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34.很不舒服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柳荫耸耸肩:“算了,你要是想笑,就笑出来吧。”

    卫钰轩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柳荫转过头去,不想看见他那贱兮兮的笑。

    烛火摇曳,发出滋滋的声音。

    柳荫走上前,挑去一截灯芯。

    灯芯掉落,烛火燃得更强烈了一些,把这屋子也照得更亮了。

    卫钰轩扭头看,看到灯光下柳荫柔和的脸庞,让他心头一动。

    “咳咳咳——”

    卫钰轩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给呛住了。

    柳荫疑惑,抬起头去看,满眼都是疑惑。

    这一看,让卫钰轩更窘迫了。他可没有忘记自己是被什么给呛住的,现在还没有缓过来呢。

    卫钰轩不自然地转过身子:

    “你这里的灯太呛人,改天我派人给你送点新的来。”

    咦?呛人吗?柳荫仔细闻了闻,并没有什么太重的烟味。

    不过既然皇上发话了,那就当是呛人的吧。

    柳荫深信不疑地点点头,倒是让卫钰轩心虚了些许。

    两个人没有什么话题要说,一时之间,空气都凝固了下来。

    柳荫不自然的扯了扯衣襟:“皇上,时间不早了,您还是……”

    听到这里,卫钰轩本来以为她要说“早些安置”,都已经做好了生气的准备,可是接下来的话…

    让他更生气。

    因为,柳荫说的是——

    “您还是早些离开吧。”

    卫钰轩哼哧一声,只有自己赶别人的份,怎么到了这里,变成了别人把自己往外赶?

    想让他走,他偏是不走!

    卫钰轩像个赌气的孩子一般,一屁股坐了下来:

    “朕不走,朕今晚就在这里安歇。”

    “那好吧。”

    柳荫绕过卫钰轩,爬到自己的床上就躺了下去,占据了大部分的面积。

    “臣妾累极了,先睡了,皇上自己找地儿睡吧。”

    笑话,跟她抢床,不可能!

    卫钰轩看着被占据了很大面积的床,又比较了一下自己的身形,觉得自己可以安稳度过一晚。

    于是,为了面子的问题,卫钰轩又一次把无耻发挥到了极致。

    他伸出手去,把柳荫推到了床角,自己毫无形象地躺了下去。

    柳荫一骨碌爬了起来,颇有些咬牙切齿地问:

    “皇上这么做,恐怕有些不妥吧?”

    卫钰轩睁开眼看看柳荫,对她挑了一下眉毛:

    “并无不妥。”

    ……

    柳荫继续提示,她就不信赶不走这个胡乱爬床的臭男人:“这恐怕不合规矩。”

    “无妨,朕就是规矩。”

    卫钰轩装作很宽厚的样子,怕了拍柳荫的手背,心情甚好地传了在外等候的大太监。

    “朕要在这里就寝,朕要沐浴,朕要更衣。”

    三个“朕要”,把黄公公说得一愣一愣的。

    他先是悄悄抬眼去看皇上和皇后,见他们都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柳荫也传了宫女,去了另一个方向沐浴。

    宫里早就备下了热水,在水面上还漂浮着刚采摘来的花瓣。

    柳荫没让人侍候,打发了宫女离开,自己钻进了浴桶里。

    “舒服——”

    柳荫满意地长叹一声,全身都放松下来,这下倒好,疲劳所致的倦意又一次冲她袭来。

    柳荫躺在浴桶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抛洒着水珠,差点就要睡过去。

    就在她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时候,一道声音从脑海中响起:

    “你还真是心大啊。”

    柳荫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

    这道声音的主人完全没有要因此而放过她的意思,喋喋不休着:

    “那个水井你也看见了,虽然周身澄澈,没有一丝杂气,但是再这样下去它就修炼成妖了啊。

    成妖了怎么办?万一它跑出来害人怎么办?等到jxpx.那时候再去补救,罪过可就大了!

    你还在这里洗什么澡呢?还不快穿好衣服,我们一起去看看,趁它还没成妖,赶紧把它封住。”

    柳荫懒散的抛出一道水珠,那水珠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在烛火的照射下亮晶晶的,煞是好看。

    “急什么?它这不是还没害人吗?”

    柳荫做事一直坚持着一个原则,那就是,她不错杀无辜,只收拾为害一方的妖鬼。

    就算她平时看到这些东西,也不会立马处理有时候,她甚至还要等它们害了自己,才动手处理。

    柳荫半天没有动,眯缝着眼睛,好不惬意的样子。

    苏眉叹了口气,这女人,怎么就说不动她呢?

    虽然她也不想伤害无辜,可那水井给她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总之不太好就是了。

    但既然柳荫都不急,那她也没必要急什么了,柳荫一定会有办法的。

    于是,.zyxta.她也很自然地闭上了眼睛,找了个地方躺了下来。

    事实上,柳真没想到什么办法来,她只不过是不想再到处乱动罢了。

    在这种时候,柳荫很自然地想起了一句诗。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虽然这句话很不映情映景,但也却是勾起了柳荫的馋虫。

    柳荫吧嗒吧嗒嘴,有些怀念现代各式各样的新鲜水果。

    这一怀念,就怀念了好久。

    沐浴完毕,有宫女上来为柳荫换上一身寝衣,绞干头发。

    寝衣柔软,穿在身上滑滑的,很是舒服。

    柳荫小步跑回房间,却发现卫钰轩早就躺在了床上,此刻正坐在床上读书。

    无奈之下,柳荫认命了,不就是床上多了个物件吗?她忍!

    但是越想越生气,这人放着自己的大龙床不睡,放着后宫那么多女人不找,非要来自己这里抢床睡是几个意思?

    柳荫有些忿忿不平,也没打招呼,直接爬到了床内侧。

    一般妃子都要谁在外侧,以便晚上侍候皇上喝水起身,但柳荫没这么想。

    喝水自己倒,起身自己起,堂堂大男人什么不会做?

    于是,她就心安理得地睡在了床的内侧。

    卫钰轩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乐得纵容。

    毕竟,他也不喜欢睡在里侧,感觉就像……自己一个男人却要被女人保护着。

    他很不爽,却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改变。

    如今有一个和他一样想法的人,还把这想法付诸实践,卫钰轩很满意。

    两个素日不合的人在此时达成了共识,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很快就都各自安置了。

    关雎宫

    “娘娘,听他们说皇上去了坤宁宫,今晚是不会来了……您还是不要等下去了……”

    秀禾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没错,的确是苦口婆心,不过目的不是劝宁婉婉休息,而是让宁婉婉生气。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宁婉婉并没有生气,也因此没有恨上坤宁宫,而是略有无奈。

    宁婉婉拔下头上的发钗:

    “那就扶本宫去歇息吧。”

    秀禾whhryl.略有错愕,没有看到宁婉婉脸上那一抹势在必得的自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