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32.不稀罕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御用的砚台是墨色的,却也泛着点点光泽。

    那墨也是极好的,到底好在哪里呢……柳荫也说不上来。

    反正觉得好就是了。

    时间久了,柳荫渐渐有些困意。

    这也不怪她,毕竟这研墨的事情实在太无聊了,就和催眠一样。

    柳荫有些打盹,但还是在强zyxta.忍着不让自己睡着,可这困意哪里是那么容易消下去的。

    她摇头晃脑,不一会儿,把自己晃得睡着了。

    卫钰轩感觉到身边的异动,往旁边瞥了一眼,果然看到柳荫……已经站着睡着了。

    叹了口气,卫钰轩悄悄扯动了一下柳荫的衣襟。

    柳荫正睡得舒服,突然衣服被人一拽,不自觉地往那个方向倒去。

    好巧不巧的,就倒在了卫钰轩的怀里。

    这一下,彻彻底底把柳荫吓醒了。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卫钰轩的怀里,当事人还在无辜的看着自己。

    柳荫一个激灵,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你们……”

    门口的亮光又亮了几分,柳荫抬头去看,看到一张歪着的脸。

    柳荫吓了一跳,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张脸有些熟悉。

    仔细想着这张脸属于哪一位,柳荫竟然忘了从卫钰轩的怀里爬起来。

    于是,两个人就一直以这种奇怪的姿态呆愣着。

    柳荫眨巴眨巴眼睛,越看这张脸,越觉得像是那个宁婉婉。

    再仔细一看,还真的是。

    柳荫一骨碌爬起来,站得直直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有种自己干坏事被人捉住的感觉。

    宁婉婉脸涨得通红,眼里噙着泪,泪珠似掉不掉的,身子都在颤抖着,显得楚楚可怜。

    她拿着一张帕子,捂着嘴巴,像是不相信看到的这幅场景。

    卫钰轩开始有些生气,后来才想起来是自己下达的命令,宁贵妃进殿不必通告。

    怒火下去了,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于是也就管不到宁婉婉此时的作态了。

    宁婉婉见卫钰轩没有理睬自己,有些疑惑,但还是拿捏着姿态,不肯示弱。

    于是,三个人形成了一种古怪的氛围。

    最后,还是宁婉婉福了福身子:“是臣妾无状了,臣妾告退。”

    说完,便跑了出去,肩膀还在耸动着,似乎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柳荫疑惑了,这怎么弄得自己和个恶人一样?

    “出去。”

    “啊?”

    柳荫以为自己没听清,自己为什么要出去?不是研墨来着吗?

    “出去!”

    卫钰轩的脸色黑得快要滴下墨来,他也搞不清自己为什么要生气,但显然他不想再有人来打扰。

    以至于,他很自然地对柳荫发了火。

    “哦。”

    柳荫耸耸肩,走了出去。

    到了门口,发现不远处还站着两人。

    柳荫走近,那人也转过身来。

    又是这个宁婉婉,哦,还有一个宫女。

    柳荫简直要疯掉了,怎么哪里都有她?

    柳荫不经意间瞥了一眼那个宫女,觉得有些眼熟。

    那宫女也在这时抬起头来,和柳荫对视了一眼,还自得地笑了笑。

    要说刚才柳荫没有认出来,这时候看到这个笑就已经想了起来。

    这宫女,不正是那时挑选宫女的时候,那个因为太骄傲而弃选的秀禾吗?

    柳荫记性着实不好,上午见过宁婉婉一面,方才也一时没有想起来。

    要说为什么想起了好久之前只见过一小会儿的宫女……

    实在是因为这个秀禾的笑太过于自信,让柳荫想忘都忘不掉,都快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

    她在现代也没见过笑得这么张扬跋扈的人。

    只是这秀禾为什么跟在宁婉婉身边……

    柳荫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但很快又把眼睛从秀禾脸上挪开。

    宁婉婉脸上还挂着泪珠,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

    只不过,接下来的话,打破了这幅美好的形态:

    “我看上的男人,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

    柳荫惊了,古代的女子怎么还能说出这么大胆的话来?

    不过一想,也就无可厚非了。

    不然怎么会有争宠呢?只不过是把心思放到明面上来说罢了。

    柳荫也是一笑,把秀禾那张扬的笑容学了个三成:

    “不稀罕!”

    宁婉婉本来就生气,这时候听到这句话,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奈何柳荫根本不理她气成了什么样子,从一侧绕过去,径直离开了。

    宁婉婉攥紧拳头,长长的指甲刺进肉里也不觉得疼。

    许久,她松开手掌,脸上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别得意得太早,有你好看。”

    就算皇上不喜欢这个柳荫,她也要把柳荫处之而后快。

    毕竟,她想要的,不单单只是皇上的宠爱。

    柳荫回到坤宁宫,还没进门,就听到一声哀怨:

    “哎呀,皇jsshcxx.嫂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柳荫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一听这笑声,卫歆柔就知道是自己的好皇嫂来了,急忙跑出去迎接。

    柳荫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让公主来迎接,妾身惶恐。”

    卫歆柔哈哈大笑:

    “原来皇嫂也会说笑话,我还以为皇嫂只是一个闷葫芦呢!”

    听到这个形容,坤宁宫里的宫女全都捂着嘴笑了起来。

    柳荫佯装生气,宫女这才止住了笑,但是脸上的笑意还是不减。

    要说她们这么大胆,全都是平时让柳荫惯出来的,所以这时柳荫被笑话,也只能吞下这个苦果。

    卫歆柔拉着柳荫的胳膊,硬是不放手:“皇嫂皇嫂,我们去玩玩嘛——”

    柳荫无奈,这个小公主莫名地喜欢自己,还总是粘着自己不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自己并不排斥她的亲近,但这进程也太快了吧?

    卫歆柔才不管这些,只要她看上眼了,那就一定是要好好相处的!

    柳荫被卫歆柔拉着在皇宫里走了许久,沿途看看风景,倒也不错。

    只不过,这一路上看到的风景……

    柳荫无比痛恨自己的这双阴阳眼。

    避开了其他人,她们去的都是些偏僻的地方,卫歆柔感叹着时光变迁,可柳荫看到的不只是这些。

    这些偏僻的地方,处处可见废弃的水井,看起来很萧条的样子。虽然都是弃之不用的,但是……

    这些水井周围漂浮着太多黑气,大多是没有意.xgchotel.识的怨灵,不会构成威胁。

    但这着实让柳荫心惊了一把。

    虽然说宫里是个吃人的地方,但也总不能哪个井里都死了这么些人吧!

    柳荫走得满怀心事,可来到一处竹园时,又看到了一个水井。

    奇怪的是,这水井看起来干净极了,一点黑气都没有。

    “这水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