂方丈在后面说了些什么,苏眉没有听清,也不太想去听清。

    这个臭和尚,实在是太烦人了,还是小时候圆滚滚的样子可爱些。

    虚寂方丈摇摇头,把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算了,不是自己没有提醒过她,而是她不听啊。

    虚寂方丈不再担心自己会被骂了,躺在佛堂的小木床上悠然自得地睡起了觉。

    苏眉飘着飘着,看到卫钰轩坐在柳荫身边,也不甚在意,径直飘进了屋子。

    区区肉眼凡胎,怎么能看见她呢!

    苏眉穿墙而入,先是在卫钰轩身后看了一会儿,接着飘向柳荫。

    横空出现一只手,挡在苏眉的前面:“她在休息。”

    “我知道,我就是——”

    苏眉忽然愣住了,她低头看看自己,再抬头看看卫钰轩,愣了片刻,确定卫钰轩的确看见了自己。

    苏眉开始怀疑人生,哦不,是怀疑鬼生。

    她眨巴眨巴眼睛,对着卫钰轩友好地笑了笑,接着冲出了那个房间。

    苏眉拍拍受惊的小心脏,无语看天。

    为什么没有人来告诉她,其实这个皇帝是可以看见她的存在的?好尴尬的有木有?

    不过,还有一件事值得深思。

    皇帝,好像一开whhryl.始就知道她的存在了。

    苏眉打了个激灵,还是等柳荫醒来以后,和她商量一下吧。

    这个小皇帝,着实可怕。

    柳荫不知在梦里看见了什么,眼角滑过一滴泪,卫钰轩俯身向前,为她揩去那滴泪珠。

    “查到了吗?”

    卫钰轩冷冷开口,完全没有了在柳荫面前的那点柔情。

    房间里落下一道人影:“皇上,这……”

    “说。”

    卫钰轩的话语里带着不容置喙的语气。

    黑影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那些人,后来去了关雎宫,见了宁贵妃。”

    卫钰轩冷笑一声,关雎宫?宁婉婉?

    看来,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恃宠而骄了。

    “继续盯着。”

    “是。”

    黑影消失在房间里,卫钰轩把玩着手里的瓷杯,嘴角勾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

    这么久了,终于露出破绽了吗?

    看来,他的女人,还真的是心机颇多啊!

    ————

    翌日。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柳荫站在山坡上,对着远处那个老和尚摆了摆手:“方丈,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虚寂方丈神色有些崩裂,还是极好的控制住了:“施主慢走。”

    柳荫转过头,拿着从虚寂方丈那里要来的佛珠,极开心地离开了。

    苏眉躲在步摇里偷笑,今日总让那老和尚吃亏了。

    想想那老和尚肉疼却不得不把佛珠送出的样子,着实可笑。

    至于柳荫为何要拿走那佛珠,也是有原因的。

    她知道了自己以后每月十五都要有这么一天,她不能总是依靠苏眉来保护她。

    必要时,这沾染了些灵气的佛珠也是可以帮忙抵挡一下的。

    这样想着,柳荫把佛珠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苏眉没有太在意,相反,她特别喜欢这佛珠上的灵气。

    但柳荫还要靠它护身,苏眉也没有太放肆,偷吸了一点点之后,在上面渡上了一层自己的气息。

    柳荫察觉到了,也没有揭穿她,此刻,苏眉在她眼里,就像是一个偷嘴的孩子。

    她喜欢,全送给她也不为过。

    大不了自己再去别处找一些就是了。

    不知为何,柳荫在苏眉身上总能找到一些熟悉的感觉,让她不自觉地想要对苏眉好一些。

    而这种现象她并不排斥,甚至于特别喜欢。

    毕竟,她在现代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亲近的人,就算是同门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也对她避之不及。

    苏眉想起昨晚上的事情,很想问一问这个丫头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

    恐怕她也不知道。

    卫钰轩不知道怎么回事,另找了一辆马车,自己一个人坐了进去。

    柳荫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但也没有太在意。

    她巴不得那臭男人离她远点呢!

    苏眉感受到柳荫心里失落又排斥的心情,不禁感到些许着急。

    这两个人,还是和上一世一样,不懂情爱啊!

    这进展太慢,她都忍不住去推波助澜了……

    苏眉是谁?想到了就一定去做,这是苏眉一贯的风格。

    说做就做,苏眉悄悄对着柳荫说话。

    当然,这个马车里只有柳荫一人,宫女都在外面待着,自然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异常。

    “昨天晚上是那个小皇帝送你回来的。”

    柳荫耸耸肩,她自然知道,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不是他,还能是谁?

    总不能在路上遇到一只鬼,鬼好心把她送回来?

    苏眉自知这话说得太没水准,又添上几句:

    “我看他对你可担心了,你不知道啊,你昏迷的时候,他看你的眼神……”

    苏眉一说起话来就jxpx.滔滔不绝,没有丝毫要罢休的趋势。

    柳荫掏掏耳朵,心里想着苏眉生前是不是在宫里生活过的,怎么话这么多?

    一声怒吼把柳荫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听我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