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38.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卫钰轩闭上眼睛,略短的睫毛微微颤动。

    “那个女人投井死掉了,后来,我就再也没梦见她们了。

    我本以为这是件好事,可是后来有一天,我又做了一个梦,梦醒之后,这块手帕就出现了。

    我也开始看见那些……那些东西。”

    他睁开眼睛,眼底是遮不住的疲惫。

    “梦里有什么?”

    柳荫开口,她发现自己对这件事好像有点兴趣。

    卫钰轩皱眉思考,许久以后,缓缓吐出两个字来:

    “忘了。”

    “忘了?”

    “忘了。”

    柳荫差点背过气去,她还觉得那个梦很重要呢,怎么就忘了呢?

    偏偏卫钰轩还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柳荫各种为难。

    柳荫觉得自己还是换个话题比较好:“所以皇上是想让臣妾去掉您的阴阳眼?”

    “不。”卫钰轩摇头,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相反,还给了他一些好处。

    “我要你调查,梦里的那两个女人。”

    柳荫呆住,难道卫钰轩喜欢上梦里那人了?

    卫钰轩并不知道柳荫在想什么,他此时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思想中。

    小时候,宫里人都告诉他,他的母妃是生病去世了的,他也从未怀疑过。

    再加上太后,也就是当时的皇后,对他视如己出,他怕惹得太后不快,也就很少提及自己的母妃。

    可是后来,他慢慢长大,懂的事越来越多,才渐渐发现,母后的死,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可宫人们都闪烁其词,并不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也曾经私下里探查过,可也同样什么都没有查到。

    后来,他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做过的那个梦。

    有一段时间,他因为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把那些梦都忘了个干净。

    当他再想起这些事情时,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现在,既然有了机会,那他就一定要好好把握。

    而此时,不明真相的柳荫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刚才卫钰轩说要调查梦里的女人,保不齐是喜欢上了其中一个。

    虽然她对这件事情挺感兴趣的,可是她也没办法给两个人牵红线啊。

    再说了,梦里那两个,十有八九不是人类,人鬼殊途呀。

    不过她还是想通了,自己只管调查,其他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不一会儿,柳荫已经在心里脑补出一段人鬼之间凄美的爱情故事。

    卫钰轩的心不在这里,自然注意不到柳荫的小表情。

    苏眉此刻虽是待在步摇里,却也一直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旁观者清,她自然是看出两人的思想并不在一条线上,可她也没说出来,存心要看看事情的走向。

    就是因为这样,在这件事情上也闹出了很多乌龙。

    这是后话。

    卫钰轩临走时,没头没脑的说xgchotel.了一句话:

    “太后那边,不用在意。”

    柳荫一开始没听明白,后来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

    卫钰轩说的,怕是太后让自己监视皇上的事情。

    可是,这么隐秘的事他都能知道,那皇宫里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柳荫开始回忆,自己和苏眉在一起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被人看见。

    这时候,卫钰轩冷不丁冒出来一句话:

    “别想了,朕早就知道你和那小女鬼的事情了。”

    柳荫惊讶了,抬起头不知道要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是说皇上料事如神,还是说皇上对这些事了如指掌?

    卫钰轩没等她回话,也不指望她能回上什么话,直接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嘴上还噙着笑。

    他怎么知道柳荫在想什么,只不过是随便猜了一句,谁知道就真的猜对了。

    卫钰轩心情甚好的离开whhryl.了,离开时,脸上还挂着笑。等他走后,坤宁宫里的人纷纷探出头来:

    “刚刚那是皇上吗?”

    “是皇上的外表不错,只是怎么脸上是带着笑的?”

    “难道是个假的?”

    “该打!这种话也能说出来?在心里想几遍就好了,干嘛非得说出来?”

    “我也是好奇嘛,皇上到底是怎么了?”

    “这你不该问我,该去问咱们娘娘。”

    众人的谈论声一点点飘散,但众人心里的好奇还是压不下去,个个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柳荫拨弄着香炉里的烟灰,一遍遍想着卫钰轩说过的话。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到底知道了多少?

    为什么自己一点儿都没有发现?难道自己太大意了?

    不应该呀,苏眉也在,可是苏眉也不知道,难道卫钰轩拥有什么奇怪的力量?

    一时间,思绪混乱。

    苏眉看她纠结的样子,也没好意思开口说话。

    天知道,她是多么想吐槽柳荫方才那些傻傻的举动。

    柳荫想了半天,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什么结果,只能转过思绪去想卫钰轩交代的那件事。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竹林里的那口井,和卫钰轩所说的梦有很大的关联。

    就在这时,门外有宫女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娘娘,不好了不好了,公主不见了!”

    柳荫影影绰绰听到了一段歌声,还有词句隐隐约约传来弹指流年,拂歌尘散,消瘦了思念;轻触琴弦,如风之纤细,思念为谁断?绕指的情愫,一生的眷恋,在琵琶和鸣中,演绎了一场又一场岁月的留恋;情到深处,孤寂难掩,耳畔的呢喃似花落时一声轻叹;情缘诉不尽笙箫,一世寂寞谁人怜,朦胧中四下里无声蔓延;掬一泓流水,携一律清风,在花笺里染了斑白。清风舞明月,幽梦落花间。一梦醒来,恍如隔世,两眉间,相思尽染。只身天涯,独醉.jsshcxx.贪欢。揪心的思绪无边无沿。独依窗前,任风吹,看花落,黄花树下,你是否又在轻拂玉笛,醉拔情弦?遥望千年,繁华散尽,我却痴心未改。可惜几度徘徊,走不出的,仍是那梦里花间的蜜语甜言。下辈子别再遇见了,因为这辈子我们太难了,做不成伴侣,却放不下情感,做不成知己,却忍不住联系,说陌生,彼此太熟悉,说情深,彼此太贪心,爱了,没有结果,散了,思念来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