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43.信任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卫歆柔不知道柳荫在想些什么,她此时正在想着自己早间的经历。

    早上她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大宫女珍珠就告诉她,太后要找她。

    珍珠在自己身边待了好几年,卫歆柔自然不回去离这里最近的宫殿就在不远处,因为地方僻静,所以也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

    有几个宫女上前为柳荫和卫歆柔换上洁净的衣服。

    女医为两人分别把脉,沉吟半晌。

    “娘娘身体欠佳,.jsshcxx.臣为娘娘开几幅药,娘娘要按时喝。”

    说到这些,女医回头看看卫歆柔,脸上的神色有些怪怪的:

    “至于殿下……殿下一定是平时运动得比较多,身子康健,脉象显示很好。”

    柳荫点点头,没有多想。

    门外有人进来,女医识相地退到一边。

    “你们怎么回事?”

    卫钰轩从外面提步走进,后面无一人跟着。

    “皇上可信任臣妾?”

    柳荫想想,还是先问了这一句。

    “……”

    卫钰轩没说话,看向柳荫的眼里多了几分不可置信。

    前几天才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她,她还不知道自己信不信任她?

    柳荫吐了吐舌头,继续往下说着:“那口井,有问题。”

    卫钰轩点点头,示意她把话说下去。

    “安宁公主受了暗算。”

    “咔吧——”

    一声木条折断的声音。

    柳荫这才注意到,卫钰轩背在身后的手里还握着一根树枝。

    看到柳荫探究的目光,卫钰轩挪了挪手,解释道:“我去看过……在树林里……有人也暗算了你。”

    卫钰轩并没有把话说得很清楚,可柳荫也听懂了。

    估计是发现了树林里的……

    诶?

    “黑衣人呢?”柳荫问了出来,黑衣人呢?卫钰轩没有发现黑衣人吗?

    “没有人,什么东西都没有。”

    卫钰轩弯下身子,把柳荫额头上的水珠揩去。

    “那就怪了。”

    柳荫摇摇头,垂首思考起来。

    珍珠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能力,那就是有人.whhryl.暗中相助……

    会是谁呢?

    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对自己又有这么大的仇恨?

    柳荫还没有想出来,也不想费精力去想。

    其实是因为,她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柳荫转过头去,看窗棂上的花纹。

    花纹繁复,却充满典雅的气息,柳荫一不小心,就看得入了迷。

    卫钰轩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很快又以很轻微的方式舒展开来。

    “我会派人去查,给你一个答复。”

    柳荫摇摇头,黑衣人的实力并不好,很简单就败在了她的手上,说明背后之人并不在意结果。

    可是虽然不在意结果,却也处理得滴水不漏,明显是下了心思的。

    也许只是为了给她一个警告而已。

    卫钰轩不置可否,什么时候他的女人受了委屈,他还要忍着的?

    这不可能。

    想完了,卫钰轩被自己给吓了一跳。

    他什么时候……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的?

    这太可怕了,他不该这样的。

    卫钰轩摇摇头,把自己脑海里杂七杂八的想法都赶出去。

    “朕还有要事处理,就先回去了,有事自己解决,解决不了的话……”

    卫钰轩偏头想了想,很认真的往下说着:“解决不了也别来找朕,朕没空。”

    说完,便径直离开,只给柳荫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柳荫无奈至极zyxta.,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这也太……

    柳荫摇摇头,去门外喊了几个人过来。

    门外早有轿子侯着,柳荫和卫歆柔还没走近,就有几个宫女走上前去。淅淅沥沥的秋雨落下,华暙宫变得愈发冷了。

    一位素衣淡妆,如画的眉目间蓄满落寞的女子倚在栏杆上,望着这细雨出了神,直到身后的侍女为自己披上一层氅衣,这才回过神来。

    “小主,小心着凉。”

    女子叹了口气,在侍女的搀扶之下缓缓走回到宫殿之中,只留下一句话消散在风里:

    “又是一年了……”

    女子名叫虞姒,乃礼部尚书虞垣择之女,生性温和,聪慧异常又不露锋芒,本想觅一良家子弟相伴终生,怎料在选秀之中受得皇上青睐,封为美人,但因虞姒心存失落,对皇上处处躲避,因此入宫三年,仍居于美人之位。

    若按做平常来讲,虞姒这样的情况早该引起龙颜大怒,被皇上抛在脑后,谁知皇上也是个深情之人,非但没有在意虞姒的冷漠,反而对这位冷美人用情更深,甚至破例将虞姒单独安置在一个宫殿。因此虞姒非但没有受到趋炎附势之人的打压,反而更得各方用心,生活用度无一不配备精全。

    当然,这也受到不少妃嫔的敌视,此暂且不提。

    早有宫女燃上了熏香,从香炉里散出腾腾烟雾。这是前不久被封为元嫔的李元媚特地遣人送来的。

    身旁的侍女海棠扶着虞姒在暖榻上坐下,拈起一方茶杯,将新泡好的碧螺春倒入其中。

    帘外响起妇人的浅笑声:

    “看来我来的正巧。”

    虞姒听见笑声,忙起身迎接:“这般冷的天气,姐姐怎来了?”

    来的正是李元媚,鹅蛋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我怎的就不能来了,难道妹妹不许我来了不成?”

    “那倒不是。我巴不得姐姐到我这里来呢。”虞姒拉着李元媚在暖榻上坐定,看着李元媚微微隆起的小腹:“姐姐可要小心些。”

    李元媚温厚的笑了笑:“我倒是不打紧,只是妹妹你,既得了皇上的喜爱,就该接着这个机会,把身份往上提一提,省的以后失了圣心,日子就越发不好过了。”

    虞姒只是笑笑:“姐姐又何尝不懂妹妹的心思。”

    “这一生一世一双人,哪里是那么容易寻得的,只恐怕有人终其一生也无法得到,既已到这般地步,何不顺了天命?”

    虞姒叹了口气,没有应声。

    李元媚看她这样,知是劝不动她,只得拿起桌上的刺绣,细细看了起来,看了半日,方续着那针线往下绣了起来。虞姒见她这般,调笑道:“姐姐的手艺越发巧了起来,我道是这几日自己女红不精,原来是被姐姐抢了去。”

    “你这死丫头,越发放肆了起来。”

    “那也是在姐姐面前,在旁人面前,我可不敢放肆了去。”

    待李元媚离开时,华暙宫已亮起了灯盏,在蒙蒙细雨中更添了几分诗意,虞姒仰头望着天空,忽然笑了起来:“如若日子这般下去,倒也不错。”

    海棠神色动了动,并未说话。

    只有那天空,积了些许乌云,下着连绵不断的秋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