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33.大打折扣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什么水井?”

    卫歆柔奇怪道。

    满目所及皆是竹子,哪里来的水井?

    听到这话,柳荫愣了一下。

    没有水井?那她看到的……是邪祟?

    “没有什么,刚才有些看错了。”

    柳荫展现出一个让人宽心的笑容,“我们到别处去看看。”

    卫歆柔不疑有他,跟着走出了竹林,随即注意力就又到了其他的地方。

    逛了一下午,两个人都zyxta.逛累了,不管是整日撒泼的卫歆柔,还是许久没有锻炼过的柳荫。

    “皇嫂,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慢慢逛吧……”

    卫歆柔有气无力地说着,完全忘了是谁拉着柳荫到处跑来跑去。

    柳荫摆摆手,让她自行离开,自己慢慢踱回了坤宁宫。

    天还没黑下来,坤宁宫已经掌起了灯。

    一个个宫人来来往往地穿梭着,忙着宫中事宜,到也有几分人气。

    柳荫还没走近,春雨眼尖,远远就瞧见她了。

    春雨快whhryl.步上前,搀扶着柳荫回宫,一边走着,还不忘了取笑一番:

    “娘娘当真是好兴致,连家都忘了回。”

    听到“家”这个字,柳荫明显地怔了一下。

    春雨也自悔失言,吐了下舌头,不再说话。

    可是春雨她真心把坤宁宫当成了自己的家,不知从哪一天起,皇后待人和善,对她也极好。

    其他宫里的宫女都在处心积虑获得主子青睐,可她不用活得这么累,娘娘和其他妃子不一样。

    在坤宁宫没有很多规矩约束,娘娘也不会动辄打骂人,所以这个家的概念,说起来还是娘娘给的。

    柳荫则是另一种感受。

    从前,她也许从生下来就是孤儿,被蜀山掌门拾回去培养。

    十二岁以后,她就下山了,到人群聚居的地方去历练。

    她居无定所,也没有交好的同门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一直都是一个人。

    现在,突然有人说了……家。

    也许是口误,也许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反正,这个家字,着实把柳荫感动了一把。

    回到卧房,柳荫踢掉鞋子,扑到床上,合上了双眼。

    春雨摇摇头,对主子这种毫无形象可言的做法已经见怪不怪了。

    “娘娘,何时传膳?”

    柳荫闭着眼睛,拿捏着嗓子,装作柔弱无力的样子回答:“过一会,等我休息休息再传。”

    话音未落,另一个声音加入进来:“现在就传,不要惯坏了她。”

    柳荫猛的坐起来,被这声音的主人吓了一跳。

    春雨略微有些惊讶,识相的退了出去。

    “皇上这是……”

    柳荫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确保仪态还够得体。

    “怎么,朕不该来?”

    卫钰轩一皱眉,俊朗的面容上增添了帝王的威严。

    “并无。”

    其实卫钰轩自己也不知道怎的来了这里,批完奏折,说是要走走路散散心,不知怎么就走到这来。

    白日里宁婉婉跑出去之后,他特意到关雎宫去过一趟,好不容易才把人安抚下来。

    只怕明日那小性子的女人又要生气了。

    对这,卫钰轩没有多少感觉,自从发现了宁婉婉的多重面目后,他对宁婉婉的忍耐度越来越低了。

    再加上,白日里,宁婉婉在门口说过的那些话,更是把她在他心里的形象大打折扣。

    卫钰轩不明白,以前那么完美的一个人,怎么现在露出的破绽越来越多了呢?

    是她放松了警惕,还是他以前太傻?

    一想到这些,卫钰轩就抑制不住心里的烦燥。

    于是,他再次把目光放到柳荫身上,企图寻找些安慰。

    不看还好,这一看,又把卫钰轩气得不轻。

    柳荫本是看见卫钰轩神游天外,自己一个人没意思,干脆就重新坐了回去。

    谁知道,这一坐,就打起了瞌睡。

    还没等卫钰轩把人叫醒,柳荫自己先醒了过来。

    怎么醒的呢?自然是一头撞在了床边的柱子上。

    柳荫睁开眼的时候还是愣怔着的。

    卫钰轩心情大好,甩下三个字,随即出了这间屋子。

    “去吃饭。”

    还有什么能比吃饭更重要?柳荫自认为是没有的。

    坤宁宫是有独立的膳房的,膳房里的人手也都是顶尖的。

    再加上今晚来了个皇上,膳房里的人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光凭上的菜就可以看出来。

    花香藕,姜汁白菜,杏仁豆腐,雪菜黄鱼,最后还上了一道虾仁粥。

    个个都装饰得极好,看着好看,闻起来很香,更别提吃起来的味道了。

    柳荫一边吃,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哪天要去膳房说道说道。

    自己也算是半个主子,可不能差别对待。

    卫钰轩吃饭时慢条斯理的,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贵雅之气。

    反观柳荫……

    这样一比起来……

    实在是……

    不作评价。

    卫钰轩吃过饭,围着坤宁宫转了一圈。

    柳荫不爱摆饰,所以坤宁宫没有太多贵重物件。

    这样一来,和其他的宫殿比起来,就略微有点寒酸了。

    不过坤宁宫里的书的确有很多,在正室一隅专门放置了一个大大的书柜,里面满满当当全是书。

    卫钰轩满意地点点头,对柳荫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喜欢读书。

    这很好。

    但……事实上柳荫并没有看过这些书,她只不过是觉得自己的坤宁宫太过空荡,容易积聚阴气。

    吃完了饭,身上有了力气,柳荫也不是那么困了,卫钰轩打量屋子,她就打量卫钰轩。

    柳荫这才发现,卫钰轩长得其实还算不错,五官都生的很好看,凑到一块更好看。

    他的皮肤并不白净,但小麦色的皮肤让他看起来更威严了些。

    而他的身上,处处洋溢着轩昂之气。

    柳荫不自觉地看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眼睛从卫钰轩身上移开。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呐。

    房间里有一个花瓶,里面歪七扭八的插着几根柳枝。

    卫钰轩皱着眉头,把那花瓶拿在手里:

    “你从哪捡来的垃圾?怎么还放在这里了?”

    柳荫的脸一下子拧成一块儿。

    她甚至都听见了苏眉在步摇里哈哈大笑的声音。

    她要怎么解释,才能让这个臭男人明白,这是她精心做了好久才做好的?

    算了算了,不和这人一般见识。

    苏眉的肚子已经笑得快要抽筋了,卫钰轩现在的表情一定很丰富.jxpx.。

    就像当时她亲眼看着柳荫一点点把它做好的反应一样。

    柳荫把花瓶拿了过来,像个宝贝似的摆回了原处:“这是艺术。”

    卫钰轩半天都没说话,柳荫转头看,看见卫钰轩极力忍着笑,像是忍得很不容易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