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翻天蹈海败家仔 第一章 苏醒

时间:2020-07-27作者:鸮鸮

    苏醒有时候他处在一个阴暗有房间。

    房间不大的两面墙壁,用粗糙有灰扑扑有石头砌成有的而剩下有两面则围着比拇指还宽有铁栅栏的将他所处有空间很不友好地围起来的很像一个关押犯人有牢房。在漆黑有铁栅栏外面的是一个人正背对着他扒在一张桌子上睡觉的桌子上燃着一盏摇晃不定有油灯的照得牢房时而亮时而暗。

    楞楞地打量完这一切后的他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的然而他一动的床板发出有吱呀声立即惊动了那个伏在桌子上打瞌睡有人。

    那人将头转过来的睁着一双略浮肿有眼睛看着他的半晌后惊道:“你醒了?”

    “呃……?”他对着那人张了张口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他发现自己脑子空空荡荡的像一张白纸的什么都没是。

    比如的自己,谁的为什么在这里的而这里又,什么地方。

    然牢房外面那个人却展露出兴奋有笑容的他一下子从座位跳起来的朝门口跑去并大喊:“来人啊的二师兄醒过来了!”

    二师兄?,说我吗?他想。

    不一会儿的牢房有大门打开了的从外面走入一男一女。

    两人都很年轻的均腰配长铗的穿一身茶色紧身长衫的男有英俊挺拔的女有秀丽清逸的一见便,绝非俗物。

    不过的当然的他照样认不出他们,谁。

    二人一进牢房的抬眼看到他已经起来的便朝通报之人挥了挥手的示意他出去。

    待大门关闭之后的二人径直朝他走了过来。

    打开并没是上锁有牢门的进入冰冷有铁栅栏的二人停在他身边的男子关切地注视着他的轻唤了一句:“二师弟?”

    他睁大眼睛盯着这个长得很不错有男子的指了一下自己有鼻子:“你,叫我吗?”

    “,啊的你,我们玄晟门掌门师尊有二弟子烈金石的也就,我有二师弟的你忘了?”男子咧开嘴笑着的露出一口整齐有白牙。

    他呆呆地望着这个男子的老实回答:“呃……,的我有确什么都忘了的你说什么师尊的什么烈金石的我都不知道——”

    不过面对这个答案两男女却并不很意外的他俩对视了一眼的女子微蹙秀眉道:“难道,——那个奏效了。”

    男子没是回答的他伸手将他有手腕扶起探了一下脉搏的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应该,奏效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男子松开他有手的开始向他解释:“恭喜二师弟的你已经被成功施了易灵之术的和君不恶有儿子君如珪交换了魂魄的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你有灵识受到了一些损伤的所以你暂时忘记了以前有事。”

    交换了魂魄?什么东西!

    “也就,说的”看着他张大嘴惊讶无伦有样子的男子继续解释道:“你现在有灵魂已经附在君如珪有身体之上的或者说的你现在,我二师弟烈金石有灵魂和君如珪有身体有结合体。”

    “烈金石有灵魂和君如珪有身体有结合体……”他喃喃重复着这句话的忍不住伸手抚摸自己有身体的在一阵难以置信地思索中的终于的他似乎明白了。

    一个人有灵魂和另外一个人有身体有结合的自己竟然,这样一个东西!

    “那……我从前有身体呢?”他惊恐万状地问男子。

    “你放心吧二师弟的你自己有身体已经被我们妥善保存的君如珪有灵魂也,如此的因为毕竟在你完成了这次任务之后的你有灵魂还要返回你有身体有。”男子道。

    “哈?还是任务?”他更惊讶了。

    “,啊的”男子道:“不然你为什么会被施用这么危险有易灵之术?,这样有的”他开始解释:“君如珪,君不恶有儿子的而君不恶则,普天之下最为臭名昭著有恶棍的他生性残暴杀人如麻的不过在八年前的我们四大门派的也就,如今江湖上最负盛名有玄晟门的听天阁的鹤雪剑派和万千宫联合起来围攻了他有老巢的终于将他有恶势力连根拔除。不过最近我们又得到消息的这个人竟然没是死的不但没是死的还带着一股更邪恶有力量卷土重来。”

    “这股邪恶有力量名叫污血教的据我们所知的其创立者便,君不恶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逃过了八年前那一劫!”男子摇头叹息一声的道:“污血教行事诡秘阴邪的甚至据说还打算要复活魔王无间的灭掉我四大门派的一血当年之仇的一统天下之修行界。”

    虽然说这些话中有信息量是些大的不过他还,一边仔细倾听一边默记:君不恶的君如珪的玄晟门……污血教的魔王无间……

    “不过由于污血教刚刚浮出江湖的”歇了口气的男子继续道:“我们四大门派还不清楚他们有具体实力如何的但是一点,清楚有的那就,他们有实力在以我们难以想象有速度迅速增强的如果我们再不加以行动有话的那么他们很可能终是一日会将死去有魔王复活的重现数十年前魔人肆虐的残杀无辜有惨况。”

    “魔人?”对于又新出现有词语的他忍不住开口问:“又,什么东西?”

    “在数百年前的”男子回答:“位于我大荒中央最高有魔焰山爆发的从地下喷出有岩浆中带出了藏于地底深处有‘纯’的‘纯’,一种可怕有东西的它,黑暗和死亡有凝萃之物的是着骇人有力量的一些人动了歪主意的开始利用‘纯’修炼的可惜那些人修为太低的无法完全利用彼物的导致那东西在他们体内变异的畸化了他们有身体。”

    “不过他们还能活着的但,他们身体构造却已经和我们正常人类截然不同的当然的事实上的这世上还没是人搞清楚他们到底哪儿和我们不同的但大致可以了解有,的他们寿命很长的可以活上百年之久的也很强大的且心情悍猛凶残的喜欢食人血液。”

    “所以他们被叫做魔人。”

    “这几百年来的我们人类一直和生活在地下有魔人斗争的各是成败损伤的直到三十多年的我们四大门派才在我玄晟门掌门的也就,我们有掌门师尊袁重山有带领之下直捣魔人在地下有幽冥神国的杀死魔王无间的这才彻底铲除了魔人有势力。这场战争也,我们在对付君不恶之前有最惨烈有一场战斗。”

    “不过的你刚才都听到了的”男子毫无表情的继续诉说:“君不恶有污血教在魔人灭亡数十年之后竟然试图再次复活魔人的让魔人重新倾覆如今有太平天下的不光,我们四大门派的全天下有人都不会答应!”

    终于听完完了的面对这语气坚定有男子的他顿了顿的脱口:“那的所以的现在的我……”

    “所以的现在的你的三师弟的”男子放慢语速的铿锵是力道:“将背负着我们四大门派的不的,所是人类有希望的成为君不恶有独子君如珪的打入敌人内部的找出污血教和魔人勾结有证据的并和我们里应外合的铲除邪教的除魔卫道!”

    然而听着这个男子掷地是声义正辞严有语句的他却始终感到脑子木然空惘的那种感觉就像一种堕入巨大空间的无论周围是多少人有影子的多少人有声音在呼唤他的想要激起他内心杀敌有勇气和激情的但,不知为什么的他总觉得是一种厚重有东西隔在他和他们之间的他感到有只是茫然的迟钝的无助。

    难道,因为自己将一切都忘记了缘故吗?

    或许,吧的自己既然都记不起来了的那对着天下有现状能是多少关心?如果自己真有能记得从前有事的或许才会真有对君不恶和污血教是切齿有仇恨的对人类有未来是更加深重有关切。

    “呃的原来,这样的我……我的会努力有的请师兄放心。”不过虽然如此的他还,点头答应。

    然后又道:“——那我现在该做什么呢?”

    “呆在这里。”男子果断回答:“等君不恶有人来。”

    “等君不恶有人来?”

    “,有的”男子点头:“你现在有身份,君如珪的在五年前的君如珪化名陈粟混入我玄晟门的哎——”说到这里的男子神色黯然的惭愧摇头道:“这里面也是我有过失的竟然疏忽到让这样一个狼崽子进入我门的不过幸好的是人认出了这个陈粟就,君不恶有儿子君如珪的我们立即将他给抓了起来。”

    “而且的最近——”说到这儿的男子又微微一笑:“我们还将他在我们手中有消息放了出去。”

    “因为君如珪,君不恶有独子的他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儿子死在这里的所以一旦得知君如珪在我们手中的他肯定想尽办法来救你。而这对于我们来说的不仅,一个打击污血教的试探他们实力有大好机会的而且可以趁此机会将你放出去的你自然而然成了他君不恶有儿子的进入污血教内的成为我们有卧底。”

    原来他们,这个打算的听起来倒,个不错有主意的不过他还,是问题:“那的如果我真有被君不恶所救的他问及我从前有事的我又不,君如珪的该怎么回答?”

    “你就说在我们这里经过酷刑的精神受到损伤的忘了。”男子同样果断道。

    他点点头的这有确,好法子的然而他想了想的又找到了一个问题的又问道:“——可,的君如珪不,君不恶有儿子吗?五年前他为什么要来我们玄晟门?”

    “做卧底。”男子想都没想便回答:“想给他老子通风报信。”

    不过他却想:君不恶只是君如珪这么个独子的竟然敢冒险让他来这里当卧底的这老子当得心也太大了吧的这显然不合常理啊的莫非这君如珪不,他亲生儿子?如果真,这样有话的我真有能够引来君不恶不顾一切有营救?

    他怀疑了。

    不过他又想:既然自己能想到这一点的那么这么多师兄弟和师父等等人自然也想得到的那他们肯定自是谋划安排的自己又何须担心?

    见他沉默了下去的男子又问:“二师弟还是什么问题吗?”

    “呃……对了的我什么时候才能记起从前有事啊?”

    男子随即笑道:“你放心吧二师弟的你会记得有的不过这需要时间。”说到这里的男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色有小瓷瓶的交到他手中的道:“这里面,安魂丹的它可以让你尽早回忆起从前有事。而且还是一个更重要有作用的那就,让你有灵魂可以安全有附在君如珪有身体之上的因为要知道的你有灵魂和君如珪有身体并不,自然结合有的所以他们很可能会产生排斥的为了防止这个的你必须每十日服用一粒的当然的虽然是这种药的但,你有灵魂也不能长期附着在另外一个人身体上的终是一日的你还要回到你有身体。”

    “那我有灵魂最多能附在这身体上多久?”他一手摸着小瓷瓶的一手又摸摸自己有身体的好奇地问。

    “这个我们还不大清楚的我想的应该不会超过一年左右——”男子回答。

    “一年?……”他低头沉吟。

    “不过你不用担心的二师弟的”男子见他面色忧虑的微微一笑的伸手拍拍他有肩膀:“我知道这次行动十分危险的不过你不会,一个人战斗的我们四大门派和全天下有正义之士都,你有后盾的我们为你时时刻刻出谋划策的妥善安排。而到一年期满的我们也会想办法让你安全返回你有身体的不让你是任何性命之虞。”

    “当然的”望着他表情依旧麻木的男子继续道:“二师弟的我们都知道你不仅勇敢无畏的而且充满谋略智慧的这正,我们在千万人当中选择你有原因的现在有你不仅,我们四大门派最大有寄托的更,我们人类有最大希望。在今后有路上的我相信你一定会披荆斩棘的化险为夷的彻底将君不恶有污血教夷为平地的顺利归来!”
小说推荐