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37.梦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柳荫点点头,表示对那谢家夫人不感兴趣。

    这次,轮到薛如意来发问了,有件事,她已经疑惑了许久,憋了好久,都不敢问出来。

    今天,她一定要趁着进宫的机会问一问。

    “娘娘身份显赫,为何还要……”

    剩下的话,薛如意没有.jxpx.说出来,她知道柳荫能够听懂。

    多说多错。

    “可这终究不属于我,还是自己得来的稳固些。况且,兴许以后就用上了呢。”

    柳荫没有解释太多,最真实的原因,也只不过是她从前过得潦倒,以至于……

    穷怕了。

    说起来挺可笑的,所以她是绝对不会让薛如意知道的。

    不,是绝对不会让所有人知道的。

    薛如意点点头,不再追问。

    可此时,两个人都没有想到,那句“兴许以后就用上了”,在之后的一天,真的会实现。

    先说当下,薛如意简单说了几句就离开了,如意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她很忙。

    柳荫找出了笔墨纸砚,把一张宣纸放在桌上铺平,找了一支细一点的毛笔。

    想了想,柳荫按着自己想出的那个式样画了起来。

    不得不说,她画画功底非常好,以前总是被她用来画那些,自己见过的,长得很奇怪的鬼。

    现在想想,也确实是有些浪费了。

    她趴在桌子上,时而蹙眉,时而微笑,自己的手游刃有余地工作着。

    画着画着,柳荫出了神,要是自己的手会自己画画,那该有多好,她想。

    卫钰轩进来的时候,就是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

    不知为何,卫钰轩想起了这段诗,从哪里看来的,他一时还没想起来。

    只是觉得,柳荫此时埋头书案的样子,似乎牵动了他心里面的什么东西。

    柳荫自然也是听到了的,她抬起头,看到卫钰轩出神的样子,忍不住接了下一段:

    “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羡彼之华服兮,闪灼章。爱彼之貌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她也觉得熟悉,在梦里多次出现过的,不知为何就轻易地熟记了下来。

    戏罢无由理曲时,妆成只是熏香坐。

    卫钰轩的耳根明显地红了,他轻咳一声,掩饰住那份尴尬。

    接着,他屏蔽左右,随意的坐了下来。

    “朕来,是要与你商量一些事情的。”

    柳荫抬起头,直直地盯着他,眼睛连眨都不眨,表示自己很认真地听他把话讲下去。

    “朕知道你会些小……”卫钰轩顿住了,这个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呢?

    想了半天,他也没想出来该怎么表达,索性越了过去:

    “所以,朕这次来,是要与你结盟的。”

    柳荫懵懂,结盟?结什么盟?

    “前几天,想必你也发现了,朕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柳荫点点头,难道他是来让自己保护他的?不太像啊。

    “所以,朕这次来,是要请你调查一件事情。”

    卫钰轩把那请字说得很重。

    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张手帕。

    那张手帕看起来十分素洁,只不过染上了时间的颜色,显得有些昏黄。

    上面没有绣太多东西,只是在一角绣上了几抹桃花,尾处一个岚字,便再无其他。

    “朕怀疑,朕能看到这些东西,和这个手帕有关。”

    柳荫仔细看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连一丝鬼气都没有。

    但柳荫还是收下了,既然皇上这样说了,那就当做是这样吧。

    可惜她的表现实在是太敷衍,卫钰轩都看了出来,不禁有些急了。

    “你别不信啊,”卫钰轩加急了语气,“我看到这张帕子之后,就能看到那些东西了。”

    柳荫看他一眼,这个靠谱吗?

    卫钰轩可劲儿的想了许久,又添上一句:

    “它是在我醒了以后,才发现出现在我手里的。”

    听到这里,柳荫才又看了他一眼,不贵这一次的表情,就显得正式多了。

    “皇上不若讲讲看。”柳荫提议。

    卫钰轩拿着一杯茶喝了一口,柳荫犹豫了许久,之后也还是没有告诉他,那杯子,自己用过。

    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卫钰轩把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

    “小时候,我总是做一个梦。”

    说完这句话,卫钰轩突然想起最近也重复做过的那个梦,不过没有说出来。

    那个梦,太伤感。还是说小时候吧。

    “在梦里,也是这样的一个深宫,不过像是以前的样子,里面有两个女子。”

    说到女子,卫钰轩的眼睛眯了眯,那女子和自己像极了。

    “开始时,她们似乎关系很好,总是在一处。”

    做什么都在一处。

    柳荫抬眼看了卫钰轩一眼,发现他神色还算平静,于是静下心来听他讲故事。

    哦不,不是讲故事,是讲往事。.whhryl.

    “那天下雨,梦里也下了雨,一个女子在哭,哭得很伤心,可是另外一个女子始终没有去。

    后来雨停了,另外一个女子也出现了。

    可是她们吵了起来,吵得很凶。

    后来,她们再也不在一处了,都是各干各的事。

    一个总爱出门,四处转转,赏花游湖,好不自在。

    另一个深居简出,很少出门,即便是出门,也是穿着很肥大的衣服,身子骨却很瘦弱。”

    说到这里,卫钰轩的心忽然抽痛了一xgchotel.下,他又添上一句:

    “像是随时都会被风吹走一般。”

    柳荫点点头,她倒是见过这样的孕妇。

    不过她不能想太多,万一把自己的感情代入进去,真相就很难判断出来了。

    还很有可能导致失误,或者错判。

    “后来有一天晚上,那不出门的女子出门了。

    她投了井。”

    柳荫猛的抬起头来,井……又是井吗?

    卫钰轩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自嘲的笑了笑:

    “那个梦很真实,我就像是置身梦中,可是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投井。”

    卫钰轩不知道是为什么,会对一个梦感触那么深,明明只是一个梦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