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40.幽静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柳荫坐在地上,整理着自己湿透的衣服。

    井水很凉,衣服也很凉,贴在身上,黏糊糊的,一点都不舒服。

    苏眉看着柳荫蛮不舒服的小动作,嫌弃了一会儿,最后走到柳荫跟前,用体内的法力给她烘干。

    虽是鬼修,可苏眉身上传输的法力却是暖乎乎的。

    柳荫惊讶的盯着苏眉看了一会儿,最后讷讷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你这个鬼,有点怪怪的哦。”

    苏眉讷讷地缩了缩手,很快又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有些事,她不能说,就算很想说,也不该是现在说。

    但是又怎么能瞒得下去呢?

    苏眉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默不作声。

    好在柳荫并不愿意深究,只是说了这一句话,也就没有了下。

    https://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周围一片寂静。

    远远的,传来一阵吟唱声。

    那声音很低很浅,让人几乎听不出来这个吟唱声的存在。

    可在这寂静的竹林当中,又显得非常突兀。

    两个人对视一眼,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竹林茂密,隐隐绰绰可以看见一道黄色的身影。

    越走越近,那道身影也越来越清晰。

    柳荫撩起衣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苏眉一把拦住她:“别轻举妄动。”

    那女子听到声响,回过头来。

    柳荫和苏眉皆是面色一滞。

    那女子,和卫钰轩,面容有着七分相似。

    女子站起身,露出身后一角。

    从柳荫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些许衣料。

    还是湿的。

    女子微微侧身,对柳荫和苏眉点了一下头:“劳烦两位了。”

    柳荫想要说些什么,被苏眉一把拉住了手腕。

    苏眉对她眨眨眼,向前面走去。

    女子微笑着点头,往旁边又站了站。

    这时,那个衣料主人的身影才完全显露出来。

    正是消失的卫歆柔。

    柳荫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丝毫不觉?

    果然,还是她道行太浅了吗?连这都探不出缘由来?

    苏眉可管不了这么多,径直往卫歆柔的方向走去。

    柳荫拉扯了一下她的袖子,让她别太冲动,苏眉回头,对她眨眨眼睛。

    放心。

    柳荫放下心来,和苏眉一起往前走。

    走到卫歆柔身边时,苏眉突然转身,对着那女子冲去。

    柳荫在苏眉身后,也做了充足的准备。

    那女子苦涩的笑了笑,消失在原地。

    剩下两个人面面相觑,站在原地。

    苏眉看看四周,提议道:“要不我去找一找?”

    柳荫摇了摇头:“算了,我们回去吧。”

    要是她没猜错的话,回去之后,还有一场恶战要打呐。

    柳荫抬起手,感受风吹过时带来的触觉。

    苏眉知道柳荫在做些什么,默契的往后退了一步,退到一边。

    刹那之后,柳荫放下手,拾起一片竹叶,抛进空中。

    那竹叶晃晃悠悠,飘进了竹林深处。

    “走吧,出口在那里。”

    两个人把昏迷着的卫歆柔扶起来,往竹林深处走去。

    竹林之上的天空中jsshcxx.飞过一只鸟儿,通体莹白,叫声甚是凄人。

    越走越深,竹林里幽静至极,有时踩在地上的竹叶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竹叶茂密,遮住了天空的亮光,把竹林里映的黑黢黢的。

    虽然这天本来就是阴天。

    四周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哭声,还传过一阵阵阴风。

    柳荫镇定心神,不让这些孤魂野鬼蛊惑心智。

    同时,还紧紧的盯着卫歆柔附近,生怕一不留神,就有什么不测。

    “这地方看上去挺好,怎么这么多脏东西?”

    苏眉忍不住开口,纵然她是个鬼,也见不得这么奇怪的地方。

    柳荫摇摇头,不多说话。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出口处传来一阵亮光。

    柳荫眼睛一亮,带着卫歆柔向那边走去。

    苏眉紧紧跟在旁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走出去,一片光明。

    柳荫往四.xgchotel.周看看,显然是之前遇到黑衣人的地方,不远处,还有一口井。

    这时,柳荫才惊觉,自己的身上已经又湿透了。

    不知是被卫歆柔身上的水浸湿了,还是自己流出的冷汗。

    柳荫腿一软,跪倒在地上,连带着昏迷中.zyxta.的卫歆柔。

    远远的传来一阵喧闹声,似乎还夹杂着哭声。

    柳荫慢慢爬起来,把卫歆柔也扶了起来。

    这丫头,这么久了,还是没有醒。

    柳荫忍不住叹气,接着看到一群人往这边跑了过来。

    为首的是几个小太监,后面跟着的,似乎是……

    柳荫眯起眼睛,希望自己是看错了。

    然而现实并不尽如人意。

    “皇上您看……娘娘,您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赶紧求求皇上,认个错吧……”

    宁婉婉哭得梨花带雨,仿佛真心是在为柳荫着想。

    卫钰轩的脸色黑到极致,他本来批完奏折很开心,刚想到处走走,然后就听到自家妹妹出事了。

    本来就很生气,结果来了就看到柳荫浑身湿淋淋的。

    宁婉婉说是柳荫伤害了妹妹,可他一点都不信。

    就算现在看到这样一副场景,他也没有想到去怀疑什么。

    他只是心疼,心疼柳荫怎么就这么……弱。

    浑身都湿透了。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水。

    卫钰轩皱了皱眉头,没有搭理宁婉婉。

    最近几天,安插在宁婉婉身边的探子突然倒戈,接连传回来情报。

    那探子本来是投靠了宁婉婉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回来了。

    要不是他还需要这探子,他早就把那探子给处决了。

    ——

    弹指流年,拂歌尘散,消瘦了思念;轻触琴弦,如风之纤细,思念为谁断?绕指的情愫,一生的眷恋,在琵琶和鸣中,演绎了一场又一场岁月的留恋;情到深处,孤寂难掩,耳畔的呢喃似花落时一声轻叹;情缘诉不尽笙箫,一世寂寞谁人怜,朦胧中四下里无声蔓延;掬一泓流水,携一律清风,在花笺里染了斑白。清风舞明月,幽梦落花间。一梦醒来,恍如隔世,两眉间,相思尽染。只身天涯,独醉贪欢。揪心的思绪无边无沿。独依窗前,任风吹,看花落,黄花树下,你是否又在轻拂玉笛,醉拔情弦?遥望千年,繁华散尽,我却痴心未改。可惜几度徘徊,走不出的,仍是那梦里花间的蜜语甜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