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43.别担心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罗双仿佛是感应到了一般,也往柳荫那边看去。

    两个人就这样在不经意之间对视了,皆是为之一滞。

    柳荫感叹罗双眼眸的锐利,仿佛能看透人心,而且年纪轻轻,姑姑这个名称似乎是按职位而来。

    罗双惊讶于她所认识的柳荫的变化之大,从开始时的娇蛮任性到现在的沉着清明。

    罗双只是感叹了一下,没有去想太多,随即偏过头去。

    柳荫愣了一下,也把头转了回去。

    这一次对视,在两人心里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可是很久以后,当两人再次zyxta.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却是无比感慨。

    天空中积聚的乌云消散了些许,却是开始落下毛毛细雨。

    轿子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坤宁宫前。

    抬轿的太监把轿子轻轻放在地面,立刻有几个宫女上前为柳荫撩起车帘。

    柳荫下了轿,与罗双不经意的对视,随后不经意的把视线移到别处。

    罗双镇定自若的低下了头,引着其他宫女往别的方向离去。

    安乐犹豫了一瞬,也跟着离开了,并没有再和柳荫搭话。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怕自己一个举动,就为自家小主带来麻烦。

    一步错,步步错。

    安乐埋下心里的那丝不快,脚步轻快的离开了。

    雨,下得愈发大了起来。

    柳荫回到坤宁宫,宫女们来来往往的走着。不时有宫女停下来行礼。

    远远的有人迎了上来。

    “娘娘,您……”

    春雨眼里泛着泪花。(*?????)

    今天宫里来了很多侍卫,一开始说是要捉拿娘娘,后来又离开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她本来就在提心吊胆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又来了一队侍卫,以那个讨厌的陆泽为首,说是要守住坤宁宫。

    春雨很无奈,本来就担心,现在来了一个讨厌o?o的男人,那就更不舒服了。

    怎么想怎么难过。

    就差一点,就在陆泽面前哭出来了。

    还好陆泽有眼力见儿,早早的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想到这里,春雨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陆泽临走时,是怎么给她说来着?

    她隐约记得,好像陆泽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可是她没有听清楚。

    好像是……别担心?

    好像就是这句话。

    离这里最近的宫殿就在不远处,因为地方僻静,所以也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

    有几个宫女上前为柳荫和卫歆柔换上洁净的衣服。

    女医为两人分别把脉,沉吟半晌。

    “娘娘身体欠佳,臣为娘娘开whhryl.几幅药,娘娘要按时喝。”

    说到这些,女医回头看看卫歆柔,脸上的神色有些怪怪的:

    “至于殿下……殿下一定是平时运动得比较多,身子康健,脉象显示很好。”

    柳荫点点头,没有多想。

    门外有人进来,女医识相地退到一边。

    “你们怎么回事?”

    卫钰轩从外面提步走进,后面无一人跟着。

    “皇上可信任臣妾?”

    柳荫想想,还是先问了这一句。

    “……”

    卫钰轩没说话,看向柳荫的眼里多了几分不可置信。

    前几天才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她,她还不知道自己信不信任她?

    柳荫吐了吐舌头,继续往下说着:“那口井,有问题。”

    卫钰轩点点头,示意她把话说下去。

    “安宁公主受了暗算。”

    “咔吧——”

    一声木条折断的声音。

    柳荫这才注意到,卫钰轩背在身后的手里还握着一根树枝。

    看到柳荫探究的目光,卫钰轩挪了挪手,解释道:“我去看过……在树林里……有人也暗算了你。”

    卫钰轩并没有把话说得很清楚,可柳荫也听懂了。

    估计是发现了树林里的……

    诶?

    “黑衣人呢?”柳荫问了出来,黑衣人呢?卫钰轩没有发现黑衣人吗?

    “没有人,什么东西都没有。”

    卫钰轩弯下身子,把柳荫额头上的水珠揩去。

    “那就怪了。”

    柳荫摇摇头,垂首思考起来。

    珍珠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能力,那就是有人暗中相助……

    会是谁呢?

    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对自己又有这么大的仇恨?

    柳荫还没有想出来,也不想费精力去想。

    其实是因为,她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柳荫转过头去,看窗棂上的花纹。

    花纹繁复,却充满典雅的气息,柳荫一不小心,就看得入了迷。

    卫钰轩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很快又以很轻微的方式舒展开来。

    “我会派人去查,给你一个答复。”

    柳荫摇摇头,黑衣人的实力并不好,很简单就败在了她的手上,说明背后之人并不在意结果。

    可是虽然不在意结果,却也处理得滴水不漏,明显是下了心思的。

    也许只是为了给她一个警告而已。

    卫钰轩不置可否,什么时候他的女人受了委屈,他还要忍着的?

    这不可能。

    想完了,卫钰轩被自己给吓了一跳。

    他什么时候……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的?

    这太可怕了,他不该这样的。

    卫钰轩摇摇头,把自己脑海里杂七杂八的想法都赶出去。

    “朕还有要事处理,就先回去了,有事自己解决,解决不了的话……”

    卫钰轩偏头想了想,很认真的往下说着:“解决不了也别来找朕,朕没空。”

    说完,便径直离开,只给柳荫留jsshcxx.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柳荫无奈至极,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这也太……

    柳荫摇摇头,去门外喊了几个人过来。

    门外早有轿子侯着,柳荫和卫歆柔还没走近,就有几个宫女走上前去。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诗经国风郑风风雨》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邶风击鼓》罗双仿佛是感应到了一般,也往柳荫那边看去。

    两个人就这样在不经意之间对视了,皆是为之一滞。

    柳荫感叹罗双眼眸的锐利,仿佛能看透人心,而且年纪轻轻,姑姑这个名称似乎是按职位而来。

    罗双惊讶于她所认识的柳荫的变化之大,从开始时的娇蛮任性到现在的沉着清明。

    罗双只是感叹了一下,没有去想太多,随即偏过头去。

    柳荫愣了一下,也把头转了回去。

    这一次对视,在两人心里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可是很久以后,当两人再次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却是无比感慨。

    天空中积聚的乌云消散了些许,却是开始落下毛毛细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