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罗姑姑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卫歆柔不知道柳荫在想些什么,她此时正在想着自己早间的经历。

    早上她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大宫女珍珠就告诉她,太后要找她。

    珍珠在自己身边待了好几年,卫歆柔自然不会去怀疑,还让珍珠为自己换上了新衣服。

    那双她很喜欢的鞋子也没有穿,珍珠说那样不尊敬太后。

    她还在疑惑,珍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话了。

    她对珍珠信任到什么程度呢?

    就算珍珠带着她在皇宫里熟稔的绕过一段又一段路的时候,她也没有怀疑。

    于是,她就被华丽丽的背叛了。

    想到这里,卫歆柔就来气,就算背叛,让她干净一点也行啊,还非得把她推到井里去。

    卫歆柔揉揉脑袋,突然想起一件事。

    往常自己最怕冷,每次着了凉都会病好长时间的。

    https://

    这一次,她落了井,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

    卫歆柔托着腮想了半天,可能是皇兄的太医医术很好?

    好像是这个道理。

    不知道想了多久,轿子停了下来。

    一个陌生的宫女掀开帘子:“娘娘,殿下,可以下来了。”

    柳荫点点头,率先从小轿子里跳了下来,然后伸手去拉卫歆柔。

    卫歆柔摆摆手,表示自己可以,然后自己从轿子上跳了下去。

    跳下去,还不忘了给柳荫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柳荫无奈,目送着卫歆柔回到自己的宫室,然后转身上了轿子。

    距离她自己的坤宁宫,还有一段路要走。

    帘外依稀传来小声交谈的声音。

    “你是哪个?我怎么还没见过你?”

    似乎是被问的那个低声回答着,声音很小,但柳荫也听清楚了,是安乐:

    “奴婢是沈小主宫里的,奉沈小主的命令来……”

    还没说完,就被一道严厉的声音打断:“放肆!”

    柳荫还在纳闷那是谁的声音,立马就有人解答了出来:

    “罗姑姑莫要生气,想必沈小主也是花了心思的……”

    罗姑姑?

    柳荫不知道这个罗姑姑是哪位,但也从接话人那谄媚的语气中听出来,这个罗姑姑地位不低。

    还没等柳荫想出个所以然来,那边就已经传出安乐道歉的声音:

    “沈小主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

    安乐急忙解释着,沈小主本来就是好心,千万不能被罗姑姑误会呀!

    罗双看她一眼,并不说话。

    当然,也没有理睬那个逢迎的宫女。

    柳荫听到没有声响,忍不住探出头来看。你居住在清溪里,看着我的远山辽.xgchotel.阔,你是木栈桥上烟云袅袅,踏破风尘仆仆而来,寻得河岸蒹葭苍苍,换来寂寂人世whhryl.几年。

    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叹世道苍凉,不惹情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花落,冷暖自知,干净如始。

    离这里最近的宫殿就在不远处,因为地方僻静,所以也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

    有几个宫女上前为柳荫和卫歆柔换上洁净的衣服。

    女医为两人分别把脉,沉吟半晌。

    “娘娘身体欠佳,臣为娘娘开几幅药,娘娘要按时喝。”

    说到这些,女医回头看看卫歆柔,脸上的神色有些怪怪的:

    “至于殿下……殿下一定是平时运动得比较多,身子康健,脉象显示很好。”

    柳荫点点头,没有多想。

    门外有人进来,女医识相地退到一边。

    “你们怎么回事?”

    卫钰轩从外面提步走进,后面无一人跟着。

    “皇上可信任臣妾?”

    柳荫想想,还是先问了这一句。

    “……”

    卫钰轩没说话,看向柳荫的眼里多了几分不可置信。

    前几天才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她,她还不知道自己信不信任她?

    柳荫吐了吐舌头,继续往下说着:“那口井,有问题。”

    卫钰轩点点头,示意她把话说下去。

    “安宁公主受了暗算。”

    “咔吧——”

    一声木条折断的声音。

    柳荫这才注意到,卫钰轩背在身后的手里还握着一根树枝。

    看到柳荫探究的目光,卫钰轩挪了挪手,解释道:“我去看过……在树林里……有人也暗算了你。”

    卫钰轩并没有把话说得很清楚,可柳荫也听懂了。

    估计是发现了树林里的……

    诶?

    “黑衣人呢?”柳荫问了出来,黑衣人呢?卫钰轩没有发现黑衣人吗?

    “没有人,什么东西都没有。”

    卫钰jsshcxx.轩弯下身子,把柳荫额头上的水珠揩去。

    “那就怪了。”

    柳荫摇摇头,垂首思考起来。

    珍珠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能力,那就是有人暗中相助……

    会是谁呢?

    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对自己又有这么大的仇恨?

    柳荫还没有想出来,也不想费精力去想。

    其实是因为,她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柳荫转过头去,看窗棂上的花纹。

    花纹繁复,却充满典雅的气息,柳荫一不小心,就看得入了迷。

    卫钰轩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很快又以很轻微的方式舒展开来。

    “我会派人去查,给你一个答复。”

    柳荫摇摇头,黑衣人的实力并不好,很简单就败在了她的手上,说明背后之人并不在意结果。

    可是虽然不在意结果,却也处理得滴水不漏,明显是下了心思的。

    也许只是为了给她一个警告而已。

    卫钰轩不置可否,什么时候他的女人受了委屈,他还要忍着的?

    这不可能。

    想完了,卫钰轩被自己给吓了一跳。

    他什么时候……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的?

    这太可怕了,他不该这样的。

    卫钰轩摇摇头,把自己脑海里杂七杂八的想法都赶出去。

    “朕还有要事处理,就先回去了,有事自己解决,解决不了的话……”

    卫钰轩偏头想了想,很认真的往下说着:“解决不了也别来找朕,朕没空。”

    说完,便径直离开,只给柳荫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柳荫无奈至极,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这也太……

    柳荫摇摇头,去门外喊了几个人过来。

    门外早有轿子侯着,柳荫和卫歆柔还没走近,就有几个宫女走上前去。你居住在清溪里,看着我的远山辽阔,你是木栈桥上烟云袅袅,踏破风尘仆仆而来,寻得河岸蒹葭苍苍,换来寂寂人世几年。

    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