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朕的皇后要跑路 82.爱会消失

时间:2020-11-22作者:本宫半妖

    卫钰轩没有管她,看看已经出气多,入气少的安婕妤,喊了几个人来。

    “拖走,安葬吧。”

    柳荫.jxpx.睁大了眼睛whhryl.,这……

    卫钰轩回头瞪了她一眼:“怎么,你也要试试?”

    柳荫连忙摇头,头甩得和个拨浪鼓一样。

    “不不不,不用了,不需要,我不需要。”

    卫钰轩极为轻蔑的一笑,自己离开了冷宫。

    柳荫站在后面,感觉自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苏眉站在柳荫身旁,推了她一把:“还不走,等着在这里住下呀!”

    柳荫委屈极了,这一个个的都是怎么回事?怎么都这样对她?

    “所以爱是会消失的对吗?”

    柳荫哼哼唧唧,一边往外挪腿,一边苦巴巴的看着苏眉。

    “没有爱过,所以不会消失,爱只会转移。”

    苏眉完全不理柳荫这一套,上一世就是这个样子,这一世还是这个德行,她早就已经对这免疫了。

    见自己这个办法没有用,柳荫也没了别的法子,乖乖的离开了冷宫。

    一路上,柳荫一直在悄悄问苏眉,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你说,他到底知道不知道?”

    “万一他真的以为是我做.xgchotel.的,那该怎么办?”

    “可是要是他知道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把安婕妤处理掉呢?”

    “你在听吗?回答我一句呀,你说,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苏眉被逼无奈,终于回过头来回复了一句:“你不用管,静静待着就行。”

    柳荫撇撇嘴,不说话了。

    怎么可以静静待着呢?万一被人陷害,自己又被打入冷宫了,那该怎么办呢?

    难道苏眉自有办法?

    想到这一点,柳荫激动起来。

    不愧是苏眉,胸有成竹,运筹帷幄,自己要是个男人,就喜欢苏眉这个样子的。

    不知不觉中,柳荫羞红了脸。

    苏眉一转头,就看见一个脸蛋红扑扑的柳荫。

    在一起这么久,苏眉自然猜得出来柳荫心里在想些什么,伸出手来,在柳荫脑袋上打了一巴掌。

    “想什么呢,不可能,就算你是个男人,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想什么呢,傻丫头,就算你是个小姑娘,我也还是很喜欢你,无关性别,只因是你。

    苏眉拍拍自己的脸颊,有点发热。

    发热?这个变化把苏眉吓了一跳,她是个鬼,哪来的热???

    苏眉甩甩脑袋,感觉自己也许是老了。

    对,就是老了。

    人老了,体质变差,鬼老了,肯定也和普通的鬼不一样了。

    比如……会脸红?

    对,就是这样。

    苏眉深信不疑,尽管这是她自己杜撰出来的道理。

    就这样,两个人,哦不,一人一鬼,在回宫的路上各怀心思,想了一路,也没有想出什么答案来。

    回到坤宁宫,早有人在宫门口等待,见柳荫来了,急忙上前行礼。

    “娘娘,太后有请。”

    柳荫再一次愣住了,这一天天的,都在闹什么事情?

    好不容易摆脱一个安婕妤,摆脱了宁婉婉,又摆脱一个小皇帝怎么又出来一个太后???

    就不能让她休息一会吗?

    就算作者要写,要发展清节,也要让她休息一会啊!

    她都忙活了好久了,连口水都没喝,连坐都没坐下呢!

    心里吐槽,表面上却不敢显露什么出来。

    苏眉看着柳荫哭唧唧的样子,摆着一张苦瓜脸却不得不强颜欢笑,一下子笑出了声。

    柳荫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往旁边投过去一个充满杀气的眼神。

    那传话的宫女被这眼神吓了一跳,面色不虞。

    柳荫赶紧对她投过去一个温和的笑容,那宫女吓得落荒而逃。

    当然没有,这是柳荫自己想象出来的,那宫女只是低下头去,中规中矩的站在一旁等待。

    柳荫只好回到寝宫,换上一身得体的衣服,稍微收拾了一下,叫了轿子往太后那边去了。

    柳荫去的时候,太后正在给花浇水。

    太后的寝宫前种了一片花,柳荫认不出来那是什么花,但是长势甚是喜人。

    太后不让别人过来帮忙,自己提着水壶在乐呵呵的浇水。

    一旁的宫女,一个个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生怕太后有了什么闪失。

    太后依然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我都浇了许久了,也不见出什么事情,你们又何必这么紧张。”

    宫女们连连应是,可还是在太后身后紧紧跟着。

    话是这么说,可是万一太后真的出了事,她们说都跑不了。

    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柳荫上前行礼,太后依旧是乐呵呵的笑着,却没有要让柳荫起来的意思。

    柳荫半蹲着身子,腿有些发软,身子摇摇晃晃,险些跌倒。

    苏眉见状,偷偷在后面扶着柳荫,给她施加了一些外界力量。

    柳荫顿时感觉好多了,行礼没有了任何负累,乖乖低着头,忍住笑意。

    太后怡然自得的浇了好久的花,到最后把这事全忘了,一心专注在浇花上。

    浇完一小片,一转身,瞥见一侧还有一个行礼的人。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她是谁?她在哪?她在干什么?

    太后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这真的是……很尴尬。

    尴尬的都不忍心再去弄什么下马威。

    在这样一种尴尬的情结之下,太后笑眯眯的把柳荫扶了起来。

    这么真诚的歉意,柳荫自然也是看了出来,立马做出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来。

    太后都如此愧疚了,她也不能让太后的歉意白费呀,自然是要让太后更愧疚一点才好。

    苏眉看的哑口无言,这样算不算是蹬鼻子上脸?

    她能不能再嫌弃柳荫一点?

    柳荫点点头,没有多问。

    绕过一段路,看到一队扎眼的侍卫绕着坤宁宫巡逻。

    为首的一个男子看到柳荫,带着后面的一队人走上前来,在柳荫面前站定。

    “属下奉皇上之命,前来为娘娘……”

    说到这里,男子说不下去了,他觉得这太过丢人,堂堂大内侍卫,竟然被派来给妃子守门。

    他还想上战场呢,结果竟被派来了这里。

    他的大好前程啊,就这样断送了!

    那个皇上,以为和他关系好就可以随便指使了吗?!

    好像是这样……

    那也不能这么随便啊喂!

    柳荫见他正说着,忽然停下了,一幅咬牙切齿的样子,忍不住打扰:

    “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陆泽。”

    陆泽回过神来,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柳荫本来没有太过在意,听完解释就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