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前夫他又追来了 第109章 处心积虑了十二年.

时间:2021-01-12作者:素时了了

    !

    这么多年,宋瑜一次次地被动接受沈清柔对她的无情,冷漠,甚至是厌烦,可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一次,被一阵阵失望淹没,几近窒息。

    如果说先前她还在心里给沈清柔找过借口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她彻底清醒了。

    沈清柔脸上除了计谋被撞破的不悦之外,再也没有第二种表情。

    倘若江晏深先前没有告诉过宋瑜江博远和江华胜没有血缘关系的话,现在的她会有多崩溃?

    她根本不敢想象。

    宋瑜抬脚进了客厅,站在沈清柔面前,强忍着胸腔里的失望和愤怒,第一次用真正质问的语气开口:“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后者冷哼一声:“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

    这句漫不经心到极致的反问,让宋瑜的眼眶一瞬间蓄满了泪。

    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睫毛被泪水打湿,自嘲的语调带着悲凉:“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啊?!”

    沈清柔对她毫无尊重的质问产生了不悦,皱了眉:“你不想当我女儿,我绝对不拦着,但宋瑜,你如果再敢用这种态度跟我叫嚣一句,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踏入这个家一步。”

    “你以为听了你的龌龊计划,我还会回来吗?”

    “宋瑜,妈妈只是说说,不是还没做吗?你至于这么苦大仇恨吗?说话这么大声……”

    宋妍话没说完,就被宋瑜一个冷蔑的眼神打断了。

    她眼神凌厉地恐怖,警告道:“你给我闭嘴!”

    宋妍从未见过她这么疯狂的样子,有些被吓到。

    江晏深看着宋瑜痛苦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

    他走到她身边,拉着女人的手想要把她护在身后。

    可宋瑜倔强地抽出了手。

    她盯着沈清柔,眼中带泪轻轻笑开了:“从你把我从孤儿院接回来到现在,十二年了,我每天都在为了得到你一句夸奖称赞而努力,我努力了十二年,但你却从来没有对我笑过。我选择性眼瞎,假装看不见你对宋妍的好,说服自己你只是太忙了,你要工作,你要处理各种杂事,我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也许再坚持一下下你就看到我的好了!你不告诉我我父亲是谁,我还能自以为是地替你编出一个他辜负过你对你不好所以你讨厌他的理由,我自欺欺人了十二年,我以为还有下一个十二年等着我继续……”

    言尽于此,宋瑜抬手抹了下眼泪:“没想到今天,我竟然清醒了。”

    她强逼着自己笑:“我清清楚楚地看明白了自己在你眼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可我还是想亲口问一句……”

    说着说着,宋瑜又哽咽了。

    她咬牙调整着自己,断断续续地问了出来:“妈,我……我就只是你报复江博远的工具吗?”

    宋瑜说到最后,声音里的哭腔再难自制。

    江晏深看着她,眸色幽深复杂,心更像是被揪住了一般,窒息地难受。

    可他知道这时候,他不能发声。

    宋瑜需要沈清柔一个答案,哪怕是让人绝望死心的答案,她也需要。

    沈清柔抽了抽嘴角。

    她并没有因为宋瑜一番话而有任何动容,眼眸清冷毫无人情:“没错,我养了你十二年,就是为了用你对付江博远那个负心汉,否则你以为这些年,我给你吃喝,是因为母爱泛滥吗?我想我应该没有给过你这样的错觉?!”

    宋瑜脚下一晃。

    如果不是江晏深扶着她的话,她一定会摔倒。

    现实啊,远比想象更为残忍。

    宋瑜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吧嗒吧嗒往下掉。

    她哭得泣不成声,连话都没法再多说一句。

    她不怕丢人。

    因为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让沈清柔看见自己的狼狈了。

    江晏深转过她的身体,帮她擦眼泪,让她趴在自己的肩膀上,用自己想得到的方式让她感受到哪怕一丝丝地暖意,善意。

    然后,他对上沈清柔的视线,轻扯唇角:“沈总,真是不好意思,您十二年的辛苦怕是要白费了。”

    “你什么意思?”沈清柔冷冷反问。

    “江博远是我二叔,江华胜是我父亲,你觉得他们有血缘关系是吗?真遗憾,江博远是我奶奶领养的儿子,身上没有留半分江家的血,你说,是不是老天都不站在你这边,让你白白处心积虑了十二年?”

    沈清柔一脸不可置信地样子。

    她惊讶诧异,却还维持着表面地得体:“你在骗我对不对?!”

    “如果你觉得我在你骗你的话,那就是吧。不过沈总,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江博远就算是我二叔,他也和宋瑜没有任何关系,对么?!”

    “你胡说八道什么?!宋瑜就是江博远的女儿,我自己生下的女儿我怎么会不了解?”

    这一次,沈清柔终于有些稍许慌张。

    江晏深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淡淡说道:“对啊,沈总一定了解,所以她和江博远有没有血缘关系,你比谁都清楚。”

    “江晏深,我看你是后辈,不想闹得太难看,你别再给我胡乱搬弄是非。”沈清柔怒了。

    男人轻哼。

    他低头吻了吻怀中女人的头发,眼神温柔:“太太,原本是想回家之后再告诉你的,可现在沈总抵死不认,我得替你让她清醒清醒。”

    这话是什么意思,宋瑜大概已经猜到了。

    果然,江晏深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我已经把江博远和我太太的头发取样送去鉴定,做了加急,今天当天出了结果,结果显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沈总,你还有什么话说?!”

    沈清柔冷冷看着他,一言不发。

    男人眼神轻蔑:“不管我太太的父亲是谁,我想从今天开始,她不会再认你这个母亲了,所以沈总,请你彻彻底底地消失在我太太的生活中,否则,就别怪我拿着乐清娱乐出气,你应该知道,江华集团想要吞下你的娱乐公司,不过是花多少钱的问题,而又恰好,我江晏深最不缺的,就是钱。”

    “江晏深,别装作你好像真的爱上了宋瑜一样,你难道忘了姜可薇这个女人的存在了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