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荒战尊 第二十四章 剑走偏锋

时间:2020-11-22作者:可爱淘

    一秒记住↘e^z.看^书.首^发↘输入地址:m

    几乎都铭刻在了骨子里边本能,看似威猛无边的掌印,实则破绽百出,轻点一指即可化解。m.wanmeiweilai.</p>

    浓郁的毁灭气息压过了掌印,不管体量再如何的惊人,终究是一盘散沙,经过高温的冲击,只剩下了一副空架子。</p>

    察觉到情况不妙,陆平咬破舌尖,下意识的就想以自身精血挽救败局,却没能赶上掌印崩溃的速度。</p>

    那些翎羽一拥而上,宛若跗骨之蛆,说什么也要剥下去几分灵力才肯罢休,眨眼间的功夫,七八丈的巨掌就没了踪影。</p>

    全场都陷入了沉寂,又一次的反转,这来的未免也太快了,好像早就算定好了似的。</p>

    “混蛋!我要你死!”</p>

    失神片刻,陆平发出嘶吼,他怎么也无法这个事实,来自清玄门那种破落宗派的无名小卒,竟然当众将他击败。</p>

    但两条粗壮了整整一倍的火舌围在身边,仿佛从火山口钻出来的毒蛇,目光森寒,一颗心凉了半截,肉身感觉却又出奇的燥热。</p>

    说起来,这股道火就是他间接凝聚而成的,陈凡只是负责调整一下方位而已。</p>

    “这场切磋到此为止,果然是少年出英才,陈凡供奉能给他们上一课,老夫亦是赞同。”</p>

    大长老始终关注着占据,从翎羽出现的刹那就意识到了不对劲,连忙喝止了陆平,再打下去,真有可能会失控。</p>

    “你倒是聪明,没有浪费了大好资质,可惜心气太傲,应该多经受一些挫折,多多磨砺。”</p>

    陈凡背负着双手,老气横秋的说道,比那几位长老看上去还要稳重,就是脸庞稍显了一些稚嫩。</p>

    陆平一言不发的走下了台,脸色铁青,却也无可奈何。</p>

    他的修为即便比之几位长老的亲传弟子都不差,依旧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还能说什么。</p>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所有的优势都在胜利者那边。</p>

    最后登场的吕方精通肉身修行,看上去身材瘦削,但裸露在外的皮肤却显露着健硕的古铜色,肌肉线条分明,透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感。</p>

    “唉,又是肉身,此战难办。”</p>

    陈凡第一次叹了口气,并未吕方,而是想起先前自己的巅峰时刻,同样在肉身上付出了很大代价。</p>

    吕方快步而来,拳头捏的咯嘣作响,整个人也就七尺左右的身高,竟是惊动了阵阵狂风。</p>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陈凡实在有些过于脆弱,更像是一场以卵击石的战斗,吕平已然出动了重拳。</p>

    啵!</p>

    这是拳风穿透虚空的声音,此等极速,普通人根本无法做出防御再雄厚的灵力光罩也会破灭。</p>

    就这么直直的砸向了陈凡的肩膀,毕竟人没有全知全能的存在,总会有相对弱势的一面。</p>

    这一拳甚至都打出了音爆,怕是至少也有上千斤的力道,正当围观者们以为陈凡就此落败的时候,却看到他慢吞吞的抬手,接住了这致命一击。</p>

    他身子稍作摇晃,后退两步,紧接着左脚掌重重的蹬踏下去,瞬间便是一个大坑出现。</p>

    虽说这具肉身目前还没有被淬炼过,但陈凡自然有法子应付,以柔克刚,顺着皮肤的表面流转这股力量,轻而易举的就能将其导出。</p>

    甚至在急促的对战中,能直接反弹回吕方的体内,直逼经脉,让他也尝试一番被自个拳风伤到的滋味儿。</p>

    咔嚓!</p>

    整座演武场都有法阵守护,轻易不会被打烂地面,可现在却有一道丈许左右的洞口,黑漆漆的呈现在众人眼前。</p>

    论及战力,还得是看肉身修士的恐怖,先前陆平的绝杀兴许能达到这种程度,不过被陈凡强行化解了。</p>

    “原来这小子的肉身不行,吕方师兄替两位师兄报仇啊。”</p>

    “嘿,我就说怎么可能会有人这般变态,到底还是露出马脚了。”</p>

    看都陈凡吃瘪,无疑是令诸多弟子大为振奋,认为总算是掐到了命门所在。</p>

    轰隆隆!</p>

    双方皆是展开了贴身肉搏,如果细细听过去的话,吕方体内甚至都传出了类似于河流奔涌的声响,显然是生机旺盛到了极点。</p>

    这具肉身沉睡了数千年,很多地方都没有完全唤醒,在不动用灵力的前提下,对手又不像是被轻易刺激到的那种火爆脾气,陈凡的确陷入了一定颓势。113 </p>

    但他一直都在推出连续不断的掌印,引动风声呼啸,以数量和速度拖住吕方,虽非长久之计,却能起到很大的缓冲作用。</p>

    如此一来,陈凡便有了充裕的时间导出外力,哪怕吕方直接把天给捅破,对他都不会有丝毫影响,被殃及的只有演武场。</p>

    两人通常一触即分,短短的数息时间中就能交锋上百回合,引得演武场上的阵纹浮现,修复着几乎无视不刻都在落下的重拳,地面裂缝好像蛛网似的。</p>

    “你真的很强,”吕方低声说道,脸上犹有惊色,“但比起我来,还要差了一些火候。”</p>

    每一次都是肉与肉之间的粗暴碰撞,皮肤表面渗透出淡淡荧光,简单而又纯粹,看得人无比过瘾,却又不自觉有些肉疼的感觉。</p>

    令在场所有弟子都为之侧目的是,不仅吕方战力强悍,陈凡也能和他打个不落下风,两人你来我往,好不激烈。</p>

    这回他们不再妄下结论了,统共三位师兄,却连输两场,这要是再出了什么差池,华鼎派的颜面都能直接拿来扫地了。</p>

    所谓的四两拨千斤,正是通过在不断的变化中寻找机会,天理轮回,却偏偏失去了那遁走的‘一’。</p>

    绝境当中往往蕴含生机,借机将其挑动而起,天大本事也要屈从于这一线,如此高深的道理,也就只有陈凡能明悟,连带着那几位长老都不见得到了这个层次。</p>

    战斗还在继续,不说招招致命,却也道道入骨,换做其他修士肯定早就被吕方打成了肉泥,多少次无解之局,陈凡依旧完好无损的杵在那里。</p>

    没过多久就有人发现了异常,后者分明是缓慢动作,却偏偏每一下都能点中要害,哪怕指尖稍作碰触,往往也能击退吕方的铁掌铜拳,迫使他不得不收力。</p>

    不像是两个年轻人在鏖战切磋,抛开相貌带来的相近,两道身影相互交错,反而有种长辈在指点后辈的错觉。</p>

    反观吕方消耗了大量力气,地面差不多全都是被他给崩裂的,却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有碰到,高低立判。</p>

    “呼,我输了。”经过了长达半个时辰的消磨之后,吕方再也坚持不住,喘着粗气说道。</p>

    他最仰仗的肉身一道,自问底子也算不错,却被人一点一点的牵着鼻子走,生生的耗尽了力气,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p>

    “既然选择了剑走偏锋,就不要再顾左而言他,一门心思的淬炼肉身即可,这条路走下去绝对大有作为。”</p>

    前两个都点拨了两句,最后也不能疏忽了吕方。</p>

    “陈供奉高见,晚辈受教了。”</p>

    出乎意料的是,听到陈凡的话,后者非但没有任何不耐烦,反而拱手致谢,语气更是相当恭谨。</p>

    “唔,看你态度还不错,那就再赠一句,”陈凡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p>

    “以天雷贯通百会穴,只要你有这个胆子,日后成就必定远超这两截朽木。”</p>

    这种修行方式简直是闻所未闻,要知道那可是人体最大的死穴之一,而天雷的威能更不用多言,两者相互碰撞,怕是自寻死路。</p>

    众人皆是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但凡有点常识就不会相信这样的建议,看似高明,实则伪善。</p>

    “好的,晚辈记下了。”吕方深深地鞠了一躬,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令围观众人惊掉了一地下巴。</p>

    他自个想的挺开明,同样没有把那些议论放在心上。</p>

    管他说话多难听,又是以什么身份自居,只要能对提升实力有帮助,那就是好人。</p>

    “今天这场切磋就此结束,诸位安心修行,日后陈凡供奉再来指点的时候,若再这般不堪,可就太给我华鼎派丢人了。”</p>

    南宫翊亲自宣布结果,众人带着震惊离开了演武场,在自家地盘上却让清玄门的弟子大杀四方,谁心中都不好受。</p>

    “等一下!”</p>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位老者站了出来,厉声喝住了陈凡,众人目光亦是随之转投过去,</p>

    “老夫不怕什么,这场联姻事关重大,光有我们认可还不行,需要得到祖宗的点头才行。”</p>

    开口之人却是华鼎派的六长老,性子十分火爆,素来以耿直著称,若不然的话,至少应该能排进宗门前三把交椅。</p>

    从他的话也能听出来,南宫翊和大长老始终都在避讳着提及联姻,这种事情要在宗门种慢慢渗透,一点一点的才能确定下来。</p>

    结果被这老家伙一句话挑明了,更让诸多弟子惊呼不已,哪里还看不出来,肯定掌教他们都做出了要与清玄门联姻的决定。</p>

    “掌教,总得给个说法才是啊,这么莫名其妙的被那艘破船搭上来,我们岂不是要被拖累了。”</p>

    “谁说不是呢,本来我们都好好的,清玄门摆明了是要攀高枝,可不能上了当。”</p>

    人群一下子就炸了,看向陈凡的目光就好像有什么血海深仇,都担心和清玄门的联盟会影响自身利益。</p>

    喜欢大荒战尊请大家收藏:大荒战尊38看书网更新速度最快。</p>,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