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46.气人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安婕妤无可奈何,

    绕过一段路,看到一队扎眼的侍卫绕着坤宁宫巡逻。

    为首的一个男子看到柳荫,带着后面的一队人走上前来,在柳荫面前站定。

    “属下奉皇上之命,前来为娘娘……”

    说到这里,男子说不下去了,他觉得这太过丢人,堂堂大内侍卫,竟然被派来给妃子守门。

    他还想上战场呢,结果竟被派来了这里。

    他的大好前程啊,就这样断送了!

    那个皇上,以为和他关系好就可以随便指使了吗?!

    好像是这样……

    那也不能这么随便啊喂!

    柳荫见他正说着,忽然停下了,一幅咬牙切齿的样子,忍不住打扰:

    https://

    “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陆泽。”

    陆泽回过神来,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柳荫本来没有太过在意,听完解释就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她很累,要睡觉。

    春雨拨弄着衣带,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要道谢吗?这还是算了,多客套。

    再说了,她又为何要道谢呢?仅仅是为了一句安慰?

    春雨思绪乱了起来,紧张的撇了陆泽一眼,提步追上了已经走远的柳荫。

    雨还在下着,淅淅沥沥的,却也没有要停下的迹象。

    早早有宫女准备好了浴水,等着柳荫沐浴。

    柳荫走进浴池,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盆里,发出一声长叹。

    “人生苦短——”.xgchotel.

    旁边几个宫女投来怪异的目光。

    柳荫及时止住了嘴,安安静静的泡在浴池里,一言不发。

    浴池里氤氲出阵阵热气,整个房间都有些模糊。

    柳荫懒洋洋的趴在浴盆里,闭上了眼睛,昏昏欲睡。

    忽然,脑海里凭空出现一张血淋淋的脸,把柳荫吓得惊醒过来。

    原来是梦。

    宫女以为弄疼了柳荫,急忙向柳荫请罪。

    柳荫无奈的摆摆手,突然感到一阵疲倦。

    还有一丝无可奈何。

    她感觉,再过上一段时间,她自己都要习惯这种生活了。

    柳荫呼出一口气,把脑海里奇怪的想法排开。

    天色愈发黑了下来。

    两个宫女上前为柳荫擦拭身体,然后为柳荫绞干头发。

    柳荫披上外袍,简单收拾了一下。

    春雨满面愁容的走了进来:“娘娘,安婕妤来了。”

    柳荫轻抚额头,,重新换上见客的衣服,披散着头发,走了出去。

    就在马上要踏出门口的时候,柳荫缩回了脚。

    春雨不解的抬头:“娘娘,可有什么不妥?”

    柳荫摇摇头:“没有,就是单纯的不想见人而已。”

    废话,傻子都能看出来安婕妤这个时候来这里是干什么的,难道她还要心甘情愿被奚落不成?

    柳荫往后退了几步:“见客,自然是要好好打扮一下。”

    说着,还阴险的笑了笑。

    春雨瞬间会意,引着柳荫往里间走去。

    天荣也被喊了进来,为柳荫梳妆。

    不知是受了谁的授意,天荣为柳荫收拾的很慢,慢到柳荫差点又要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柳荫猛的点了一下头,把自己点醒。

    几个宫女捂着嘴偷笑。

    这个时候柳荫的头发已经干了,被简单的挽起来,打成几个结,还斜插了几根簪子。

    柳荫平时最常戴的那个步摇被放在一边搁置着。

    因为苏眉并不在那里。

    柳荫从上了轿子以后,就看不到苏眉的踪影了。

    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柳荫伸了个懒腰,提步往外走去。

    但是也走得极慢。

    几个宫女都很配合,跟在柳荫身后小步小步的走着。

    等她们走到客房时,安婕妤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正对着一个端茶水的小宫女颐指气使:

    “知道我是谁吗?你也配跟我道歉!看不起人是不是?”

    由于情绪太过激动连柳荫进来都没有发现。

    柳荫无奈,轻轻的走到安婕妤身边,沉声呵斥:“这是什么地方,也轮得到你来撒野?”

    安婕妤被唬了一跳,但是为了冲面子,还是面带讥笑的行了一个并不规范的礼。

    柳荫挑眉,显然不想在这个时候与她计较这个。

    安婕妤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有多逾越,虽然平时也没怎么注意。

    柳荫坐在椅子上,端起桌上的茶小酌了一口。

    “茶不错,赏。”

    那个被安婕妤责骂的小宫女惊住了,本来以为自己要完蛋了,结果竟然还得到了赏赐?

    一时之间,头晕乎乎的,找不清东南西北。

    安婕妤气的脸色铁青。

    这明显就是下她的面子,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那个小宫女,开心个什么劲儿!

    柳荫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放下手里的茶杯,把脸转向安婕妤:

    “对了,安婕妤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安婕妤咬咬牙,平复了一下心情,满脸带笑的看着柳荫:

    “臣妾听说娘娘今日险些犯了大错,特.jsshcxx.地来劝告娘娘的。”

    说完,眼睛直直的盯着柳荫。

    柳荫不在乎的抿唇一笑:“安婕妤可真是会道听途说,这种小道消息也信。”

    说着,不经意的往安婕妤身边的宫女瞥了一眼。

    那宫女明显瑟缩了一下。

    安婕妤面色不改,心里在突突跳着,她也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但就是感到莫名的紧张。

    柳荫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称赞道:

    “这茶不错,赏。”

    那个本whhryl.来被安婕妤责骂的宫女懵了,本来以为自己完蛋了,怎么还被奖赏了呢?

    一时间,有些激动,开心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安婕妤气的脸色铁青,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在下她面子,这个奴才高兴什么劲儿?

    柳荫放下手里的茶盏,定定的看着安婕妤:

    “有些奴才不知天高地厚,随便拿个消息来糊弄主子,这种奴才,不要也罢。”

    安婕妤眉心一跳:“哪里哪里,娘娘说笑了。”

    “是吗?”

    柳荫拨弄了一下桌案上的香炉,盯着它看了好久,等安婕妤快要憋不住的时候,才开口说道:

    “怎么能是说笑呢?”

    安婕妤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柳荫不理睬她的反应,继续往下说着:

    “主子听了不该听的,不去惩罚奴才,难道还要责罚主子不成?”

    安婕妤愣住了,肯定也不是,否定也不是。

    柳荫看着安婕妤吃瘪的样子,心里笑得极为开心,面上却不显,还不忘了再添把火:

    “难道安婕妤还要纵容这个奴才不成?”

    安婕妤勉强笑着:“但凭娘娘吩咐。”

    “那就好。”

    柳荫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把她交给本宫,本宫来替安婕妤,好好调教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